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低龄未成年人恶性犯罪案件特征分析
发布时间:2019-12-16 12:49 星期一
来源:法制网

□ 法制网 彭晓月 王媛 尹斌

编者按:近年频频曝光的低龄未成年人恶性犯罪个案,引发公众广泛关注,围绕着“要不要降低刑责年龄”等话题,舆论场出现激烈争论,支持和反对的声音随处可见。当前正值未成年人保护法和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大修之际,公众对此类案件保持高度的关注热情。搜索发现,司法机关针对未成年人犯罪现状的统计和分析多集中在年满14周岁以上群体,对于未满14周岁未成年人实施的恶性犯罪,则少有较为全面和系统的分析。因此,舆论对低龄未成年人犯罪相关的认知存在“刻板印象”和固化趋势,比如“未成年人保护法是恶法”“未成年人犯罪不担责”等。法制网舆情中心(ID:fzwyqzx)根据近五年来的公开报道,筛选出舆论关注度较高的26起低龄未成年人恶性犯罪案件,从案件背景、犯罪过程、处置情况三个层面展开多维度数据分析,试图完整呈现这类犯罪类型的基本特征,为有关部门开展预防和治理工作提供参考。


【背景特征】


1.地域:贫困地区犯罪高发 湘桂川三省发案量位居前三


在26例研究样本中,有23起案件发生在华中、华南、西南等地区的多个省份,且绝大多数为贫困、偏远的农村、山区等。有3起案件发生于辽宁、宁夏和陕西等省。从曝光数量看,湖南、广西和四川三省的发案率排名靠前(分别为7起、5起和4起),占比超案件总量的六成。特别是湖南省,相继发生邵东3名少年弑师案、衡阳13岁少年锤杀父母案等多起刑事案件,案件性质之恶劣、情节之残忍可谓骇人听闻。此外,广西13岁男孩韦某杀害同村4岁男童、四川达州13岁男孩持刀弑母案舆情热度也较高。值得注意的是,本次统计样本中,约有84.6%的案件发生在县级及以下,其中又有68.2%的案件案发于各镇、村、屯,这一定程度表明,基层行政地区的低龄未成年人犯罪预防治理的形势更加严峻,更需有关部门重视。


2. 超四成案件遵循“熟人作案”定律 弑亲案件舆情风险高


有专门研究发现,近60%的犯罪都是“熟人”所为(彼此较熟悉,曾经打过交道,有一定关系又不是十分密切的人),这一定律也适用于14周岁以下的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经分析,有约42.3%的案件属于亲属、邻里、同学等“熟人作案”,比如湖北孝感女孩张某遭男同学黄某抢劫、云南昭通女孩范某用被子捂死邻家2岁男童等。另外,受害人和加害人之间还存在一种“半熟人”社交关系(介于陌生人与熟人之间,不属于自身社交固定的圈层范围),比较典型的如江西12岁男孩将同村女童沉尸粪坑、湖南11岁男孩掐死同小区7岁女孩等。类似的案件共有7起,占比案件总数的26.9%。另外需要指出的是,弑亲这种极端的恶性犯罪案件共5起(占比19.2%)。此类案件由于突破了公众的常规情感认知,通常是一曝光就引爆舆情,政法机关(特别是公安)处置稍有不慎,可能刺激舆论情绪失控,卷入舆情的风险较高。


3. 近四成加害人有早期不良行为 干预矫正宜早不宜迟


很多现实案例中,低龄未成年人实施恶性犯罪行为之前,其外在行为轨迹并非“毫无预警”,而是早有征兆可循。此次收集的样本中,有38.5%的案件加害人存在不良行为,主要表现在沉溺网络游戏、吸烟吸毒、偷盗抢夺等。大连13岁男孩杀害10岁女童一案中,加害人蔡某甚至还有多次尾随成年女性的“前科”。未成年人正处于身心发展关键期,随着年龄的增长、社会阅历的扩展和思维方式的改变,身心发育未成熟的他们往往辨别是非、自我控制能力较弱,容易出现行为失调,人生观、价值观发生扭曲,如不及时引导,很容易就走上违法犯罪道路。


今年10月,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宋英辉、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苑宁宁发布了《未成年人保护与犯罪预防问题研究》报告。报告提出,网络成瘾容易引发未成年人社会认知出现偏差,危害其正常的心理、人格形成,甚至诱发违法犯罪。本文统计的案例中,23.1%的案例加害人有着沉迷网络和手机游戏的情况。还有一些案件,低龄未成年人因为成绩差而厌学甚至辍学,直接从学校过渡至社会,最后被社会上的坏人教唆拉拢实施犯罪,如此往复造成恶性循环。广西发生的5起案件中,有2起案件就是加害人辍学后实施的。这说明,对于有早期不良行为倾向的低龄未成年人,相关部门必须提早介入干预,规避出现恶性刑事案件的可能。


4. “问题家庭”易造就“问题少年” 家庭环境建设需重视


“问题孩子”背后都有“问题家庭”的存在,绝大多数孩子误入歧途也绝非偶然。据最高法数据报告显示,在2016年-2018年三年间,全国法院审结的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中,来自流动家庭、离异家庭、留守家庭、单亲家庭、再婚家庭的未成年人排名前五,这充分说明上述家庭中的相关因素对未成年人健康成长影响巨大,是开展未成年人犯罪家庭预防的重点。而这一结论在此次的研究案例中也能得到充分印证:26起案例中,涉嫌犯罪的未成年人来自留守家庭、单亲家庭、服刑人员、流动人员家庭的案例分别为10起、3起、1起和1起,各自占比38.5%、11.5%、3.8%和3.8%。留守儿童家庭、父母一方或双方服刑的家庭、过度溺爱家庭等,都可能极大刺激和影响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导致其心理畸变。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低龄恶性犯罪的未成年人本身也是“受害者”。


【犯罪特征】


当前低龄未成年人犯罪呈现出成人化、专业化趋势,包括有预谋、作案前经过精心策划和充分准备、作案后处理作案现场、掩盖犯罪痕迹等,部分加害人还具备一定的反侦察“技巧”。此次统计的26起案例中,共12起案例符合上述特征。这些案例有的是预谋犯罪,如2016年发生在杭州一工厂职工宿舍的11岁男孩杀害7岁男童案,加害者因被受害者指认“偷钱”而怀恨在心,经过数次踩点观察,选择只有受害人独自在家的时机,以肚子疼着急上厕所为借口,骗开门实施报复。


有8起案例存在抛尸、藏尸等情节。2019年发生大连的13岁男孩杀害10岁女童案中,加害者蔡某在作案后将女童尸体丢弃到小区绿化林,还多次前往受害者家中打探情况。还有一些案件,加害者为掩饰犯罪行为散布谣言误导舆论。

......

(全文阅读请参见《政法舆情》2019年第45期)

责任编辑:王千玉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