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首页即时滚动新闻>>
新时代的拓荒牛——深圳经济特区青年知识分子素描
发布时间:2018-05-22 11:28 星期二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壮阔东方潮 奋进新时代——庆祝改革开放40年】

    中共深圳市委门前,立着一尊埋头奋蹄的铜雕拓荒牛,佘振定每次路过都会情不自禁地凝望。

    “圳”,在客家方言里是田间水沟的意思。30多年来,深圳的创业者把一个贫穷的边陲渔村建设成为一座国际化大都市。而现在,佘振定跟随着先辈的步伐,来到这座城市埋首创业、磨砺淬炼。

    短短几年时间,佘振定带领着深圳兰度生物材料有限公司的创业团队,在生物医用材料这个高科技领域努力开拓,让国产医疗器械逐步走向高端。“我们这代人,生活在一个充满希望的时代和城市,智慧和汗水可以浇筑出美好的未来。”佘振定如是说。

    佘振定只是深圳无数个青年知识分子中的一员。如今,在这片青春的热土上,成长着许许多多这样带有深圳基因的新一代年轻奋斗者,他们有学识,想干事,骨子里更有着一股拓荒牛的干劲和闯劲,正唱响着新时代经济特区“春天的故事”。

    敢闯敢试:回到深圳实现自我价值

    初夏的下午,一场急雨过后,南方科技大学校园一片郁郁葱葱。在学校国际会议厅,力学与航空航天工程系教授邓巍巍饶有风趣的讲述,不时引发记者一阵阵笑声。

    “钱钟书在描述他和杨绛的关系时,曾说他在没有遇见杨绛之前,从来没有想过结婚。而我没有遇见南科大之前,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归国。”邓巍巍说,“一见钟情的背后,是南科大特有的气质和潜质。”

    在回国之前,邓巍巍一直在美国弗吉尼亚理工大学任职。他用5年的时间拿到了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的终身教职,还荣获美国自然科学基金颁发给助理教授的最高荣誉。这些业绩,本可以为他在国外发展铺就一个收入稳定、宁静安逸的未来。但是,一条朋友圈里的信息,无意中为他埋下了归国的种子。

    2016年9月,天宫二号发射成功,邓巍巍的一个同班同学是天宫二号任务的参与者,在朋友圈里发了许多发射大厅的照片。这件事极大地触动了邓巍巍,他认为除了点赞,自己也可以参与到中国航空航天事业的建设中来。

    2017年1月27日,农历大年三十,邓巍巍走进系主任办公室,把自己的决定告诉了系主任:“我想好了,准备辞职。”如同一块石头终于落地,邓巍巍心情轻松了很多。回忆起这个决定,邓巍巍仍然认为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十年前我有很多目标,但当这些目标一个一个实现了之后,才会发现,原来这些不是我真正想要的。我真正想要的是能够为之奋斗一辈子的事业,而深圳能够满足我拓荒奋斗的需求。”

    像邓巍巍这样的海归学者,南方科技大学有200多人,占该校引进的教研序列教师的90%多。南方科技大学校长陈十一告诉记者,之所以有这么多优秀学者会聚南科大,是因为崛起的中国和跃升的深圳凝聚了他们。

    资料显示,深圳海归数量已超过9万人,2017年就引进海归1.8万人,同比增长74.2%。他们融入深圳城市发展的各个领域,成为深圳新时代改革开放的一支中坚力量。

    “我在美国国家实验室工作过,但我不想就那样稳定安逸下来,我觉得年轻人应该大胆闯,勇于实现自己的价值。”1991年出生的黄启洋从耶鲁大学毕业后毅然回国,现在他正和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创业。“深圳干事创业氛围很好,很适合有想法的年轻人。”他说。

    敢为人先:让中国高科技占据世界制高点

    在深圳奥比中光办公楼里,一个名为“东土大唐”的办公室吸引了记者的目光。

    “公司里的办公室名字都选取了《西游记》的典故,很好玩,也有一些寓意在里面。”奥比中光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黄源浩解释说,“我的办公室起名‘东土大唐’,寓意经历了多重磨难,终于取到真经。”

    2013年初,黄源浩从美国回到国内创业,他首先瞄准了工业级3D传感器。然而随着企业的发展,他发现仅仅依靠狭小的工业市场无法成为一家有影响力的公司。经过一番思索之后,黄源浩果断放弃工业级市场,转而投向消费级3D传感器市场。

    经过短短五年的发展,奥比中光已经从一个初创企业发展成为3D传感器的独角兽,是全球继苹果、微软、英特尔之后第四家量产消费3D传感器的公司。

    “我们一直有个使命,就是要研发全球最好的产品,让中国在这个领域占据世界制高点。我们自主研发的3D视觉芯片在分辨率、精度等方面跟苹果差距很小,甚至功耗比苹果还要低。”黄源浩说。奥比中光计划下一个五年,继续以科技创新引领3D传感行业发展,给所有智能终端提供一双“智慧的眼睛”,让所有终端都能看懂世界。

    “敢闯敢试,敢为人先”是深圳经济特区的精神,也在每个深圳人的血液中流淌。在创业初期,佘振定发现国产医用耗材多是中低端产品,很多高端领域都被国外进口产品垄断。“在没有高品质国产同类产品出现之前,中间巨额利润都被国外公司挣走,而费用则由国内患者买单。很多好的产品,老百姓都用不上。”这一现象让佘振定一直很痛心。

    2010年初,深圳兰度生物材料有限公司成立后,佘振定立志要做一家创新型公司,打破国外产品的垄断,解决国内患者的燃眉之急。如今,他带领的创业团队已经度过了生存期,部分产品已经获得医疗器械注册证并上市销售,人工皮肤等产品将填补国内空白。

    “在未来我们希望开发更多类似产品,跟国外品牌抗衡。通过十年或二十年的发展,兰度生物将成为一家具有国际领先水平的医疗科技公司。”佘振定坚定地说。

    “爱折腾”是云飞励天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陈宁为来深圳的人贴的标签。在国外工作期间,陈宁同样痛感人工智能芯片被国外企业垄断,他梦想能够设计一系列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处理器。回国后他带领团队,潜心研发,最终实现了国产处理器零的突破。

    “折腾是说我们想真正干点事,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就是创新。深圳改革开放40年,大家都不怕做‘吃螃蟹’的事,都在寻找新的机会,而不是因循守旧。”陈宁说。

    埋头苦干:默默守护深圳一片蓝

    寂静的海底,只能听见“咕噜咕噜”的呼吸声。白小刺像探照灯一样在海里游来游去,寻找着被台风和船锚折断的珊瑚枝。白小刺要搜集断落的珊瑚枝,把其中生长良好的珊瑚枝重新粘贴在礁石上。

    这不是手机游戏,也不是探险寻宝,而是在海底“种珊瑚”。自由摄影师白小刺是深圳“潜爱大鹏”团队的志愿者,他和团队伙伴在工作之余就会潜入大海,在海底种植珊瑚礁。他们想拯救日益荒漠化的海底世界,在海底种出一片“森林”。

    深圳大鹏新区地处东南亚近海珊瑚礁群黄金区域边缘,曾是珊瑚的天堂,拥有着丰富的珊瑚礁资源。白小刺说:“以前海水能见度好,这里能看到五颜六色的珊瑚。近年来,由于粗放式的海洋作业以及工厂污水的不断排入,很多海域已遭到不同程度的污染和破坏。如今深圳珊瑚大幅度减少,已经远远不如东南亚国家了。”

    作为潜水爱好者,白小刺能敏锐地感知到海洋的每个细微变化。面对着伤痕累累的海底世界,他一直盘算着要为珊瑚礁做点事情。2014年10月,白小刺与一群潜水爱好者成立了大鹏新区珊瑚保育志愿联合会(简称“潜爱大鹏”)。他们想通过海底作业和科普教育,为珊瑚营造良好的生长环境。

    “日拱一卒,不期速成”,是白小刺经常提的一句话,他认为只要驰而不息,事情肯定会发生变化。目前,“潜爱大鹏”志愿者们已在28个人工礁种了5600株珊瑚苗,成活率达72.61%。2017年共组织6次海底清洁,超120名潜水志愿者参与,清理海底垃圾超过225公斤。

    经过“潜爱大鹏”的努力,大鹏新区管委会对珊瑚礁保育也给予了更大支持。管委会联合“潜爱大鹏”,将珊瑚保育基地列为新区青少年活动基地;定期邀请“潜爱大鹏”师资走进课堂,为学校教师、中小学生讲解珊瑚保育、海洋保护知识。

    “我来深圳已经20余年了,见证了深圳改革开放发生的变化。我内心已经把自己当作深圳的一分子,也希望能亲自参与到经济特区建设中来。我愿意默默守护深圳的一片蓝。”白小刺说。

    在深圳,无数个邓巍巍、黄源浩、陈宁、佘振定、白小刺们,正用自己的学识和汗水,书写着深圳发展的新篇章,他们自身也和这座年轻的城市一起共同成长着。

    深圳市委书记王伟中表示,深圳是一座移民城市、一座开放包容的城市,“来了就是深圳人”。目前,深圳各类人才总量超过510万人,他们是深圳新时代改革开放的奋斗者,更是深圳这座生机勃勃的“创新绿洲”的主力军。 (光明日报记者 刘江伟 胡其峰 张翼 严圣禾)

责任编辑:杨姣姣
0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