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首页即时滚动新闻>>
海南一处级干部疯狂敛财522万一审被判8年
水务局长机关算尽终“翻船”
发布时间:2019-04-16 01:43 星期二
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

法制网记者 翟小功

“收受贿赂打“借条”,拒绝转账只收现金,稍有风吹草动便悄悄退赃……”在官场摸爬滚打30年来,张渊深谙“以权生财,名利双收”之道。

落马之前,张渊系海南省东方市委常委、八所镇党委书记(副处级),历任东方市东河镇党委书记、东方市水务局局长等职,10年之间走到哪里贪到哪里。

近日,备受社会关注的张渊涉嫌受贿522.6万元一案,经海南省检察院第二分院指控,海南省第二中级法院一审以受贿罪判决张渊有期徒刑8年,并处罚金90万元。一审宣判后,张渊未上诉。

“朋友圈”变“腐败圈”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张渊,男,汉族,1967年4月出生,是土生土长的海南东方人,中央党校大学学历。

自1987年8月参加工作以来,张渊的官场生涯是从东方县畜牧局办事员起步的,30余年里,仕途可谓一帆风顺。

他当过畜场副场长,历任东方市科信局副局长、主任科员,东河镇党委书记、人大主席。

在检方的起诉书中,张渊利用职权收受贿赂,是升任东河镇党委书记后第三年开始的,被5万元现金撬开了贪欲之门。

2008年底,在张渊的操作下,工程老板袁某挂靠的海南省第五建筑工程公司东方公司顺利中标东河镇职工宿舍项目。2009年5月,工程顺利竣工。为感谢张渊,2009年6月的一天,袁某送给张渊5万元现金。这是他第一次收钱。   

时间转到2010年3月,深得组织器重的张渊走马上任东方市水务局局长,后兼任东方市政协副主席。

此时,张渊发现一个怪现象:多年不联系的老同学主动和他联系,下属在各场合溜须拍马,想结识他的商人朋友一波接一波,还有各种酒局、饭局、茶局。

“张局长,我本人是专门做水务工程的,不仅在东方做,在其他市县也做。听说湾溪水库加固工程项目要上马,请您让我来做。”张渊上任不久,便被一个专门做水务工程的老板符某盯上了。

法院查明,2011年至2013年期间,在张渊的帮助下,符某陆续拿到了东方市水务局的一些项目,“为人厚道、懂做人”的符某也确实“懂做人”,先后4次送给张渊90万元感谢金。

上演“借条式受贿” 

2011年12月,东方东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经理钟某得知东方市水务局陀兴片区农村饮水安全一期工程即将招投标的消息,直接来到张渊的办公室。

“张局长,这个项目要是给我做,我一定好好报答您的大恩大德。”一阵密谈之后,钟某满意离去。

很快,钟某将挂靠的某房屋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名称告诉了张渊,并准备了招投标所用资料去参加招投标。在张渊帮助下,钟某挂靠的公司顺利中标该项目。

“我做的工程项目验收完工了,赚了一些钱,要好好感谢您,我要送您50万元。”2013年12月的一天,钟某约张渊在一家茶馆喝茶时说。

张渊当时并没有表态,只是说让他表哥吴丹与钟某对接。不久,吴丹按照张渊的嘱托去拿钱。这时,按照张渊的指示,吴丹当场写了一份借据交给钟某,制造借钱假象,玩起了“借条式受贿”的把戏。

“我做房地产赚了些钱,我要再送您50万元,感谢您一直以来对我的支持和帮助。” 不久,钟某再次表示要送钱给张渊。

张渊自然暗自心花怒放,但又推脱说:“盛情难却,这笔钱啥时候需要,我会给你打电话。”

2014年3月一天,张渊打电话告诉钟某,说近几天他会让吴丹来拿50万元。第二天上午,钟某将事先从银行取出的50万元现金交给吴丹。

此时,吴丹又当场写了一张借据给了钟某。借据内容是:“因父亲治病急需用钱,现向钟某借人民币伍拾万元整。定于2019年6月1日前还清,月利息1%。”

“收受钟某这两笔贿款,为何留下借据?”

面对办案人员讯问,张渊供称,他帮钟某拿了工程,一共收了100万元,因为怕出事,就让表哥以借钱的名义从他那里拿钱,企图掩盖受贿的事实。

“见风退赃”套路深

2013年7月,工程老板李某得知东方市污水处理配套管网(二期)工程、东方市大田镇戈枕头村供水工程、东方市感城镇宝上水厂改造工程即将启动招投标的消息。

经朋友介绍,李某找到张渊,希望张渊帮自己拿到这些工程。在张渊的细心指点下,李某很快挂靠了广西桂川建设集团等3家公司分别参加项目投标,并事先将挂靠公司名称告诉张渊。在张渊操作下,李某顺利中标承揽了上述三个工程。

“感谢张局长在承揽项目中提供的帮助,如果张局长有需要用钱的地方,随时找我拿。”工程中标后,李某多次致电张渊表示感谢。

2015年8月的一天,李某接到张渊表哥吴丹的电话,说张渊让找他。李某提出从银行账户转账给吴丹,吴丹没有当场答应,说等他问问张渊的意思。

过了10多天,吴丹打电话告诉李某,同意转账。于是,李某通过银行账户给吴丹转了50万元。

收到50万元的银行转来,张渊感觉不对劲,细想之下才明白:原来李某给自己留了后路,一旦将来事发,转账凭证就是受贿铁证。

想到这里,张渊立即打电话告诉吴丹:“拿第二笔50万元的时候,不要让李某通过银行转账了,直接拿50万元现金。”没过几天,李某筹集了50万元现金装了一袋子,放在吴丹车的后备厢。

李某转账的那50万元,让张渊心里一直不踏实,他决定退给李某。2017年5月,吴丹将50万元转账退还给了李某。

2012年12月,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全国上下反腐呈现高压态势。此时的张渊也像惊弓之鸟,神经绷得紧紧的。

此时,张渊想到了他收受的第一笔钱,送钱人便是专做水务工程的老板符某,此人在全省都承揽水利工程,张渊担心符某出事会连累到自己。2013年3月,张渊约符某的女婿陈某一起喝茶,将事先准备好的50万元现金退给陈某。“这笔钱要直接交到你岳父符某手中,不得有误。”张渊现场给符某打电话讲明情况。

案发后,张渊吐露了心声。多年的官场生涯,权钱游戏,让张渊认识到,为工程老板拿到工程,肯定有回报,但有东窗事发前兆、反腐查案吃紧时,坚决不能收钱,即使是收了钱,也得立即返还。

伪造证据对抗审查

2014年底,张渊升任东方市委常委,达到了仕途最高峰。2016年,作为市委常委的他,担任八所镇党委书记。

然而,张渊不但没有收手,反而变本加厉,胆子越来越大,底线频频失守,依然利用其职权帮人安排工程从中收钱。他不但以老家搞绿化为由开口向工程老板要树苗,还以公车改革为由索要轿车。

2017年,工程老板文某花3.5万元买了树苗送给张渊,还花了13.68万元买了一辆小轿车送给张渊。为防止张渊再提要求,还上欠张渊的人情,2018年2月的一天,文某送给张渊6万元现金。

记者了解到,在工作中,张渊总是以光鲜亮丽的正面形象示人。然而,他却“台上一套,台下一套,说一套,做一套”,背地里干的是钱权交易的勾当。

2018年3月13日,东方市委第四巡察组对八所镇党委开展扶贫领域“回头看”专项巡察情况进行反馈,张渊信誓旦旦地作表态发言。张渊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周后,他便被海南省监察委办案人员带走留置。

2018年8月,张渊被处以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据海南省纪委省监委通报,张渊违反政治纪律,伪造证据对抗组织审查;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超标准使用办公用房;违反工作纪律,违规干预和插手建设工程项目招标活动;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工程承接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涉嫌受贿犯罪。  

2018年9月17日,海南省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海南省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提起公诉的东方市委原常委、八所镇委原书记张渊受贿案一审宣判,以受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8年,并处罚金人民币90万元。

“我之所以走上犯罪道路,是因为将党性观念和国家法律抛到脑后,加上侥幸心理的驱使。事到如今,我追悔莫及。我辜负了党对我的培养,辜负了组织对我的提拔,也给家人带来极大痛苦……”在最后陈述时,张渊抹着眼泪说。

责任编辑:刘一鸣
0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