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小说 · 连载】我的上海假日 (三)
发布时间:2019-08-29 13:53 星期四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 导读 ——

沈梦远没有想到,漂亮女孩文熙在专业上不仅不平庸,还在短短两天的时间里,出色地完成了自己交代的工作任务


前情提要


陆文熙和沈梦远第一次见面,两人相谈甚欢。为了隐藏自己的身份,陆文熙化名为文熙,并让好友许愿为自己保密。见面结束后,陆文熙打电话给身在美国的许愿,表达了希望借住在好友上海家中的想法,许愿欣然应允。两人还聊起了许愿父亲遭遇的那起官司……


【一】


“我保证,只要一宣判撤销股份转让协议,我马上订机票回国。”许愿信誓旦旦地说,“你以为我不想回国吗?我已经7年没回家了,总是在梦中回到江南,回到小桥流水人家……”她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伤感。

“好了,都快过去了,别难过了。从现在开始,多想想你回来后家里的产业如何发展吧!你可是你们家的独生女、未来的霸道女总裁,应该多思考你们家如何融入‘一带一路’啊。”文熙安慰许愿的同时,开起了玩笑。

“其实,经历了这个事件,我也不知道自己对留在国内还有没有信心。你知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句话吧?这件事给我们一家人、身边的亲朋好友都留下了梦魇。”许愿停了停,说,“你知道,没有法治,就没有对未来的预期,就没有安全感。”

“啧啧,不得了,不得了,许大小姐现在深谙法治的内涵了呀!”文熙哈哈大笑起来,没想到她说出这么深刻的话。不过也不奇怪,许愿后来去斯坦福大学商学院读了MBA,她对于法治和营商环境的关系自然是在行的。

“法治环境需要你亲身回来感受,我先来替你感受来了。”文熙说。

“那你先好好感受。你们家在中国有那么多投资,法治环境对于你们家也很重要。应该说,更重要。”

“我第一感觉很好呀!从我今天看到的律师事务所和律师——也就是你亲戚沈梦远身上,我看到了中国法治的希望。你知道吗?律师,是现代法治文明的标志。律师兴,则法治兴!”

“哈哈,我们俩好像经常是换位的。你像中国人,我倒像美国人。你慢慢观察吧,不要急于下结论。在中国,法治的‘硬件’都是高大上的,比如你看到的律师事务所,我相信一定毫不逊色于美国的顶尖律所。但是软件呢?软环境呢?”

两个人经常就是这样针锋相对、畅所欲言。

“对了,对我表哥的印象怎么样啊?他对你还照顾吧?”其实许愿对沈梦远特别不放心。因为他们并不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也只见过几次面,许愿总感觉沈梦远木木的,也不爱说话,老是一本正经的样子,无聊无趣,照顾人应该也不怎么样。

“挺好的呀!请我在环球金融中心吃饭,刚刚还送我回家呢。我本来不要他送的!”文熙高兴地说。

“那还差不多!”许愿听了也很高兴,生怕表哥“掉链子”,怠慢了好朋友。

本来文熙还想跟许愿聊聊她和沈梦远的“第一面”,但许愿那边要开始工作了,于是挂掉了电话。


【二】


洗完澡,文熙躺在黄花梨木摇椅上休息,刻意用身上裸露的肌肤在摇椅上摩挲,感受那份冰凉、光滑、细腻,宛如与婴儿肌肤相亲……她脸上露出陶醉的表情,那是同样宛如婴儿般的笑容。

这是一把古董黄花梨摇椅,清代的,爸爸托人买的。

回到中国,文熙才第一次知道还有一种有着如婴儿般肌肤手感和漂亮纹理的木头,名叫黄花梨,其中以产自中国海南的为最佳。黄花梨树是珍稀濒危物种,听说上百年才能成材,而真正能用的,只有剥去层层外皮后最中间的一点点“花梨格”。所以,黄花梨木是论克卖的。

陆家有收藏古董的传统。尤其是文熙的爷爷和爸爸非常喜欢中国古董,瓷器、玉器、青铜器、木器、字画等收藏了不少,也收藏现当代珍品。文熙低头瞅了眼胸前的翡翠玉坠,这是一块通体翠绿的极品帝王绿雕刻的弥勒佛,陆家祖传的,传到她这儿已经是第七代了。

文熙18岁生日时,爷爷奶奶把这枚玉坠送给她作生日礼物,据称当时的估值就在500万美元以上。文熙非常喜欢这个又绿又透又水的“胖笑佛”,从此就未离身。她尤其喜欢拿着玉坠,像用按摩仪一样在脸上滑来滑去,那种感觉太舒服了……

突然,一声微信的提示音响起,文熙警觉地起身,鞋都没穿,三步并两步地走过去抓起手机。因为目前这部手机里的联系人只有管家、程雪和沈梦远3人,所以,一定是沈梦远发来的。

果然是他。随着一声一声的提示音,收到了好几个文件,有中文的,也有英文的,都是华天公司与LR公司的相关材料。

“你这两天先熟悉一下这些材料吧,红笔圈出的地方麻烦你帮忙翻译一下,有的问题如果能完善就更好。谢谢!”沈梦远留言。

“好的,我试试!”文熙秒回。

本来一身疲惫的文熙突然来了精神,脸蛋露出如花般甜美的笑容,感觉一切都如自己所愿,这么快就要进入主题了。

关于LR公司与华天公司的诉讼,文熙自然是非常清楚的。她想知道的是华天对对手的了解程度、华天的策略、政府的态度、司法的态度、中国人的情绪等……她不想做也不会去做商业间谍,不会用非法手段去刺探对方的机密,这是她做人做事的底线。

其实,很多东西也是可以通过公开信息获得的,只是得耗费很多的时间和精力去搜集、整理、分析、归纳,就像一些智库做的事情一样。当然,最后的结论也未必准确。


【三】


“奶奶,你除了想吃稻香村,还想吃什么?”沈梦远一边收拾去北京的行李,一边对奶奶说。

“不想吃什么。牙齿不好,咬不动了,你自己出门在外,要注意安全哈!”奶奶今年已经80岁了,满头白发、身材瘦小、腿脚不便,慈祥的笑脸上刻着岁月的沧桑,操着四川口音,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中国老太太。

沈梦远的童年是在四川不为人知的大山深处度过的。他的父辈和祖辈都在大山里的一家三线企业工作。企业的工厂原本在上海,上世纪60年代初,随着轰轰烈烈的“三线建设”浪潮迁到了大西南。

沈梦远小时候有一次随爷爷奶奶回了趟浙江老家,还顺便去了上海。那时,他幼小的心灵里就埋下了一颗种子——长大后一定要带着爷爷奶奶、父母甚至姑妈、叔叔、兄弟姐妹们回到故乡,回到江南,在那儿成家立业。

苍天不负有心人。研究生毕业那年,沈梦远奔向了梦想的江南,到适合他事业发展的国际大都市上海做了一名专利代理人和律师。打拼3年之后,他就实现了儿时的梦想,把父母和奶奶接到了上海,并在不错的地段按揭了一套三居室的房子。一年后,他帮助堂妹考上了复旦大学的研究生。他想,堂妹毕业后如果留在上海工作,叔叔一家也可以回到上海了。

“我们不要什么,你千万不要买北京烤鸭了啊,买了我们也不吃!”梦远的父母赶紧在一旁说。这个儿子就是太孝顺太细心了,走到哪里都要给一家人买东西回来。以前无意中说了一句“北京烤鸭有名”,儿子就记住了,每次都买,还买很多,吃够了。

“那你们想吃什么?”

“什么都不想吃,什么都买得到。你以为还是以前山沟里的日子吗,儿子?”母亲呵呵地笑着。

人家都说,女儿是小棉袄,但沈梦远这个儿子却超过很多女儿。他从小就懂事、细致、体贴,用现在的话来讲,就是标准的“暖男”一枚。但就是这样一个“暖男”,30多岁了却还没有女朋友。所以,这几年父母和奶奶都在唠叨沈梦远,要他把对家人的心思放到交女朋友上,可他老说自己没遇到合适的。

结果,父母说,没遇到就要请别人介绍呀,应该像对事业一样上心。为此,两人亲自上阵,到公园的相亲会帮儿子相亲,还发动堂妹给他介绍同学,发动来家里玩的沈梦远的同学给他介绍……能想的招,父母都想了,可宝贝儿子就是不接招。

沈梦远的一个同学私下对其父母说过,梦远其实眼光很高,一般的女孩根本入不了他的法眼。他曾经给梦远介绍过一个觉得般配的女生,对方可谓才貌双全。最后,女孩相中了沈梦远,沈梦远却没来电,不怎么搭理她,同学就不敢再介绍了。


【四】


夜里,沈梦远躺在床上,把白天的事情过了一遍,又想了下明天的工作要点。他从小就养成了这样的习惯。

盘点今天的事项时,和文熙的见面让他觉得最重要,这倒是事前没有想到的。许愿只说文熙在美国读的是一所普通大学的法学院,叫他没有必要就别去追问人家读的哪所学校了。再加上看了许愿和她的合影,对文熙有了“漂亮女孩”的第一印象,而根据经验,漂亮女孩多数在专业上是平庸的。但与文熙短暂的相处,他却已经感受到她隐藏的实力和藏不住的聪颖。他还有种预感,这个女孩会对他目前手上的工作有很多帮助。

沈梦远想得没错。

此时,陆文熙已经在整理他提出的问题并发给在美国的、比她更熟悉这一领域的朋友和家人。这个时候发给他们,美国正好是白天,他们方便解答,等她睡一觉醒来,正好他们也回复了。多好!

老实说,知识产权特别是专利并不是文熙擅长的,但因为家庭的原因,她只是刚好相对熟悉芯片这一领域。沈梦远对她寄予的希望,她当然都看在眼里,她也要在不泄密的情况下尽可能地帮助他了解客观真实的情况。虽然沈梦远的律所肯定也有合作的美国律所,但如果沈梦远本人能对美国的相关法律、判例和LR公司的情况有直接而非间接的了解,那肯定又是不同的。

白天在律师事务所,陆文熙听程雪介绍,虽说沈梦远是华天律师团的第二号人物——头号人物是他的师傅方卓磊,但华天律师团内部的意见分歧经常很大。因为所有的律师都是业内大咖,谁也不服谁,谁都有自己的主张和“打法”。沈梦远最年轻,甚至在辈分上都低了一辈,就更需要拿出可以服人的东西,让别人不得不认同,所以他私下需要做的、他实际付出的,都远比别人多得多。


【五】


沈梦远不在的这两天,陆文熙卯足了劲去完成他布置的作业,她要让这份作业在他面前有“惊艳”的感觉。

沈梦远的工作还是做得很细致的,他整理出了LR公司历年来的相关知识产权和商业秘密诉讼以及美国类似的商业秘密保护案例。一个外国律师能找到这么多资料,已经很不错了。当然,文熙把它们完善得很漂亮。

那些需要翻译的部分涉及到专业的芯片的技术、专利,其实文熙最多也只能懂七八成,所以她不断地请教别人,甚至还问到了忙碌的父亲大人和大哥。最终,总算搞定了。

同时,文熙特别认真地研究了沈梦远发给她的那些资料后面的跟帖和链接文章,那些也许最能反映中国民间的真实心态、观点。她发现,中国年轻一代的爱国激情、民族自信远远超过美国,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战狼》《流浪地球》等影片能有那么高的票房;为什么“孟晚舟事件”一出,所有中国人都成了“华为人”。

而对于华天公司和LR公司的诉讼,网民们几乎都一致喊出“绝不屈服”的口号。是啊,中国是全世界最大的市场,一旦华天休克,LR也会受重伤,谁敢来撕裂这个产业链?谁也不想做“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糊涂事。

“LR公司在中国的诉讼可能凶多吉少,法院有可能会对LR公司发出禁止令。LR公司和华天公司在美国的诉讼也不乐观,不能轻视。”文熙综合自己的分析向父亲汇报,她发现中国审理此案的法院有向美国公司发禁止令的先例。

父亲看到后,会有何想法,现在LR公司想得最多的是以后的全球战略布局,而非仅仅是眼前的几个诉讼。但是,这几个诉讼的走向以及背后的影响会直接影响他们的决策。

两天的时间很快过去。沈梦远从北京回到上海时,文熙刚好把资料整理妥当。当她把作业交到沈梦远手上,沈梦远眼睛里闪烁着难以置信的光芒。

“哇,效率这么高!”沈梦远脱口而出。

他只是初略地扫了一眼,看了厚厚一沓纸页上的大标题,就已经知道她的功夫。单凭这个工作量,就是他自己都达不到的。

“太厉害了,你连科技英语都可以翻译!这可是很专业的哦!”沈梦远专门翻到请她翻译的部分看了看,一下有了豁然开朗之感。他其实是知道大概意思的,但在几个关键术语和问题上卡了壳。在这个基础上,他一读文熙的译文,就知道这个翻译是准确的。

“哪里哪里,其实我也不能完全翻译出来,我请教了词典和好几个朋友。”文熙谦虚地摇摇头。

“那还是你厉害呀,我也请教了词典和好几个朋友也没能翻译出来,我的朋友是搞半导体的,我自己以前还是学这个的呢,呵呵。”沈梦远幽默一笑。

“哦,你还给我补充了LR公司的那么多案例,还有美国的类似案例,太好了!”沈梦远翻看着文熙交的作业,不断地赞叹,因为他不断地收获了惊喜。

“这个并不难,其实你们做的功课已经很全面了,我要好好学习。”文熙轻描淡写地带过,但心里说:“算你运气好,除了我,谁能给你补充LR公司的案例?你以为都是在网上查资料查出来的吗?”

本来文熙想和沈梦远讨论更多关于LR公司和华天公司诉讼的问题,但沈梦远要忙着准备后天许愿爸爸案子的开庭,于是打住了这个话题。沈梦远告诉文熙,她可以跟着去A省出差。

“我明白你不远万里来当实习生的意思,你想多听多看多了解中国。我会尽力帮助你达成愿望,尽可能地多带着你。许愿父亲的这个案子,恰好也是一个标志性事件。你和许愿是好朋友,很多情况你应该都知道了吧?” 

听到沈梦远这番话,文熙非常高兴,这正是她想要的东西。要知道,上次和沈梦远吃饭,他都没有答应,这次主动说出来,肯定是往心里去了,因为文熙交出的作业让他满意了吧。


【六】


沈梦远带着两个助理和文熙来到会议室。保险起见,文熙特意戴上了一副略显夸张的眼镜,防止被别人认出来。律所另一位擅长公司法的“大牛”律师肖利平和他的助手也刚到。

文熙打量了肖律师一眼,50多岁干练儒雅的男人,中等身材,戴着一副很显学者气质的眼镜。他身边的助理也是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大家落座后,程雪打开设备,他们要与许愿父亲许巍然的另一位在外地的代理律师开一个视频会议。

本来沈梦远是涉外律师、知识产权律师,一般不做其他的案子,但因为跟许家的亲戚关系,许家只信任他,拜托他全权负责组建律师团队。这份沉甸甸的责任和信任,让沈梦远不能推却,他理解人在溺水时抓到那根救命稻草的感觉。虽然他并不擅长此类案子,只能不辱使命硬着头皮上。

为了案子,沈梦远请教了很多法律界资深人士,最后邀请了两位大名鼎鼎的律师,一位是肖利平,他是所里的创始合伙人,代理的都是标的极大的案件,也办理过多起著名商事案件。另一位是更为有名的全能律师李明东,他代理过很多家喻户晓的案件,每次登场总是行走在舆论的浪尖,却总是游刃有余。他屡屡让一些“山重水复疑无路”的案子,迎来“柳暗花明又一村”。

很快,屏幕上出现了李明东及其助手的画面。李明东看起来比肖利平要年长几岁,他与肖是不同类型,更有咄咄逼人的目光和气势,也更有英美法系律师在法庭上的控辩气质。沈梦远和肖利平跟他打过招呼后,直接进入正题。

“我先就法庭辩论可能涉及的焦点争议做一个梳理。”沈梦远打头阵,侃侃而谈、胸有成竹。程雪配合播放PPT,观点、证据、法条、参考案例等一一清晰地呈现。

这还是文熙第一次列席中国律师的案件讨论,而且是庭前的最后一次会诊。她非常感兴趣,全神贯注地眼耳并用,并同时用手机录音,还不时在本子上记录着。她发现,自己最多只能听懂百分之九十。看来,还需要多训练再提升,这次中国之行是来对了。

这个案件碰头会效率很高,大概一个小时就结束了。沈梦远又提出送文熙回家。

文熙客气地推辞说:“不行不行,太远了,谢谢!”

沈梦远说:“没关系,正好可以利用这个时间练练英语口语,是我要谢谢你。”沈梦远说着,用英文聊了起来。他说,自己的英文其实还是短板,比不上那些有海外留学背景的律师流利。

文熙马上也说起了英文。她开玩笑地表示,愿意做沈梦远免费的英语陪练。转而又说:“你是太谦虚了吧,你可是全国千名涉外律师之一哦。”

“那有运气的成分,我什么都是刚刚踩线过。就说这个涉外律师吧,在做律师的年限、办理的涉外案件的数量等方面,都是刚好达标。这个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沈梦远哈哈大笑,脸上笼罩着庆幸。

不知什么原因,这次的车速好像比上次快了很多。两人都觉得还没有聊多久,就已经到地方了。

下车的时候,沈梦远迟疑了一下,突然从后排拿出一个纸袋子递给文熙,说:“我在北京买的稻香村糕点,老字号,送给你。你千万不要在我这儿晕倒啊。”

虽然光线很暗,文熙还是注意到了沈梦远的神情有那么一丝羞涩,但他很快淡定下来。

“谢谢你记得我有低血糖的毛病,我保证不在你这儿晕倒。如果要晕倒的话,我保证到外面去。”文熙笑盈盈地望着沈梦远,把他看得也笑了起来。

“你别误会,我的意思是……”沈梦远笨拙地解释着。


未完待续……


作者:思璇  


相关报道:


我的上海假日 (一)


我的上海假日 (二)

责任编辑:赵颖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