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甘肃禁毒网
​“壮丽70年·我的禁毒工作回忆”主题征文
​三十载缉毒路 踏遍青山人未老
发布时间:2019-09-24 14:33 星期二
来源:甘肃禁毒网

讲述:家新春 整理:李存雄

人物介绍:家新春,男,汉族,56岁,现任兰州市公安局缉毒支队副支队长。1990年入警,从警30年始终战斗在缉毒一线,两次被评为“甘肃省优秀人民警察”;三次被评为“甘肃省禁毒工作先进个人”;2011年被评为“全国政法系统优秀党员”;2014年被公安部评为“第五届我最喜爱的人民警察”特别奖、全国二级英雄模范;荣立一等功一次、二等功两次、三等功三次。

我叫家新春,今年56岁了,工作于兰州市公安局缉毒支队。自1990年进入公安队伍,我在缉毒这个岗位上已经奋战了30年。30年,青丝变白发,当年那个意气奋发的小伙子已经走到了知天命的年纪。30年,伴随着伟大祖国日益强大的壮丽进程,我把人生中最美好的年华都奉献给了公安事业。

缉毒是我从事公安事业唯一的警种。有人问过我,公安工作那么多警种,你一生只干了缉毒,不觉得遗憾吗?我用三十年的坚持做出了回答,缉毒是我最初选择的职业,也是我这一生为之奋斗的事业。做好一件事不容易,一生做好一件事更不容易,我在这个岗位上尽职尽责三十年,为国家的禁毒事业奉献了自己的青春和力量,没有遗憾。

第一次感受毒品的危害

最初,我的职业并不是人民警察。1981年,我从石油学院毕业后被分配到河南石油勘探开发公司工作。80年代的石油工人,是受人尊敬和羡慕的职业。五年后,工作调动,我从河南来到了兰州,成为了兰州环境监测站的一名干部,工作稳定、安逸。可是,那时我真正的梦想是做一名人民警察。一晃又一个五年过去了,我一心向往着走进人民警察的行列。1990年,正逢兰州市公安局面向社会招干,我有幸考进了公安队伍,成为一名光荣的缉私警察。刚工作时还没有“缉毒”这个说法。不久后,缉私大队改制扩编成缉毒支队,我从此跨入了缉毒战线。

记得参加工作后,我跟着师傅第一次去吸毒人员家里。那个情形,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脑海里。吸毒者是个年轻的小伙子,瘦骨嶙峋,面色晦暗。空荡荡的家里除了一张床,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酒瓶、烟头、吸毒的工具和污秽物遍地都是,真是家徒四壁破败不堪啊!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毒品带来的危害。一点小小的白色粉末,竟然能够毁了一个活生生的人,毁了一个原本完满的家庭。一日吸毒,终生戒毒。毒品是这世界上最让人痛恨的东西!

那些年,在甘肃临夏一些经济条件落后的山区,贩毒吸毒形势相对严峻。很多贩毒人员最初因为很少读书,文化水平低,当地又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养家糊口,在村子里一些靠贩毒富起来的人员的影响下,走上了贩毒这一条“发家致富”之路。这给我们后来的禁毒工作带来了无穷的隐患。有的村子,逐渐发展成为了毒品的窝点、中转站。多少年来,我和战友们没少往山区里跑。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认知水平也有限,虽然他们的孩子因贩毒被抓,但我们去的时候,他们仍旧会请我们上炕歇息,会端上热茶、摆上馍馍。那些一辈子没有出过大山的老人们说,娃娃犯了国家的法,但你们进了我家就是客,只希望政府能把娃娃教育好。每次听到这样的话语,看到那些饱经风霜的面孔,我的内心百感交集,对毒品更加痛恨!

第一次做卧底挨打

记得第一次做卧底工作,是在1993年。当时根据情报人力进行内线侦查,是侦破毒品案件的主要手段。通过前期“关系”的介绍,我和毒贩建立了联系。“交易”约定在一个棚户区的小平房。我进去以后,看见里面有四个毒贩,个个虎视眈眈地看着我。其中一个热情地过来拍打我的腰,说“老板身体还不错嘛”,其实他是在试探我身上有没有带武器。

那个毒贩提出让我吸一口,验验货。我没有想过要沾毒,就巧妙地回应说:“自己吸了还赚什么钱”。对方没有继续要求让我吸。我把备好的交易现金拿出来,准备取货。可能是因为我是第一次,经验不足,不够镇定,动作也显得不够麻利,毒贩起了疑心。在我起身准备离开时,他们几人上来对我一顿拳打脚踢。我心想,这下麻烦了,我受点伤没事,要是拿着“公款”把事给办砸了,回去怎么交待?庆幸的是,周围的战友后续及时赶来,一起将这伙毒贩抓捕归案。

有了第一次挨打的经历,我知道干我这工作,受伤是不可避免的了。伤情最重的一次发生在2000年。毒贩将交易地点选在一间废弃车间里,车间外地势空旷,外围的战友很难就近部署。但是,已经与毒贩约好了,我必须得去。到了现场,我见到了毒品。但怎么通知外围的战友实施抓捕,实在是个难题。在交易过程中,我一直没有想到合适的办法。情急之下,只好亮明身份,想着豁出去了,只要制造出动静,外面的战友就会进来了。当毒贩得知我的身份后,两个体格健硕的家伙抄起地上的砖头就朝着我的头上拍过来,对方人高马大,我显然不是对手。被打倒在地后,我死死抱住其中一名毒贩的腿,任凭他们怎么打也不松手。好在我和战友们事先有时间上的约定,他们感觉情况不妙,从外围冲了进来,及时控制了现场。当时我是被抬出去的,出去后,治疗了一个月。我记得当时我老婆到队上去找我。怕她担心,我让战友们说我出差去了。整整一个月,她不知道我去了哪里。伤好后,我回家了。

后来,老婆渐渐知道我干的工作有危险,每次出门前都会说上一句“一定要多注意呀”,这些年,她也在说:“年龄大了,别往前面冲”。但多年来,我一般都不告诉她具体干啥去,就说正常上班,你放心吧。

战斗胜利是前行的动力

出于对缉毒工作的热爱,我常年累月忙碌在缉毒一线。对我们缉毒民警来说,不管是什么时候什么节点,毒品一日不绝,战斗一日不止。

有一年春节前夕,我与榆中县局的战友们在交谈中得知,有一个危害榆中多年的毒枭让县局的缉毒同行们非常头疼。因为县城区域较小,民警们的面孔早已经被熟悉,一直没有很好的办法打入毒贩内部。知道这个情况后,我把目标对准了这个毒枭。在做了大量细致的工作后,一直到大年三十,我们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抓捕机会。春节的鞭炮响起来了,我心里却没有迎接新年的轻松和喜悦。大年初二,我得到毒枭在未来几天将会有交易的信息,于是通知了队上几个战友,做好出发的准备。大年初三,天降大雪,街上行人稀少,我驾车带着战友们前往榆中县拉网布控。虽是传统佳节,又是天寒路滑,但我们抓捕毒贩为民除害的决心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到达榆中后,我和战友们连续蹲坑守候了三天三夜,最终将盘踞在榆中县城多年的毒枭成功抓获。当天,已经过了正月初五,可是榆中县城的老百姓在看到我们押解毒枭上车时,纷纷放起了鞭炮。那个时候,我们心里溢满了战斗胜利的喜悦和作为人民警察的自豪感。

除了打击本地毒枭,跨省抓捕毒枭的案子也不少。记得在2012年侦破部督“8·10”特大跨境贩毒案时,我带队辗转于云南昆明、芒市等地开展调查工作,经过4个多月的不懈努力,摸清了贩毒团伙成员的情况、活动地点,以及组织策划人假借身份在甘肃永靖、青海西宁以投资办企业的名义大肆洗钱的情况。临近春节,我和战友们提前到达贩毒团伙运毒经过的四川汶川捕捉目标。四天三夜,途径大雪茫茫的岷山,我和战友们驾车前行,一面是千仞峭壁,一面万丈悬崖,稍有不慎即是车毁人亡。后来经过海拔4000多米的若尔盖草原,高寒缺氧,鹅毛大雪,跟踪目标若隐若现,真是步步惊心。直到第四个晚上,暮色降临,当运毒车辆进入碌曲卡口点后被我们成功截获,当场缴获毒品海洛因30多公斤。同时,在青海的行动组将团伙的组织策划人抓获;临夏警方将团伙的另外两名主要成员抓获。在这场长达半年的缉毒战中,我带领大队民警三下云南,两上四川,多次到西藏、青海、临夏、永靖等地,行程万里,没日没夜地奔波忙碌,有时两三天都不能合眼。最艰难的时候心里也有过动摇,不知道行动能不能成功。但那些时候往往需要我们坚定信念,咬紧牙关,坚持到最后一刻!不仅仅是斗智斗勇,更是心理意志的较量,因为毒贩也在想尽一切办法和我们周旋!正是因为战友们恪尽职守,敢打敢拼,我们才打了一个十分漂亮的歼灭战、攻坚战,彻底摧毁了一条从境外伸向甘肃的地下贩毒网络和黑色通道,那也是我在甘肃境内参与抓获的毒贩人数最多、层次最高、缴获毒品海洛因数量最大的一个贩毒团伙。

诸如这样的战斗,几乎每年都有。30年来,我参与侦破大大小小的毒品犯罪案件有600余起,缴获毒资和赃物折款人民币4000多万元,打击处理有上千人。30年,对一个人的一生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青春的流逝,意味着年华的老去。而对我意味着30年与“白魔”共舞,与“利刃”相伴。30年,我坚守于缉毒一线,一次次经历战斗的艰辛曲折,体验破案抓捕的惊险刺激,当然也有过苦苦求索后的徒劳无功,更多的则是真切感受战斗胜利后的喜悦与自豪。这种喜悦与自豪是我们不懈坚持、勇敢前行的动力。每当抓获毒贩,截获毒品,我知道,因我们的努力避免了多少个生命沾染毒品,因而挽救了诸多个家庭,这即是我们工作的最大意义!

继续战斗下去

近些年来,随着经济全球化和社会信息化加快发展,世界范围毒品问题泛滥蔓延,特别是周边毒源地和国际贩毒集团对中国渗透不断加剧,已成为中国近年来毒品犯罪高发、毒品危害日益严重的重要因素。

尽管我们一直在缉毒、禁毒,但毒品犯罪一日都没有消亡。作为缉毒民警,我们深感到责任大、担子重,缉毒战斗一日也不能停下。我和战友们最大的心愿就是天下无毒。那时,即使让我失业我也愿意。但是在实际工作中,我们仍需要面对严峻的禁毒形势而知难而上,在具体的工作中必须时时绷紧弦、干在前。离我退休还有4年的时间,但是,如有战,召必回!如果工作需要、任务需要,我一定还会发挥一个老缉毒警的能量,继续战斗下去!

(作者单位:兰州市公安局缉毒支队)

责任编辑:张小军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