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
 
从工程师沦落为瘾君子

2018-06-20 11:22:53字号 打印关闭

讲述人:李某元,个体户,曾经是兰州某大型国企工程师

又到了禁毒日,回想去年这个时候,我还在甘肃省第一强制隔离戒毒所戒毒。如今回想自己的人生经历,内心久久难以平静。

提到毒品,说起大烟,真的全是泪啊!失望的泪、伤心的泪、绝望的泪、悔恨的泪……

我也曾经有过令人羡慕的家庭,我父亲是一家国企的中层领导,母亲也在这家单位担任财务主管,从小我就在他们的呵护下幸福地长大成人。

高中毕业后,我如愿考入了甘肃工业大学,成为一名大学生。1993年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兰州某大型国企工作,有了令人羡慕的工作。

在短短的不到10年的时间,我凭借着扎实的专业水平,职称由原来的初级晋升到了中级,又和意中人结婚、生子,工作顺心顺意,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我现在也时常想,要是我当初没有沾染毒品,如今我的生活会是怎样呢?

随着工龄增长、职称升高、收入增加,我渐渐迷失了自我,有班不好好上,整日沉迷于生活的享受,追求时尚,寻找刺激,也将自己的大好青春和美好前程全部葬送。

那是上世纪90年代中期的一天,朋友带我到一家宾馆的客房里,拿出大烟让我抽。那时候,我甚至觉得朋友这样对我很义气,于是在那里我第一次沾毒了。

从那一刻起,我的人生开始坠入万丈深渊。被毒魔控制以后,为了吸毒,原本还算富裕的家庭很快就一贫如洗。

家里的拮据很快让我的妻子知道了真相。作为人民教师的她,深知沾染毒品的严重后果,但她仍然对我抱有希望,一次次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地耐心劝诫我戒掉毒品,但都没能阻挡我、唤醒我。

一次次的苦劝无果,一回回的泪流满面,妻子绝望了,向我提出了离婚。“谁怕谁啊,离就离!”赌气和冲动之下,我们结束了这段婚姻。

家庭就这样破裂了。现在回想,谁愿意和一个大烟鬼共度一生呢?

1996年9月16日,这个日子刻骨铭心。她打电话让我带着孩子到兰州中川机场。在去的路上,我还心存侥幸地想用孩子拴住她。

原来,她只是想见孩子最后一面而已。“妈妈别走!”年幼的孩子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呼喊,都没有留住她。

我抱着儿子跪在候机厅里哭成了泪人,心已经死了的她没有回头再看我们一眼。

她走了!

孩子的妈妈、我曾经的妻子,撇下亲人、骨肉远走他乡、远离故土、远离了我这个她曾经深爱过的也曾发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人……

破镜难圆,覆水难收,这一切都是我沾染毒品应得的报应和下场。

爱人已成为过去,我的父母也为我操碎了心,他们看着我一次次被戴上冰凉的手铐,老人的心一次次被撕裂。

自从我吸毒后,原本风光体面的双亲像换了个人似的,再也没有了往日的精气神,见到熟人就躲,整天窝在家里不愿出门。

就这样,20多年的光阴,我将他们折腾得心力交瘁。如今他们都已年迈,还能为我操多久的心?还能对我说几回“痛改前非、重新做人”的告诫?

抽上这口烟,后不后悔,痛不痛心,天知、地知、我自己知道。自责、后悔有用吗?家没了,工作没了,年迈的双亲身边无人侍奉,这一桩桩、一件件事情都让我痛心落泪。

更苦的是,儿子拿着大学录取通知书问我:“爸,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去那么远的学校就读吗?”

我摇了摇头。

“我就是要离开这个让我受够了的地方,离开这个被‘大烟鬼儿子’阴云笼罩的地方。”

为了躲开“大烟鬼儿子”的名号,在我跟前从没流过眼泪、从没说过“不”字的儿子,用离开摆脱困扰、用离开以示抗议、用离开报复我的死不悔改。

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妻离子散。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毒品让我的家庭破碎,大烟让我的亲人落泪:儿子的泪、爱人的泪、双亲的泪,滴滴苦涩、滴滴透着血色、滴滴都砸在我的心上。

今天,我给你们撕开这个我以往不愿触碰的疮疤,很痛,痛过之后,我真的走出过往,彻底与毒品决裂。我有信心,更有决心承受。这份信心和决心是在两年的戒毒所生涯中建立的。

2016年年初,当我被送到甘肃省第一强制隔离戒毒所戒毒时,说实话,当时我非常绝望,也不配合民警教育。

但是民警没有抛弃我,看到我心理状况极差,心理咨询师胡小军警官先后5次对我进行了一对一的辅导,让我走出了心理阴影,树立起了戒断毒瘾、从新做人的信心和勇气。

因为吸毒,我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患有高血压等疾病,所里的医生对症下药,使我的身体一天天好了起来,特别是操练了所里开展的中医按摩戒毒,身上的疼痛逐渐消失了。

在所里,民警通过像父母、像医生、像老师般的关爱和教育,使我明白了做人要守规矩,要遵守规则,敬畏法律。

民警都没有抛弃我,我还有什么理由自暴自弃呢?

2017年11月,因为戒毒期间表现较好,我提前4个月28天走出了戒毒所。

现在,我已出所8个月,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组建了一个安装队,专门承包各类楼房的用电线路安装。尽管收入不算太多,但过上小康生活还是绰绰有余。

戒断毒瘾后,我变了,爸妈的脸上也有了久违的微笑,儿子也欢天喜地回到了家里。就连多年没有联系的妻子也打来电话,劝导我要珍惜今天来之不易的生活,多为父母儿子着想,真正做一个有血性、有志气的好男儿。

往事不堪回首!在这里,我要借此机会给那些像我曾经一样还迷失在毒品之中的吸毒人员,为了能让爸妈睡个安稳觉,为了让儿女们能抬起头,尽快戒除毒瘾吧,走出地狱,走向阳光,享受做一个正常人的幸福与快乐。

本报记者 赵志锋 整理

法制日报——法制网刘艳
相关新闻:
 
·中国特色司法行政戒毒工作水平不断提升
·上海探索运动抑瘾戒毒新模式
·揭秘上海戒毒所的神秘课程表
·内蒙古多伦探索社区戒毒"绿色新生"
·尤溪:让戒毒康复人员重新"启航"
·中药可戒治新型毒品 成果获国家专利
·山东鲁中强戒所打造特色戒毒品牌
·湖北武汉将新建20个标杆中心戒毒社区
·男子容留他人吸毒 三进宫后再入狱
·冰毒曾让我失去正常思维能力
·从工程师沦落为瘾君子
·男子吸毒致幻 挥刀砍向父母妻女
·哺乳期仍吸毒,坑娃妈妈四次被抓
·海南一男子订婚前夕贩毒被抓
·黑车司机容留瘾君子吸毒殒命并抛尸
·“五进宫”男子执迷不悟 数次贩毒再陷囹圄
·新型毒品穿"马甲"伪装成"跳跳糖"
·安钠咖
·警方提醒:吸食笑气危害性与吸毒无异
·我国再列管5种易制毒化学物质
·网购减肥药?或为新型毒品!
·小心伪装成橙汁糖果的新型毒品
·中国科学家研究毒品成瘾机制获突破
·南京警方查获“迷幻蘑菇”“邮票”等新型毒品
·一个天之骄子的悔恨
·迈向新生活 —吸毒者刘群手记
·两次走进戒毒所女学员的自述书
·一位吸毒青春少年的心路历程
·浪子回头当选村主任
·千万千万别让妹妹出来
·别去敲那通向地狱的门
·拒绝白色诱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广告服务
法制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
陇ICP备110002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