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从什么时候开始,小学教育非博士不可?
发布时间:2021-04-08 11:06 星期四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艾萍娇(教育研究者)

据媒体日前,广州一区面向全国公开招聘50名中小学编制教师,学历要求为博士研究生。该消息引发网友热议:博士生是基础教育的“万灵药”吗?有媒体记者调研了解到,近年来,教师招聘的门槛不断提高,硕士、博士生成为了不少学校入职的“起点”,非师范类院校、非师范类专业毕业生也不断涌入教师行业。

对此,有声音指出,这种现象有其积极的一面,一批高学历优秀人才选择中小学教育事业,说明教师职业的吸引力正在快速提升,并将其归结为“新时代教育职业地位提高的必然结果。不过,也有声音质疑“名校生+高学历”是否就等于名师。

在笔者看来,一旦把吸引高学历人才作为教师队伍建设的业绩,地方教育部门以及相关学校大概率会无视任何质疑,在提高招聘门槛这件事上继续“高歌猛进”。然而,需要明确指出的是,这与破除“唯学历论”的人才评价改革要求是相背离的。对于中小学教师招聘中不断抬高学历门槛的学历高消费现象,必须明确叫停,并刻不容缓加以治理与扭转。

2020年10月,国家层面印发深化教育评价改革总体方案,明确要求树立正确用人导向,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要带头扭转“唯名校”“唯学历”的用人导向,建立以品德和能力为导向、以岗位需求为目标的人才使用机制,改变人才“高消费”状况,形成不拘一格降人才的良好局面。树立正确的用人导向,有必要把强化“唯名校”“唯学历”列为学历歧视、影响就业公平、破坏教育生态的行为进行问责。

“名校生+高学历”并不等于名师,这是基本常识。但在常识面前,现实中对教师队伍建设的考核评价标准,让办学者仍选择抬高学历门槛。在教师队伍建设的考核评价中,有一条即为“有博士学位、硕士学位教师的比例”,且是重要指标。在这个“指挥棒”导向下,一些学校、教育部门在招聘新教师时,清一色提出硕士及以上的用人要求。换言之,其用人导向就是高学历等于高素质人才。

这种教师队伍建设评价体系,不仅在中小学存在,在大学中更甚。不少大学不仅要求教师岗位应聘者要有博士学位,还要有海外留学经历,还要看博士毕业院校是否属名校,并进一步追查本硕学历。“不拘一格降人才”,变为“一格一格将人才”。让人忧虑的是,对于这样的用人要求,对于这样的用人要求,有的地方教育部门和学校毫不掩饰,甚至公开作为业绩亮点和竞争优势。对此,笔者认为,如果不从扭转政绩观和业绩观着手进行治理,恐难有治理成效。

在教育系统内部,有必要对招聘用人中的“唯学历”问题进行全面清理。首先,要明确禁止教育部门、学校在招聘广告中提出只面向“双一流”建设学校毕业生,或985、211院校毕业生的招聘要求,否则或可按涉嫌学历歧视进行调查与追责。其次,对于“学历高消费”问题,有必要由第三方专业机构对各地党政机关等用人情况进行独立评价,将其纳入新的教育生态、人才生态政绩考核。2018年教育部曾在部署各高等学校、部省合建各高等学校范围内开展清理“唯论文、唯职称、唯学历、唯奖项”的专门行动,现在看来,清理行动还需进一推进。

以拥有用人自主权为名,开脱招聘用人中的“唯学历”“唯名校”用人标准,是很多用人单位的惯用招数。毋庸置疑,用人单位拥有招聘、用人自主权,但这并意味着,就此可以违反《就业促进法》,搞学历歧视。对于教育部门来说,按学历选拔人才,更与自身承担的教育职责相背离。

脱离职业、岗位的实际要求,一味提高学历要求,会引导求职者追逐高学历,而只看学历不看能力,会造成教师队伍学历层次提高而整体素质实质下降的严重问题。这也是当前至上而下推进深化教育评价改革,明确要求改变“学历高消费”状况的背景与原因。学历高消费,不仅是国家教育资源的浪费,也是人才的浪费。在追逐提升学历过程中,国家和个人都会耗费更多资源,但却没有提高人才质量。破除“唯学历论”和“唯名校论”,才能实现教育资源和人力资源的优化配置。

责任编辑:买园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