法治网首页>>
删除“无核三原则”表述 部分政客鼓噪“核共享”
日本核政策消极动向引发国际社会警惕
发布时间:2022-08-30 16:19 星期二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网

□ 法治日报全媒体记者 苏宁

近日,日本向《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第十次审议大会提交的报告中删除了以往报告中提及的“无核三原则”(即“不拥有、不制造、不运进核武器”)。尽管日本代表称日本政府坚持“无核三原则”,不寻求“核共享”安排,然而近期个别日本前政要、自民党高官高调鼓噪与美进行所谓的“核共享”,右翼在野党日本维新会还向日外务省提交相关建议书,要求就“核共享”展开讨论。日方相关消极动向引起国际社会高度警惕,担忧日本未来的核不扩散政策会出现重大调整。

分析人士认为,日本政府一面表示仍坚持“无核三原则”,一面却宣称日本党派和国民可以讨论“核共享”问题,这一欲盖弥彰的态度,无疑是在为日本支持拥核的势力撑腰打气、为讨论“核共享”开绿灯,是在开历史倒车。日方欠《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缔约国和国际社会一个明确的交代。针对上述情况,中方代表已表明严正立场,明确指出“核共享”安排违反核不扩散规定,任何在亚太地区复制“核共享”模式的企图,必将遭到地区国家的坚决反对和必要时的严厉反制。

危险动向早已有之

今年以来,“核共享”论调在日本国内甚嚣尘上,引发了日本民众对国家未来走向与安全的担忧。据日本媒体报道,近日在广岛、长崎举行的遭原子弹爆炸77周年纪念活动上,大量民众表达了对“核共享”论调的反对与质疑。

“核共享”论调今年最早出现在2月份。俄乌冲突爆发之后,日本右翼保守势力重要政治人物借机渲染威胁、制造紧张,抛出与美国进行“核共享”的主张。此后,日本自民党政调会长高市早苗建议党内就“无核三原则”中的“不运进核武器”进行所谓的研究修改;日本维新会也向日本外相林芳正提交建议书,要求日本政府研究讨论“核共享”问题;自民党决定召开安全保障调查会会议,就“日美共同运用美军核武器装备的可行性”进行内部研讨。

与“核共享”相关联,日本还高调强化日美军事同盟,大幅增加防卫预算,强化包括核武器在内的所谓“延伸威慑”,并发展先制进攻性打击力量,在事实上不断突破“专守防卫”方针原则,还从根本上给日本军事松绑,加速推进修改和平宪法。

其实,“核共享”论调在日本并非新生事物,多年前就有日本极右翼分子提出日本应“导入”美国在北约实施的“核共享”政策。当前,日本个别政客视国际形势变化为“良机”,进入新一轮谋求“突破”与“松绑”的造势高潮,千方百计地变换手法,屡次三番试探国际社会的态度和底线。

分析人士指出,尽管二战结束以来日本始终自称坚持和平利用原子能和“无核三原则”,但日本国内谋求军事大国化和“拥核”的势力一直存在,并屡次借机生事,谋求改变无核政策。

政策暧昧自相矛盾

此次NPT审议大会上,日方代表虽然明确表示坚持“无核三原则”,不谋求“核共享”安排,但是却在报告中删除了“无核三原则”的表述,这不能不说是一种自相矛盾。事实上,有关采取何种核政策,日本的这种暧昧与矛盾并不鲜见。

近年来,日本政府的许多政策举措与和平理念背道而驰。有媒体指出,日本内阁一面强调根本性强化日本军事防卫力,刺激军备竞赛、纵容自民党内及政府内要员发表核武言论,一面又大谈和平、呼吁无核化世界。

美国大西洋理事会网站刊文揭露称,日本前首相等多位政要曾呼吁讨论与美国“核共享”。舆论就此指责称,在这样的暧昧政策与自相矛盾下,日本政客口中的无核化世界愿景根本是“空中楼阁”。

有媒体分析认为,日本政府在涉核问题上态度暧昧、政策矛盾有其深层原因。近些年,日本在谋求所谓“国家正常化”“军事正常化”方面不遗余力,并数度在拥核问题上蠢蠢欲动。日本政府在核政策问题上的暧昧与矛盾恰恰反映了其在这一问题上的复杂心态。

实际上,作为NPT无核武器缔约国,日本在未能深刻反省侵略历史的同时,长期以核武器受害国自居,唱着推进核裁军、反对核扩散的高调,在实践中却纵容国内讨论违反NPT的“核共享”政策,还在向NPT审议大会提交的报告中删除了以往报告中提及的“无核三原则”,日方这种自相矛盾的做法极其虚伪。

言行不一难以服众

在NPT审议大会上,日本代表表示,“无核三原则”是日本政府的基本政策,但也承认,一些政府之外的专家的确曾指出,日本应审视是否引入“核共享”安排。随之日方代表又解释称,日本政府没有考虑寻求“核共享”安排。对此,中方已提请NPT审议大会将日方的澄清和表态记录在案,并希望日方说到做到,切实履行核不扩散的义务,以负责任的态度维护地区和平与稳定。

有专家指出,鉴于日本相关消极动向,而且日方近年来政治上趋向右倾保守,军事上趋向强军扩武,政策主张上暧昧矛盾,国际社会不能以其某次表态就轻信大意,必须密切关注,对日本核政策调整动向保持警惕。

实际上,国际社会对日本核政策保持戒备还有一个原因。一直以来,日本虽然口头上坚持无核化,但是动作上却在实实在在地“在行动”。据不完全统计,日本拥有包括政府和财团法人所属的核技术研究、开发和管理机构达600多家,其中大多数科研机构拥有世界一流的核技术。此外,日本还储存了大量核原料,日本是唯一对核燃料进行再处理提取钚的无核国家。据日本共同社2018年报道,日本提取的可用于制造核武器的钚已高达47吨。有美国物理学家指出,47吨钚的持有量相当于拥有上千件核武器。

日本作为负有历史责任的国家,应当更加谨言慎行。国内出现“核共享”论调问题本身,就值得日本进行检讨与反思。中国外交部军控司司长傅聪指出,“核共享”安排违反《不扩散核武器条约》规定,加剧核扩散与核冲突风险,任何在亚太地区复制北约“核共享”模式的企图必将遭到地区国家的坚决反对,以及必要时的严厉反制。

二战结束至今,日本在和平宪法的护航下,基本坚持了和平路线政策,也取得了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的实际利益。但是也不能忽视,从解禁集体自卫权到通过安全保障相关法案,再到发展进攻性的“反击能力”,被日本视为束缚和制约的和平宪法、“专守防卫”“无核三原则”等基本方针原则已经开始松动。

分析人士指出,如果日方真的采取负责任态度,就应该切实履行作为无核国家的义务,继续遵守自身承诺的“无核三原则”,不得以任何形式寻求核武器。作为美国的盟国,日方还应该推动美方摒弃冷战思维,切实降低核武器在国家安全政策中的作用,承担起核裁军特殊、优先责任,为维护全球和地区的战略平衡与稳定作出应有的贡献。

责任编辑:张美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