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
 
迈向新生活 —吸毒者刘群手记

2011-05-04 10:59:17字号 打印关闭

  我出生在苍南县龙港镇乡下的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自幼父母双亡。我是靠年迈的奶奶拉扯大,刚过完16岁那年,老奶奶也就与世长辞了。剩下一个孤零零的我,无依无靠。善良的奶奶没有给我留下什么,她给我的唯一财富就是为人善良忠厚不去偷不去劫,再穷也要做个本分人。由于学习一直不好,初中毕业,我就辍学在家。就单靠家的一亩三分田过日子,要是村里谁家有红白喜事,这可是我最快乐的日子了。我就去凑伙凑伙热闹,且不说能填塞饥饿的肚子,偶尔运气好还能领到工钱。

  我早就习惯了白天遭人白眼,晚上孤零零地寂寞生活。我并不奢望能过上好日子,只求一日三餐能果腹,就行了;我并不梦想朋友成群,只求一二个可以谈心的朋友,就知足了;我并不希望在村子里能够享有崇高地位,我只想能够不遭白眼,就够了。

  然而这一切,我都得不到。直到有一天,家里来了两个二十多岁的村里小伙子,这两个小伙子名声可不太好,村里行话叫比较“调”,其实他们不过是地痞流氓一类。平常没人敢惹他们。这次他们开口了,说看我老实很愿意跟我作个朋友,并且要在我的家暂且住一住;他们表示不但会给我住宿费,还会给我工钱——只要去买药给他们吃。平常最看不起我的就是他们这类人了,现在他们的光临,恰倒似我的荣幸了。真的,那段日子他们待我如亲兄弟般,我也觉得我重拾了亲人的温馨的感觉。

  当我在他们介绍下在那地点买来他们所要药时,他们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亲切地执着我的手,激动地说不出话来。

  他们服下药后,就欣欣然地躺在我的破床上享受起来了。

  看他们那种陶醉的神情,那可叫人羡慕。我很是好奇,却又不敢多问,我知道这些药可贵了,是我这穷人所消受不起的,这都是阔人的事,当然也有流氓的份。

  几次买药下来,他们对我也日渐好感起来,还时不时拉拢我,叫我也来试一试,说是慰劳我的,给我的药自然是免费享用的。也许是出于好奇吧;也许是他们的盛情难却吧;也许是我的生活太寂落了吧;总之,我的身体不由我不自觉地去吸上几口。

  然而第一次并没有让我领略那种脱离人间一切苦痛的美妙感觉,反而让我作呕不已,我浑身滚烫发热,喉咙干涩难熬,胸口烦闷膨胀欲裂,头脑晕眩一阵又一阵。这可恶的是些什么东西!我当时好后悔吸上这一口,至今还记忆犹新。

  他们见状,哈哈一笑置之。然而仅此一次,往后的日子里我的心就不断地摧促着身体再去吸上几口。当然他们也毫不吝惜的一次又一次地来慰劳我,我终于堕落到了过着那种吞云吐雾的腐朽生活的地步。

  终于有一天,他们告诉了我,这就是白粉(海洛因),是毒品一种。这样的告诉,我并不觉得突然,反倒证实了我心中的疑虑。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他们这次告诉我的目的,没有别的,就是想我替他们弄点钱。可是他们知道的我仅是个穷鬼,穷的只剩烂命一条。不过,他们并不为难我,他们只是要我去他们自己家里拿点值钱东西,好让他们能再次过过瘾。我知道没有这玩意不但他们受不了,就连我恐怕就难熬片刻。何况这是他们自己的家,要拿东西请我帮忙,自然不能算作“偷”的了。我也就大着胆子,按照他们的方法,去拿了。开始心里还老是惴惴不安的,这毕竟是别人的家,唐突闯入自是不行的,鬼鬼祟祟不被发觉地闯入总难免有些心虚的。

  幸而我找到了他们要的东西,于是按他们的意思,去换了我们需要的东西。

  后来我们越发的窘了,他俩决计干一票——抢劫。这可不是个好主意!我心里颤抖着,但并没有反对的勇气。

  于是他们就先派我去物色目标。

  要知道我可是好几天没吃上饱餐了,又加上染毒,身体日渐削瘦了,连走路都乏力气。出来时,夏日的乾坤朗朗,却令我觉的自己是夜游的恶鬼般,见不得半点的光。我瑟瑟缩缩地游走了一圈。似乎行走的路人并没有发觉我的邪恶动机,而躲的躲,逃的逃。正当我绝望地要往回走时,一个绝佳的目标渐入我的眼睑来。我知道这是个绝好的机会,可不能丢失,于是赶紧跟了上去。

  这是一个美艳的妙龄女子,右手提一大袋塑料袋子,沉甸甸的,可以看的出袋子里装有很多好吃的东西,左肩挎着一个白色挎包,挎包正面镶嵌许多细小珍珠花纹,看上去挺气派的。她穿着白色的小蝴蝶印花连衣裙,显得格外温馨而高贵,加上她那露出白皙的纤细臂膊的左手,撑着的披着薄薄一层的轻丝般的遮阳布的伞。顿时,一幅亭亭玉立,款款动人的景象扑面而来,令我心驰神飞。我几乎忘记了自己的饥饿,忘记了自己身在何方,只是不知不觉地一路跟踪下去。当走近一个小巷时,我才被小巷里发出的那阵阵令人作呕的臭气,惊拖出来,发觉自己不过是个无聊的跟踪犯而已。她很快拐进一扇门内,墙上留有着破窗,我悄悄地躲在窗下,细听里面传出这样的声音——

  “这些是给你们的,你丈夫现在已强戒所转到劳改所,他现在在劳改所表现很好,我们见到他时,他也变的白而胖了,他还特别担心家里情况,请你们不要替他担心。”

  “谢谢,谢谢!又一回地来看望我们……唉,这死鬼,现在终于还能想到我们了,想到他那没日没夜地在外鬼混,我真的不该原谅他……”一位妇女抽泣地喘着气地说,“谢谢你,这么多年的关怀照顾!——你真是个好人,我这给你跪下了。”

  “快别这样,使不得,使不得——小喋快叫妈妈起来——起来。”

  “唉,都怪我这病不好,不能照顾好家庭……他就会以贩养吸,弃妻弃子,弃家庭而不顾!这些年来,要是没有你,我们真不知怎么过活——你比我们的亲人还亲呀……”

  “请别这么说,这是我们应尽的义务……要让小喋好好学习,将来做个有用的人,就是对这个社会的最好报答!”

  “自从死鬼染了毒后,我这病了从不见好过……现在觉的好多,偶尔还能出去走动走动,多谢你的照顾……”

  “现在党和政府很宽大,对染毒者戒毒费全免了,就是为了让染毒者安心地在戒毒所里戒毒呀!……”

  “可恶的毒品,看把好好的一个家害成这样子!我家小喋长大后,也一定要他参加禁毒自愿者,去帮助更多受害的人……绝不能让毒品恣意害人,肆虐家庭—绝不!”

  “阿姨,是不是只要人人献出爱,这个世界就会变的更美丽?”

  “对,小喋—真乖!只要人人献出爱,这个世界将会更美好!再穷再苦再艰难,我们也不怕!我们一定要好好过日子……相信只要我们努力,我们的生活一定会变的更美好!”

  听到这里,我不禁心一酸,热泪盈眶。天啊,我现在都在做了些什么呀!我怎能对这样的好人下手?我这不是助纣为虐吗?好好的一个人,替人买白粉不用说,竟让自己也染上毒瘾,还要物色目标——打劫。这对得起死去的老奶奶吗?对的起自己的良心吗?

  我禁不住要往窗里瞅瞅看看这个家庭里面的境况。忽而发觉这个家庭跟我的几乎没什么两样:一样的破壁,一样的破床,一样的破凳。

  昏暗的室内依稀可辨她们几人的身影,霎时,这个妙龄女子的浅白背影,在我的心里,显得异样高大,而且将我榨出一个丑陋无比的“小我”来,让我羞赧地无地自容。不行,我不能这样鬼混下去,我要到戒毒所去戒毒,我要重新做人。来自内心的炽热呼唤强烈地催促着我去,实现自己的美好愿望......

  在戒毒里,有个人来探望我了,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先前跟踪过的楚楚动人的妙龄女子。她的到访,令我激动地说不出话来,泪水只在眼眶里打转。原来她是禁毒工作者,也姓刘,比我大些许岁数,就干脆让我叫她刘姐。她的一句轻轻的问候:“你好些了吗?”令我泪水夺眶而出。自从老奶奶去世后,就从来没有人这样的关心过我,问候过我,我就像一棵无根的小草到处飘摇。于是我暗暗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好好戒毒。将来出去不管做什么样的人,但一定要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哪怕只是为社会扫街倒垃圾,我都义不容辞!每当毒瘾发作时,我就咬咬牙,撞撞墙,挺过去了。由于我涉毒并未深,表现也不错,所里就决定让我提前出所了。

  回到家里,还是一样的破壁,一样的破床,一样的破凳,昔日的家用都照旧。我知道无一技之长的人,是很难脱贫致富的。然而我又能怎样呢,举目无亲不必说,遭人白眼更不必说;能偶尔填塞饥饿的肚子,就谢天谢地了。

  没想到当我刚进房门,刘姐就跟着脚跟进来了。没错,她是来帮教我的。当她知道我的处境后,就马上带我去职业培训中心,进行培训。我学习了自己喜欢的电工一类。现在就在一家公司上班做电工,这家公司可是龙港镇内为数不多的外企公司,老板是德国人,待遇也很好,工作制度也很正规。

  其实在我吸食毒品的那一刻,我就意识到不但社会抛弃了我,就连我自己也抛弃了自我。我从没想过自己可以像大学生一样到公司里打工;我也从没想过一个曾经的染毒者还可以找到体面的工作。那种整日浑浑噩噩的日子将一去不复返,我将快乐地踏踏踏实实工作。虽然我的工作很平凡,但我有我的尊严,我不在为果腹而卑微乞怜了。虽然我有了难得而体面的工作,但刘姐并没有放松对我的帮教,每每总是虚寒问暖地关心我的生活状况和身体、心理以及思想情况。我知道我们这间早已建立起一道不是毒魔随意就能摧毁的永久的友谊防护墙。

  感谢禁毒工作者,让我有了自信,让我有了尊严,让我有了活下去的勇气,让我改变了过去。我这条命是禁毒工作者捡回来的,——不错,我也要投入禁毒斗争中去,为禁毒事业尽一份绵薄的力。(“刘群”化名,一位曾经的染毒者)(谢树苗)

 

温州禁毒网郑剑峰
相关新闻:
 
·中国特色司法行政戒毒工作水平不断提升
·上海探索运动抑瘾戒毒新模式
·揭秘上海戒毒所的神秘课程表
·内蒙古多伦探索社区戒毒"绿色新生"
·尤溪:让戒毒康复人员重新"启航"
·中药可戒治新型毒品 成果获国家专利
·山东鲁中强戒所打造特色戒毒品牌
·湖北武汉将新建20个标杆中心戒毒社区
·男子容留他人吸毒 三进宫后再入狱
·冰毒曾让我失去正常思维能力
·从工程师沦落为瘾君子
·男子吸毒致幻 挥刀砍向父母妻女
·哺乳期仍吸毒,坑娃妈妈四次被抓
·海南一男子订婚前夕贩毒被抓
·黑车司机容留瘾君子吸毒殒命并抛尸
·“五进宫”男子执迷不悟 数次贩毒再陷囹圄
·新型毒品穿"马甲"伪装成"跳跳糖"
·安钠咖
·警方提醒:吸食笑气危害性与吸毒无异
·我国再列管5种易制毒化学物质
·网购减肥药?或为新型毒品!
·小心伪装成橙汁糖果的新型毒品
·中国科学家研究毒品成瘾机制获突破
·南京警方查获“迷幻蘑菇”“邮票”等新型毒品
·一个天之骄子的悔恨
·迈向新生活 —吸毒者刘群手记
·两次走进戒毒所女学员的自述书
·一位吸毒青春少年的心路历程
·浪子回头当选村主任
·千万千万别让妹妹出来
·别去敲那通向地狱的门
·拒绝白色诱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广告服务
法制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
陇ICP备110002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