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首页即时滚动新闻
六年贪污数百万 “镖头”获刑十年
发布时间:2017-11-13 01:35 星期一
来源:北京晨报

    虚开发票吃回扣,将公款采购的购物卡据为己有并变卖换钱……北京振远护卫中心第五支队、第一支队原支队长徐文耀任职期间,丝毫没有“浪费”自己手中的权力,多次以给民警发福利为由,自己从中敛财,仅仅几年时间便以各种方式贪污公款共计332万余元。然而,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最终,徐文耀经人举报后案发。日前,徐文耀因犯贪污罪被一中院判处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与之一起获刑的还有为其虚开发票并给予回扣的批发市场商贩黄某,黄某因犯贪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缓刑2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

    指控

    6年贪污公款300余万

    今年53岁的徐文耀大学文化,案发前是北京振远护卫中心第五支队、第一支队原支队长。本案的另一名被告人黄某则是海淀区天地社区服务中心个体商户,因受徐文耀的牵连也成了贪污罪的被告人。

    检方共指控了徐文耀三项罪行,首先是徐文耀先后利用担任北京振远护卫中心第五支队、第一支队支队长的职务便利,于2010年至2013年期间,将北京振远护卫中心第五支队、第一支队公款购买的部分购物卡交由其妻陈某向他人出售,并将所得钱款人民币312万余元予以侵吞,大部分用于其家庭和个人的消费支出。

    其次,徐文耀还先后利用职务便利,于2007年至2013年期间,伙同另一名被告人黄某,在北京振远护卫中心第五支队、第一支队向黄某采购水杯等物品的过程中,多次以高于实际成交价格的方式结算,套取公款人民币共计15万余元,被徐文耀非法占有。

    此外,2008年8月,徐文耀在为北京振远护卫中心第五支队采购服装等物品过程中,以高于实际成交价格的方式结算,套取公款人民币5万余元,并非法占有。

    供述

    单位福利落入个人腰包

    徐文耀到案后供述称,其担任支队长时,为了给客户和民警发福利,便以开会、过节费等公务支出的名义采购了“连心卡”、沃尔玛超市购物卡。每次采购的都比实际发放的数量多出不少。而这些发剩下的购物卡,则被徐文耀交给妻子陈某找卡贩子出售,换取的现金用于支付其家庭的购房款、购买理财产品,还有日常的个人消费开销。

    支队原政委证实支队为答谢客户、给队员发福利采购过大量沃尔玛超市、“连心卡”等购物卡,“采购购物卡金额一般在班子会上说个大概金额,具体金额和购物卡种类由徐文耀和财务人员负责”。这些购物卡都是以给保安队员买食品、劳保用品的名义支出的,以服装、食品、会务费等名义入账,账面上不会体现采购购物卡。政委表示,他知道徐文耀每次买卡的数量比实际需求量多,其也询问过剩下的卡的去向,徐文耀每次都说是用于给客户公司的其他人员了。

    采购劳保虚开发票敛财

    除了在购物卡上动脑筋,徐文耀也没有放过为单位购买劳保用品时的敛财机会。

    徐文耀到案后供述,他在天地批发市场黄某处为单位采购水杯时,摊主黄某主动提出可以将水杯零售价和批发价的差额返给其。就这样,2007年6月至2013年6月间,徐文耀每年为单位在黄某处采购一次,每次结账后,黄某都会以现金或转账方式将差价返给徐文耀,少则几千元,多的给过5万元左右,一共有15万余元。

    而北京振远护卫中心第五支队、第一支队的财务记录显示,2007年6月至2013年2月,支队共从黄某处采购装备7 次,总计价款36.318万元。也就是说,将近一半的采购款,都通过“返点”的形式进了徐文耀的腰包。

    有过这一次的甜头后,徐文耀在次年为支队采购劳保用品时,主动提出了“返点”的要求。

    供货商祝某称,2008年8月,北京振远护卫中心在他这里采购劳保用品过程中,徐文耀拿了一张13万元的支票,但当时实际的货款只有8万元。徐文耀让他按照支票金额开具发票并提供送货单明细,剩下的5万多元以现金的形式返还给他个人。案发后祝某表示,他知道这笔钱是支队的公款,是徐文耀让其虚增货款套出来的,但他为了维护客户关系只能这样做。

    作证

    商场“黄牛”指认“大客户”

    由于徐文耀的妻子陈某出售的购物卡数额较大且十分频繁,因此不少同其交易过的卡贩子都对陈某有着很深的印象。

    潘某和母亲一起在长安商场倒卖购物卡做“黄牛”。据其回忆,2011年到2012年,其从石景山一个女客户那里收过几次购物卡,“每次数额从几万元到几十万元不等,光我就一共给过她100多万的收卡的款项”,潘某说,由于交易数额大,她每次都是通过银行转账或者汇款的方式,将购卡款支付给这位女客户,根据银行卡的交易记录显示,她共计给过这位女客户117.75万元。

    另一名“黄牛”杨某从2009年开始在百盛购物中心门前收购、倒卖各种购物卡。据其回忆,2010年左右他认识了一个叫陈某的女客户。当天陈某一次性卖给其3万多元的翠微百货购物卡,二人也因此认识,后来也曾多次交易。杨某说,二人每次都是先通过电话约好卖卡的数量、价格和见面的时间地点,一般都是约在银行见面,一手交卡一手结账。案发后,据统计,2010年至2013年期间,杨某共和陈某交易十余次,交易金额共计194.7万元。

    宣判

    涉案赃款全部退缴获轻判

    案发后,徐文耀的亲属代为退缴327万元。法庭审理期间,徐文耀的亲属代为退缴6.086万元,现扣押在案。

    检方认为,徐文耀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伙同黄某以侵吞的手段非法占有公共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情节严重,二人均应当以贪污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庭审中,徐文耀辩称,其将使用公款购买的部分购物卡予以出售后,将其中部分款项用于公务支出,且其具有自首情节。黄某则对起诉书指控其犯罪的事实不持异议。

    针对徐文耀认为自己存在自首行为的辩解意见,法院经查,在案中共北京市公安局纪律检查委员会出具的《情况说明》证明,徐文耀到案前,办案机关通过群众举报、调取徐文耀及其妻陈某的银行账户交易明细、对给徐文耀、陈某汇款的转账人员身份进行核查,在掌握大量证据的基础上,认为徐文耀存在将公款购买的购物卡出售牟利和收受供货商钱款的犯罪嫌疑,并将犯罪线索移送检察机关。因此,徐文耀不符合自首的构成要件,不应认定为自首。

    另外,徐文耀虽在庭审中辩解其将部分出售购物卡所得款项用于公务支出,但无法提供相关证据予以证明,因此法院对该辩护意见不予支持。

    一中院审理后认为,被告人徐文耀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单独或伙同被告人黄某,非法占有公共财物,二人的行为均已构成贪污罪,依法均应予惩处。检方指控被告人徐文耀、黄某犯贪污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徐文耀贪污数额特别巨大,但鉴于其到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并退缴全部赃款,可对其从轻处罚。黄某经检察机关电话通知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具有自首情节,认罪态度较好,可依法对其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最终,徐文耀因犯贪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黄某作为同案犯,同样因犯贪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缓刑2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

    律师讲法

    黄某构成共犯 徐妻不构成犯罪

    本案中,黄某也被法院以贪污罪判刑,但徐文耀的妻子陈某却没有受到法律处罚,对此,合川律师事务所刑事辩护律师于飞告诉记者,本案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徐文耀所犯贪污罪的两起犯罪事实当中,被告人徐文耀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占有公共财物,被认定为贪污罪是没有异议的。但两起犯罪事实均有非国家工作人员参与犯罪活动。但法院最终仅在第二起事实当中,认定被告人黄某为贪污罪的从犯,而没认定陈某犯贪污罪,是有其法律依据的。

    根据《刑法》382条第三款之规定,与被告人徐文耀勾结,伙同贪污的,以共犯论处。在本案第一起事实当中,其妻子陈某虽实际帮助了被告人将购物卡变现,但该帮助行为系在被告人徐文耀实际控制、非法占有所在单位的购物卡后发生的,不构成与被告人徐文耀勾结、伙同贪污,故不宜认定为贪污罪的共犯。

    而第二起案件事实当中,如果没有被告人黄某的帮助,被告人徐文耀无法实际套取所在单位的公共财物,无法将套取的公共财物转移至自己的手中,因此,法院认定其为第二起贪污犯罪事实的从犯,是符合法律规定的。虽然黄某个人并未从中获取赃款,但正是其在多个环节的协助,被告人徐文耀才得以侵吞公款,该行为完全符合我国《刑法》规定的构成贪污罪共犯的条件,应当以贪污罪的共犯对其定罪量刑。

    本版撰文 北京晨报记者 何欣

责任编辑:刘一鸣
0
我要评论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