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文化>>
天人合一妙手济世
发布时间:2020-03-26 15:39 星期四
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

□ 楚建锋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宋代理学家朱熹这首脍炙人口的哲理诗,为我们在这场新冠肺炎疫情人民战争中,反思灾难背后的社会发展、进一步战胜疫情,取得社会长足进步,找到了答案:天人合一。

天人合一,是中华文明的力量,既是医疾、又是济世的自然观、人生观、疾病观,方法论、认知论、医德论。正如列宁所说,任何科学都是应用逻辑。恩格斯也曾指出:“没有理论思维,就会连两件自然的事实也联系不起来,或者连二者之间所存在的联系都无法了解。”《道德经》言: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把人和自然、人和人、人身心辩证统一。儒家的修齐治平也以“仁者安道”强调人的生命与天地相参,追求顶天立地、天人合一。天人合一的传统文化,更是中华医者的思想根基、心灵归宿、精神家园。

天人合一,妙手回春。天人合一,是中医学的根基,也是历代名医成功的奥秘所在。从表面看,由于所处的历史时代和社会环境的差别,每一个名医的成功之路是不同的,但有一点是公认的:他们无不受中华传统文化“天人合一”理念的熏陶。被后世尊为“医圣”、发明“六经”辨证论治理论、有397法、113方,著有“众方之祖”《伤寒杂病论》的汉末伟大医学家张仲景,正是天人合一理论、方法的践行者。据记载,张仲景生活于汉桓帝元年至汉献帝建安24年之间。此时,战乱频仍、疫病流行、死亡众多,以至于“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曹植在《说疫气》中记述:“建安二十二年,疠气流行,家家有僵尸之痛、室室有号泣之哀;或阖门而殪,或覆族而丧。”张仲景也在《伤寒杂病论·序》中述:“余宗族素多,向余二百,建安纪年以来,犹未十稔,其死亡者三分有二。”为了认识和把握当时急性传染病肆虐、生民大批死亡的规律,他认为,中医学自秦越人扁鹊“起死回生”术始,就把天与人视作统一的整体。先秦、汉初医家以五脏应五行、五时、五方、五味、五色等,就是这一思想的具体表现。在《皇帝内经》中,这一思想尤为显著和全面,如认为天地万物及人均是一气所化生,具有共同的规律,并相互对应、相互参验,二者关系协调,人就无病,一旦关系失常,人体即呈病态。这一思想把人的内环境与外环境视为一体,为病因学、治疗学、养生学提供了比较合理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张仲景在《伤寒杂病论》中继承和深化了《内经》朴素的唯物论和辩证法思想,创立了理、法、方、药体系。隋唐大医孙思邈以《备急千金要方》《千金翼方》传世,他把精通哲学看作大医治病救人的必要条件,他说:“凡欲为大医,除谙熟《素问》《甲乙》《明堂流注》《本草药对》及张仲景等古今诸部经方外,还需涉猎群书,特别是儒、释、道三种哲学思想。”唐初诗坛四杰之一的卢照邻曾向孙氏请教“名医愈疾,其道如何?”孙氏答曰:“人与天是天人合一,天人感应的。”孙氏认为,天地为何让人生病?是人禀受天地中和之气而生。病者,天地变化,一气不调,百病生。《本草纲目》作者,明代大医李时珍继承和发扬了荀子、王充、柳宗元、张载等朴素的唯物论和辩证法,认为一气化生万物。天人合一,无不须气以生,善行气者,内以养生、外以却恶。即:天地之造化无穷,人之变化亦无穷……举不胜举的古代名医妙手回春,均是秉承天人合一宇宙观的生动实践。病毒无情、中医有情,在这次战“疫”中,中医已展现出不斐的实绩和再次绽放出“当惊世界殊”的异彩。我相信,在这场战“疫”的最终决胜中,“天人合一”的中医思想,将把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再次推向鼎盛。

天人合一、妙手治世。纵览古今中外,瘟疫始终在文明中穿行,是人类灾害的顶级灾害。而且,可能始终与人类共存。同时,瘟疫也影响着人类历史的走向,如1347年—1351年的黑死病成为欧洲“中世纪黑暗”的写照,引起欧洲信仰、政治、经济、社会结构等全方位危机和深刻的社会变革,也是欧洲走向近代社会的重要契机。16世纪的美洲瘟疫,不仅改变了美洲历史,也改变了人类历史。在中国,唐宋元明几个朝代的兴替,与瘟疫流行关系极大。唐朝天宝13年,李宓七万士兵击南诏,唐军因严重的传染病几乎全军覆没。这场恶战也成为安史之乱的导火索,使唐朝由盛转衰。南宋后期,蒙古大汗蒙哥率兵向南宋全线进攻时,突发瘟疫,蒙古军队被迫撤退,使南宋政权又延续了近十年。明亡清兴之际,北方鼠疫大发,仅皇城北京死亡人数就达20余万,导致李自成的农民军在清军进攻时一触即溃……从历史反思当下,新冠病毒暴发再次警醒我们,应深刻反思人与环境的关系。实际上,从哲学角度来看,瘟疫是一种“社会病”“文明病”。天人合一的道家思想告诉我们:“孔德之容,惟道是从”“道生之、德畜之、物形之、势成之”“道之尊、德之贵”。《周易》阐释说:“天地之大德曰生”。孔子的“里仁为美”“仁者爱人”,孟子的“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等,都把人与我、物与我提升到天人合一的境界。然而,长期以来,尤其是三百年工业文明以来,人类进入历史上最激烈、最深远的社会变革,进入对自然的征服开发、资源的掠夺、生态环境毁灭性破坏等,渐进形成了唯人独尊、唯人自大,把人凌驾于自然万物之上,认为自然是因为人的利益而存在。因而,为了人的利益可以不顾自然的利益。正是这种狭隘的以人为中心主义和长期对资源的掠夺和过度开发,破坏了人类与自然、与野生动物赖以生存的生态坏境,导致大自然的反噬和报复。天人合一思想的“物无贵贱”“万物一齐”“大人者,天地万物为一体”“仁者爱人”等,体现出对天、对有知觉的植物、对有生命的动物、对无生命的沙石等,从内心深处产生的“仁爱”,告诫人们不忍心去损坏、破坏、毁坏,提醒人们要尊重生命,敬畏自然。

天人合一,让我们用中华文明的智慧彻底从战“疫”中崛起。(北京政法职业学院)

责任编辑:梁成栋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