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首页即时滚动新闻>>
辽宁省委书记亲自抓“基本解决执行难”
综合治理解决执行难的“辽宁模式”
发布时间:2018-09-30 20:06 星期日
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

    法制网记者 张国强 韩宇

    今年截止8月底,共执结各类案件148527件,同比增长50.14%,执行动位190.05亿元,同比增长52.58%。

    在最高院8月份考核通报中,各项执行质效和执行管理指标明显上升,有11项超过全国平均水平,其中,四项核心指标中的有财产可供执行案件法定期限内实际执结率为83.21%,执行信访办结率、化解率均为100%,三年累计执行结案率为80.95%,7月份至今终本合格率为100%。

    这一数据在全国法院排位来看,虽不是最优秀的,但对于今年初执行考核指标排位十分靠后的辽宁高院来讲,可谓是成绩斐然。

    辽宁法院基本解决执行难的一个突出亮点是省委书记亲自抓,并形成了市县区党委综合治理执行难的大格局。

    各级党委书记抓执行难的做法得到了最高人民法院周强院长的充分肯定,周强在批示中指出,辽宁的实践充分证明:强化党的领导是打赢基本解决执行难硬仗的最大优势和根本保障。周强还要求以最高法院简报印发辽宁的经验,在全国法院推广辽宁经验供各地学习借鉴。

    各级书记亲自抓执行难

    法院、综合执法、消防等各方面上百人集结在租赁厂房前。经过5个多小时的搬运、清仓、厂房内物品腾空后,被迅速拆除。

    这是今年8月15日,在辽宁省盘锦市大洼区,由党委和政府统一指挥,区法院具体负责,多部门协同作战,对一处已经实施征收的出租房腾迁并拆除的场景。

    “我的执行案子拖了七年啊,致使100万元动迁款迟迟没拿不到手呀,这次终于执行到位了,我的动迁款有希望啦!”申请执行人张跃文激动地说。

    “你不用感谢我,这个复杂案件能够执行不是法院自身的力量,是党委政府统一指挥的结果。”大洼区法院院长李军说,自大洼区党委、政府主要领导担任“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领导小组组长后,法院执行工作如虎添翼,一些旧案难案迎刃而解。

    这是辽宁省党委主要领导支持“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的一个缩影。

    “省法院新一届党组不断提高政治站位,积极主动争取省委对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的领导和支持。”辽宁省高院党组书记、院长张学群对记者说。

    7月6日,辽宁省委书记陈求发在省委常委会召开的会议上听取了省高院关于决战“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情况的汇报。

    3天后,辽宁省委组织召开了全省法院决胜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会议。

    在这次会议上,陈求发掷地有声地要求:“各级党委要把支持‘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摆上重要议事日程,进一步加大领导、支持和保障力度,层层压实责任,推动形成党委领导、人大监督、政府支持、政法委协调、法院主办、部门配合、社会参与的综合治理工作格局。”

    “目前,省委成立了以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李文章为组长的辽宁省综合治理执行难联动机制领导小组。”辽宁高院副院长闫振喜说,各市、县(市、区)党委、政府纷纷行动,全力跟进,全省已有13个市和绝大部分县(市、区)成立了由党委、政府主要领导担任组长的“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领导小组”。

    专项行动啃下一批“骨头案”

    今年3月27日,辽宁省高院党组下发《关于决战2018年,如期打赢基本解决执行难这场硬仗的实施方案》,成立以院长为总指挥的“决胜基本解决执行难指挥部”,张学群与全省各中级法院院长签订了“军令状”。

    军令如山。立下“军令状”的第六天,即4月1日,葫芦岛市中院便向一起历时5年多的“硬骨头”案发起总攻,打响此次执行风暴“第一枪”。

    葫芦岛市中院30多位执行干警在兄弟单位的支持下,顽强拼搏,历时7天,成功将5万余平方米的土地和厂房交付给申请执行人。

    此后,辽宁各中、基层法院结合实际,开展了“利剑”、“闪电”、“雷霆”等执行攻坚专项行动,及“围赖”、“猎赖”等系列战役,集中开展拘留、搜查,执结了一大批老案难案。

    “我们在执行战役中开展“五个一批”活动,即对拒不履行义务的依法罚款一批、拘留一批、限制消费一批、失信惩戒一批、移送拒执罪一批。”辽宁省高院执行局副局长李应天介绍,今年以来,全省共拘留被执行人3667人、罚款1206.07万元、限制高消费161319人、失信惩戒54601人、移送拒执罪241人。采取强制执行措施的数量超过以往两年的总和。

    “省高院始终将压实‘基本解决执行难’主体责任作为一项重要任务来抓 ”辽宁高院执行局副局长张克研说,针对实际工作,出台了系列举措:全省三级法院院长、执行局局长层层颁发“军令状”;建立“院长之声”微信群,实时指挥、调度、催办;院领导每半月听取下级法院工作汇报;每月召开视频调度会,每月排名前3位基层法院院长介绍经验,排名后3位基层法院院长作检讨;对连续两次排名最后的3名基层法院院长和执行局局长以及对年底完不成目标任务的中、基层法院院长、执行局局长进行问责;三级法院逐级实施领导包保联系点制度,省高院派出4个巡查督导组包片负责。截至8月底,省高院执行指挥中心对下辖法院督办576次。

    执行联动形成共治格局

    案件需要到外地执行,该如何提高工作效率?这个令执行法官挠头的问题,在辽宁正在逐步得到解决。

    6月25日,辽宁省和内蒙古自治区18家基层法院在沈阳市法库县法院会签跨区执行联动框架协议,进行全方位、全天候的跨域执行联动协作。

    “协助办理期限一般不超过7天,需紧急办理的,应当于24小时内办理完毕,并及时将相关材料和信息反馈给执行法院。”法库县法院院长陈林说,同时建立执行协作联席会议工作机制,及时反馈、会商研判、互学互鉴。

    除法院系统的跨域执行联动,借助其他部门、行业等进行执行联动,也是辽宁的创新之举。

    9月20日上午,记者在沈阳市中院金雕查控网查控中心采访时看到,一名执行法官正在查询被执行人王某在银行的账户状态,不到5分钟,两家银行就分别反馈回信息。

    “在与银行相关的司法查控工作中,往返于开户网点的路途和办理中的等待占据执行人员大量时间。”沈阳市中院执行局局长白云良告诉记者,通过金雕查控网,能够实现执行人员足不出户查询到被执行人账户信息,并可采取网上冻结、扣划等强制措施。

    实现驻辽(沈)银行联网后,沈阳市中院还逐步实现了与辽宁省公安厅机场公安局、沈阳市公安局、市信用中心、国家知识产权局和辽宁省知识产权局、市工商局、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局、网络拍卖平台等联动,对被执行人及财产进行依法查处。

    “我省139家金融机构已全部开通网络查询功能,136家开通网络冻结、扣划功能。”辽宁省高院执行局副局长赵子军介绍,沈阳、大连等中院逐步形成了对银行存款、房屋、车辆、股权、公积金、专利权等财产的立体查控体系。

    通过网络查控,只是辽宁法院推进执行联动工作的一部分,更大范围的联动机制正在逐步建立。

    7月9日,辽宁省委政法委和省综治办联合下发《关于建立辽宁省综合治理执行难联动机制的通知》,完善46个成员单位的职责等,形成了省级层面综合治理执行难“共治”大格局。

    9月19日,辽宁省高院与省委宣传部、省司法厅、省工商局和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分别会签了4个执行联动机制文件,确保执行工作与相关单位合作建立绿色通道、无缝衔接。

    法制网沈阳9月30日电

责任编辑:冀春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