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首页即时滚动新闻>>
新余市人大原主任周建华二审宣判
受贿1000余万 死缓改无期
发布时间:2015-01-05 10:40 星期一
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

  法制网记者 黄辉

  苏荣落马前后,被炒得沸沸扬扬的周建华巨额受贿一案,在休庭7个月后,终于画上了终审判决的句号——周建华被判有罪,获无期徒刑。

  周建华,江西省新余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因涉嫌犯受贿罪于2012年5月31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13日被逮捕。宜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3年8月26日一审判决周建华犯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追缴赃款赃物,上缴国库。

  周建华不服,提起上诉。

  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公开开庭审理后,于2014年12月24日在宜春市公开宣判:周建华犯受贿罪,撤销一审死缓判决,改判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追缴赃款赃物,上缴国库。

  二审判决书显示,周建华在任职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或者索取他人人民币1006.3114万元、美元1.2万元、港币15万元、金条3根(每根重50克)以及价值人民币23.58万元的财物。认定的受贿数额比一审时少了17万元。

  一审:认定26项受贿指控 数额超千万

  周建华曾在多地多部门任职,履历丰富。先后担任中共南昌市西湖区委副书记、区长、区委书记,中共南昌市东湖区委书记,中共南昌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政法委书记、宣传部部长,中共新余市委副书记,新余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等职务。

  一审判决书显示,周建华几乎在每个职位上均有受贿行为,为他人谋取利益的具体表现为插手干部提拔、工作调动、工程承揽、酒店建设、矿山纠纷、诉讼案件等方面。据媒体公开报道,一审时,检方的起诉书中至少罗列了周建华的26项受贿事实,受贿共计人民币1410.9754万元(含股权折价386.664万元)。

  但庭审时,周建华只承认了其中的60余万元,并辩称其他受贿供述均系刑讯逼供所致,不是事实。他还表示,庭审前之所以没有翻供,是为了保护家人。

  最终,经宜春市中级法院依法查明,一审对26项受贿指控予以认定,将受贿数额认定为:人民币1023.3114万元、美元1.2万元、港币15万元、金条3根(各重50克)以及价值人民币23.58万元的财物。同时,以犯受贿罪对周建华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追缴赃款赃物,上缴国库。

  据了解,在一审判决认定的受贿事实中,数额最小的一项是1万元,为商户利益干预城管拆违;而数额最大的一项则高达770万元,为新余市中创矿业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及高管多次谋取利益。

  上诉:供述源于刑讯逼供 证人未出庭

  一审判决后,周建华不服,向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周建华曾多次表示,自己是因为实名举报原省委书记苏荣、新余市原市委书记李安泽而遭到报复陷害的,且在调查期间受到刑讯逼供。

  他的上诉理由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受到刑讯逼供;二是相关证人未出庭。

  周建华认为,其在检察机关所作受贿1410万余元的有罪供述,系以刑讯逼供等非法方法收集的,依法不能作为定案依据,应予以排除;而一审通知的证人不出庭,无法排除对证人证言的合理怀疑,相关证人证言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他还对一审的法律适用提出了异议,认为部分事实应适用刑法第388条(利用影响力受贿罪)的规定,而不能适用刑法第385条(受贿罪)的规定,而且没有证据证明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请托人谋取了不正当利益。

  除同意上诉意见外,周建华的辩护人还指出部分事实证据不足、事实不清,一审量刑过重,应依法改判较轻的刑罚。

  二审:核减17万受贿金额 因证据不足

  2014年2月至5月,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先后5次开庭审理周建华案。休庭7个月后作出二审判决,将周建华改判为无期徒刑。

  二审经审理认为,该案的证据均是经检察机关依法侦查形成的,且讯问录音录像和检察机关提供的证明材料可以说明周建华的供述内容真实,来源合法。而且,周建华作为地方党委和人大的领导,对有关单位负有领导、监督职责,其行为应当认定为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请托人谋取利益,适用刑法第385条之规定,构成受贿罪。

  因此,二审对一审判决中的23项受贿事实予以认定。但有4笔受贿指控因证据不足,不予认定,数额共计人民币17万元。

  一是收受周某新人民币5万元。但周某新当时根本就没有在南昌市胜利路开过金盾专卖店,周建华不可能在胜利路周某新的店里收受其5万元,指控不能成立。

  二是收受胡某华人民币5万元。该起事实关于送钱的数额和地点存在矛盾。

  三是收受周某如为其一广东蔡姓朋友的亲戚调动所送的人民币2万元。该项事实关于送钱的数额以及调入的单位均不一致,且调动工作一事没有其他证据印证。

  四是收受胡某海2010年春节前所送的人民币5万元。该项事实关于送钱的具体情形相差较大,且案卷中没有陈某文报销5万元的相关证据。

  二审法院认为,周建华认罪态度不好,可以酌情从重处罚;但在审查期间,主动交代了组织未掌握的其收受付某等人共计900余万元的受贿事实;且本案赃款大部分被追缴;同时核减了部分犯罪数额,可以酌情从轻处罚。综合考虑之下,认为一审量刑偏重,应改判为无期徒刑。

  对比一、二审判决,周建华案的基本事实没有变化。所以,因证据不足而未被二审认定的17万元受贿金额成为改判的关键。

责任编辑:秦晶
0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