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平安中国>>
我的第一堂法治课
发布时间:2020-09-03 18:02 星期四
来源:司法部

马上要开学了,还记得你上过的第一堂法治课是怎样的情形吗?回想第一次与法结缘的经历,也许是自己初入校园时的“一堂法治启蒙教育课”;也许是小时候一件记忆深刻的事情给自己上了“一堂社会法治教育课”;也许是刚入职司法行政系统的时候身边领导同事给自己上的“一堂法治工作入门课”;也许是工作后作为老师第一次“给别人上一堂法治课”。让我们一起来看看他们的第一堂法治课吧!

一次临时邀请 结下一辈子的普法缘

福建省三明市明溪司法所 方秋轩

大大小小300多场法治课缘于32年前的偶遇。当刚刚走上工作岗位的我临时被邀请给一群初中生上一堂法治课时,我兴奋得仿佛能在广阔的舞台上大展拳脚似的,可是心里不免担心,怕课讲得不好,学生们不爱听。

认真准备了一个中午,我针对当时中学易出现的学生打架、逃课等现象讲了几个案例,结束时,同学们报以热烈的掌声。意犹未尽的同学围过来问东问西,缠着不让走。一个星期后遇到中学的副校长,她告诉我,学校那几个爱逃课的学生听课后这周都变样了,不逃课啦!我像着了魔似的,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学校、机关、企业、军营、田间地头,32年义务上法治课300余场,老百姓说我是“最美普法人” 。

播撒法治“种子”让生命充满感恩

上海市奉贤区南桥司法所 奚蓉华

那一天刚巧是母亲节,也刚好是我第一次给学生们上法治课。

在这特别的日子里,在来奉人员子女学校,我上了一堂以“感恩从守法开始”为主题的法治宣传课,从感恩母亲、感恩社会,再到日常生活中如何遵守法律法规,特别是涉及青少年的未成年人保护法、交通安全法等一系列法律。

在现场,我与学生们互动交流,与学生们共同制作“感恩的心”,学生们将它带回家送给母亲,跟母亲说一句感恩的话,为母亲做一件感恩的事,加深了学生对感恩的理解,更好地感悟守法。

我的第一堂法治课

湖北省人大代表、省律协副秘书长 宫步坦

十几年前,在我进入律师行业后不久,有幸在最高人民法院会议室见到了时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肖扬。他操着广东口音畅谈司法改革相关问题,如跨地区案件的地方保护主义、提高办案质量与纠正冤假错案、司法鉴定管理体制等等。他深邃的思考、忧民的情怀,深深打动了我。

宫步坦在主持普法宣讲

有幸在入行之初聆听首席大法官的教诲,是我从事法律实务工作的启蒙课,让我更加热爱法律职业,坚定了我要做一名优秀执业律师,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信念。

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司法局 李书杰

2016年“12·4”国家宪法日前夕,刚入职的我接到通知,要站在普法咨询台前,给身边的百姓上第一堂普法课,心里有点忐忑,有点激动。

李书杰解答群众法律疑难

第一位咨询者是位婆婆,咨询儿子离婚的房产问题,原来房子首付是她和老伴出的,贷款也是他们还的,但户主是小两口。我先安抚好婆婆的情绪,然后告诉她,从法律上说,该处房产被认定为夫妻共有财产的可能性比较大,如果确有证据,法院会酌情综合考虑。第一次接待咨询,难免不自信,我向旁边的科长、志愿律师又求证了一遍,他们说我很棒,解答得很不错。

第一堂法治课

内蒙古鄂尔多斯市乌审旗司法局普法与依法治理股 雷冬梅

在这个开学季,我很荣幸为一所小学带来“开学第一堂法治课”。看到一张张可爱的面孔,我顿时激动起来,没忍住就把带来的法治宣传物品发给了大家。“好喜欢她的衣服!”“快看,她的衣服、帽子上面有国徽,好神气呀!”伴随着阵阵好奇声,我的第一堂以“做自己的小翅膀”为主题的法治进校园巡讲课就这样开始了。

整堂课采取观看宣传片、以案说法、问答互动等方式进行,我向同学们讲述了如何防止校园欺凌、学习交通法规知识等内容,引导同学们建立自信,保护自己。

我的第一堂法治课

江苏引航律师事务所 黄可意

提起第一堂法治课,我印象最深的还是今年“4·8司法日”当天的特别活动—公益普法直播。那次直播的照片还登上《人民日报》,成为我一生的美好回忆。当时正是疫情防控关键期,不能人员聚集,市司法局建议以网络直播的方式向群众普及疫情防控法律知识。经过两周的精心准备,第一次直播以“疫情防控下物业纠纷那些事儿”为主题,因为事先准备充分,聊的问题紧贴百姓生活,正式直播那天很成功,很多陌生网友给我点赞留言,让我这个“新手主播”成就满满。

公益直播普法给我很大的信心,这只是一个开端,我会将公益普法作为人生的事业,在传递法律知识和普及法治理念的道路上不断前行,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浙江省温州市司法局办公室 杨沁

在我上中学时,看到学校里的个别同学受社会不良风气影响,自暴自弃,进入社会后误入歧途。后来,我顺利通过司法考试、公务员考试进入司法行政系统工作。

工作后,我第一次回到母校,给学弟学妹们上了“法治第一课”,希望通过自己的经历告诉他们,勿以恶小而为之,不管身处什么样的环境,只要奋发向上,都会有光明的前途。

我的第一堂法治课

河北省司法警官职业学院 李金梁

我第一次接触到法律,是在小时候一次逛集市时,偶尔看到了社区法律工作者在宣传法律。那时的我对法律还非常陌生,不懂得什么是“法”,但是工作者给我留下的印象非常深刻,他们的态度是那么温和、亲民。

从那以后,我就下定决心要与“法”有最“深”最“近”的接触,法律开始逐渐走进我的生活,这就是我考司法警校的动力。暑假期间,我在做法律志愿者的时候,深刻地感受到了自己专业知识的不足,所以我要努力学习,成为法律的捍卫者!

贵州星藤律师事务所

2019年9月23日,贵州星藤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们在南京大学研究生支教团志愿者的协助下,开展了一场以“欺凌者不愿意面对的真相”为主题的法治课堂。老师极具幽默风趣的讲授风格与学生们积极踊跃的课堂氛围相得益彰,课程取得良好的效果。

2019年9月30日,贵州星藤律师事务所来到北京师范大学贵安新区附属学校开展了以“预防校园暴力,构建和谐校园”为主题的法治课堂。课程以“比欺凌更严重的是无视、惩罚不是手段、预防才是目的”为宗旨,在国庆前夕,为同学们带来一堂温暖而有力的法治教育课。

人生第一次给孩子们上法治课

广东省中山市司法局直属机关党委专职副书记、团委书记 黄薇

2015年11月19日,我组织了局团委12名团员联合社会热心人士到肇庆市凤村县九龙小学为400多名师生开展法治游园活动。我站在孩子们中间,通过真实的案例和互动的方式给孩子们讲解了与他们学习、生活密切相关的法律和自救知识。

课堂上,一个个小脑袋聚精会神地看着我,认真地听着思考着,互动时大家非常兴奋,都把小手举得好高,有的还站着,生怕我看不见。这节法治课在一阵阵欢声笑语中结束。课后,很多孩子跑过来跟我说:“这是我第一次听法治课,原来有很多事情是违法的但我不知道,我今天知道了,一定不会做。”

我的第一堂法治课

云南省政法干部学校教研室 吴涛

2017年我在驻村扶贫期间,根据要求作为驻村扶贫工作队队长、第一书记,每个季度都要到支部为党员、干部上党课。而我的第一堂党课就是结合我的专业知识开讲的第一堂法治课,重点围绕如何带头处理好邻里关系、如何赡养好老人、如何教育好子女、如何处理好婚姻家庭关系、财产继承关系等老百姓非常关心的法律问题进行讲解。

听课的党员干部反映很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让我切身感觉到基层的普法工作任重道远。

我的第一堂法治课

湖南省张家界市慈利县司法局 谭宏国

与法结缘,还是上个世纪的事情。1992年,冲着“司法”二字,我走进了乡镇司法所,开始别样的法律人生。我的第一堂法治课,定格在三合口那座高山的中学。

记忆中的我,有些焦虑。校长安排讲宪法,而我感觉到很为难,难就难在宪法是母法,原理多、案例少,孩子尚小,理解不到。我跟校长相约,给我一个月时间,让我准备准备。我的讲稿写了又撕,撕了又写,最后定型,差不多可以背诵下来了。

秋高气爽的高山上,满满一操场的学生都望着我,渴望法律知识的眼神,我能体会。那天,我讲的公民权利和义务,用一个一个案例引出法律条款,时而提问、时而互动。我的第一堂法治课画下了圆满的句号。

我的第一堂法治课

安徽省合肥市肥东县司法局古城司法所 孙卫

1993年3月,我退伍回到地方工作,开始了与法治宣传的“缘分之旅”。刚开始进入司法所,我很茫然,工作无从下手。

有一天,当时的所长让我跟他去处理一起邻里纠纷。只见他熟练地将法律知识运用到调解中,最终使矛盾双方握手言和。我意识到,司法行政工作不只是为了处理好一个纠纷,而是要把“法”传递给群众,让他们知法懂法。茫然的我自此找到了努力的方向。

现在,我也成了一名司法所长,跟着老所长的步伐,坚守在“法治宣传员”的岗位上,并将继续坚守下去。

严母慈爱

海南省府城强制隔离戒毒所 刘德林

我的第一堂法治课是从妈妈的一句话开始的。儿时,妈妈经常告诫我一句话“冻死迎风站,饿死不做贼”,当时的我懵懵懂懂,不理解其中的含义,更不了解妈妈的良苦用心。记得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无意中拿了邻居家5毛钱,当邻居气冲冲地来家里兴师问罪时,好强的母亲便愤怒地将我暴打了一顿。母亲哭着对我说:“我们家虽然穷,但是不能让人瞧不起”。

刘德林在普法中

这件事深深刺痛了我,年幼的我,虽然坦然接受了惩罚,但是内心里对于母亲是有怨言的,埋怨母亲对于自己太过于严厉。直到大学时,无意中听到儿时的玩伴因盗窃进了监狱的消息,而自己则有幸进入了大学接受高等教育,逐梦人生时,我在内心十分地庆幸,也逐渐明白了母亲的良苦用心。我想正是“冻死迎风站,饿死不做贼”这句谆谆教导,在我心中埋下了一颗规则的种子,伴随着我成长的每一个阶段,深深地影响着我人生的每一个重大选择,让我人生的每一步都走得特别坚实,因为它不仅是道德标准,更是内化于心、外化于行的法律信仰。

我的第一堂法治课

河南省许昌市司法局 赵璐

时隔23年,依然清晰记得十四周岁生日那天,检察官老爸为我上的第一堂法治课:“十四岁很特殊,从法律上讲,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六周岁的人,犯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致人重伤等‘八重罪’的话,应当承担法律责任。”那一刻,我突然觉得自己成了需要为自己行为负责的大人!

老爸的这堂法治课铭刻在了我的心里,成了我人生道路的航标。后来,我如愿考取了政法院校,毕业后到许昌市司法局从事法律服务相关工作,为推进全面依法治国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责任编辑:胡建霞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