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首页即时滚动新闻>>
美民主党推动“通俄门”新调查
发布时间:2019-01-21 07:09 星期一
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

环球视野

□ 法制网驻美国记者 陈小方

进入2019年,随着民主党开始掌控美国国会众议院,特朗普的麻烦越来越多。近日《纽约时报》等媒体又指称其不只是与俄罗斯“串通”以夺取2016年总统大选的胜利,甚至涉嫌充当俄罗斯的“代理人”。虽然特朗普断然否认,但民主党已跃跃欲试,准备利用新获得的“传票权”,展开更为深入的调查。

被指掩盖与俄方会面细节

与俄罗斯的关系问题一直是特朗普面临的一大麻烦,而此间媒体对其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更是穷追不舍。

1月11日,《纽约时报》率先爆料称,在特朗普2017年5月解雇了前联邦调查局局长科米数天后,联调局反间谍部门就开始调查特朗普是否在为俄罗斯做事,损害美国的利益,其中包括判定特朗普的行为是否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构成威胁,以及特朗普是“有意”为俄罗斯工作还是“不经意地”受到了俄罗斯的影响。

报道称,早在2016年大选中,联调局就开始怀疑特朗普与俄罗斯的关系,但一直未展开调查,部分原因是不确定如何推进这样高度敏感的调查以及调查到何种程度。但特朗普在解雇科米前后的活动促使他们将这一调查付诸行动。

报道特别提及两个重要的事件。其一是特朗普在并未发出的给科米的解职信中提及涉俄调查。他在信中感谢科米告诉他自己不是涉俄调查的对象。而在此前,时任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曾建议不要提及涉俄调查,但特朗普并未接受。

其二是特朗普在科米被解雇两天后的一次采访中声称他是因为涉俄调查才解雇科米的。特朗普说,“我早就要解雇科米,但没有合适的时机。事实上,当我决定采取行动时,我对自己说,特朗普的俄罗斯问题是一个杜撰,是民主党输掉本该取胜的选举的一个借口。”

如果《纽约时报》爆料称特朗普涉嫌充当俄罗斯“代理人”尚有“捕风捉影”之嫌,那么紧随其后的《华盛顿邮报》的报道则似乎提供了耐人寻味的佐证。

《华盛顿邮报》1月13日报道称,特朗普竭力隐瞒他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会谈的细节,包括至少一次将美国译员的记录收回亲自保管,并指示随身译员不要与政府其他官员讨论发生的事情。

据报道,特朗普2017年在德国汉堡与普京会面后就是这样做的。时任国务卿蒂勒森参加了这次会面。美国官员是在一名白宫顾问和一名国务院高官向译员了解蒂勒森发布的新闻稿以外的内容时得知特朗普的这一行为的。

报道称,特朗普这样做是为了避免自己与普京的交流受到公众监督以及不让美国政府高官完全了解他向美国的对手说了什么。在过去两年中,特朗普曾在5个地方与普京见面,但即使是在机密文件中,都没有相关见面情况的详细记录。这种情况在任何一位总统执政时期都是不同寻常的。

《华盛顿邮报》认为,特朗普与普京2018年7月在赫尔辛基举行的首次正式会晤更为“神秘”,除了美国译员外,没有任何高级助手或政府官员在场。

美国前官员也称,特朗普的行为有别于以往的美国总统。以前,总统们都是依赖于其高级助手,后者不仅参与会晤,还会作全面的笔录,然后与其他官员和政府部门分享。

前副国务卿塔尔博特称,特朗普围绕着普京的“神秘”不仅前所未有,也令人无法容忍。

特朗普全盘否认相关指责

面对媒体的新爆料,特朗普和白宫随即作出回应,否认并反击有关的猜测和指责。

在《纽约时报》爆料后,特朗普在一系列推文中抨击了联调局和科米。他称,联调局“无缘无故地对我展开调查,没有证据,是彻头彻尾的丑闻!”他还指责科米为“不老实的警察”。

他抨击媒体提及这个问题本身是“一个耻辱”,对他的指责是“一个特别大的骗局”。

《华盛顿邮报》报道发布后,特朗普还在接受福克斯新闻节目采访时表示,他没有采取特别措施隐瞒与普京的私人会晤。

特朗普还提及他在2018年G20峰会上与普京的未曾披露的简单会面。他称,“那次会面是开放的,任何人都可以听到。”但他并没有提及任何细节。

白宫发言人也对媒体爆料提出异议。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发言人称,特朗普政府“对俄罗斯的恶意活动采取了新的重大制裁措施”。

该发言人还称,在2017年汉堡会晤后,时任国务卿蒂勒森随即在一个私下场合向美国其他官员宣读了全面的会晤简报,也向媒体发布了新闻。

特朗普的盟友认为,他对保密的渴望可能源于其在就任总统初期发生的令人尴尬的泄密事件。在汉堡会晤之前,特朗普曾于2017年5月在白宫会见了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但会见内容随即被曝光,尽管当时并没有美国媒体在场,此事引起一片哗然。

据报道,特朗普在会见中向俄方透露了高度机密的情报。当时的报道称,根据现任和前任美国官员的说法,特朗普披露的情报危及有关“伊斯兰国”的重要情报来源。他们称,这些情报是由美国的合作伙伴通过情报分享提供的,甚至没有向盟友披露,在美国政府内部也受到严格控制。

白宫随后不得不多次澄清,强调特朗普只是与俄方讨论了共同关心的恐怖主义威胁问题。时任白宫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麦克马斯特称,“任何时候都没有涉及任何的情报来源或获取的方式,也没有透露公众已知之外的任何军事行动。”他称,相关的泄密报道是“错误的”。但中央情报局和国家安全局则对此保持沉默,未予置评。

此后,白宫发起了内部泄密事件调查,并在国家安全委员会内部大幅限制了关于总统与外国领导人互动的备忘录。

民主党酝酿发起新听证会

有关“通俄门”的新爆料为民主党加大对特朗普的调查增加了新动力。据报道,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和情报委员会等都在酝酿深入调查特朗普与普京的“奇特关系”,其中包括传唤参加赫尔辛基会晤的美国译员。

早在去年中期选举之前,民主党就誓言,在夺得众议院之后,将全面加大对特朗普的调查和监督。根据安排,特朗普的前律师科恩将于2月前往国会进行公开作证。特朗普与俄罗斯的关系,包括曾计划在俄建造特朗普大厦等,料将成为科恩作证的重要话题之一。

众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恩格尔称,他们将就特朗普与普京的“奇特关系”举行听证会。恩格尔称,他们将成立一个调查小组,其目标将包括向国务院索取关于特朗普与普京互动的记录,特别是赫尔辛基会晤。恩格尔说,“自赫尔辛基会晤以来已经过去几个月了,但我们仍然不知道会晤中发生了什么。这真令人震惊。”

据报道,恩格尔的助手还寻求与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民主党领导人肖夫共同推进调查。早在去年共和党控制众议院的背景下,肖夫就推动传唤参加赫尔辛基会晤的美国译员前往国会作证,但被共和党否决。

民主党目前尚未明确展开调查的时间表,也不清楚他们最终会否强制性地要求美国译员出面作证或者得到译员记录。

恩格尔的一位发言人称,他们会将众议院传票权视为最后手段,不只是为了让译员作证,也是为了有关调查的所有事情和对行政部门的监督。

责任编辑:王泽玉
0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