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政府法治>>监督维权>>
期待“无证明城市”成为公共治理的标配
发布时间:2021-02-25 15:05 星期四
来源:工人日报

    “无证明城市”的建设,必然要依托多部门分工协作,以及数据库建设、大数据共享等,而这些工作机制、平台的建设、完善,最终指向的是地方政府的公共治理能力和水平。因此,建设“无证明城市”注定会撬动、推动公共治理的多方面升级。


  2月20日,山东淄博市政府办公室发布《淄博市建设“无证明城市”实施方案(试行)》,提出依托数据归集和共享,全面推进“减证便民”,尽快实现“法无规定一律取消”和“法有规定无需提交”的“无证明城市”建设目标,方便企业和群众办事创业。


  此举引发诸多媒体和公众关注,或许是因为近年来有关奇葩证明的消息不时见诸报端,相关事件的主人公为了证明“我是我”“我爸是我爸”“那个‘我’不是我”“我没有犯过罪、吸过毒、欠过钱”等诸多情况,反复奔走于职能部门和相关单位,有的数年无果,生活受到严重影响……在不少人“苦奇葩证明久矣”、围观者亦倍感无语的现实语境下,有城市宣布要打造“无证明城市”,并且给出了时间表、路线图,显然值得拍手称快。


  事实上,“无证明城市”并非一个新提法。近年来,不少地方都在致力打造、建设“无证明城市”,有的处于规划阶段,有的已取得一些成效,有的则已基本建设完成,计划着向更健全的“无证明城市2.0版”迈进……淄博市建设“无证明城市”的消息之所以引起各方关注,某种角度上说明,“无证明城市”尚属稀缺、并不普遍。


  有必要明确,“无证明”不等于“零证明”,也不等于“无需证明”,它是指区分不同情况,不再由公众去承担主要的证明责任,尤其是那些公众并不掌握和持有的、需要额外跑腿儿才能拿到的证明材料。比如,直接取消的证明,主要针对没有法律依据的证明事项;免于提交的证明,指可由申请人告知承诺的证明事项;自动生成的证明,主要针对审批单位可以通过网上查询直接获取的;职能部门核验的证明,主要针对涉及个人隐私、商业机密等情况的。


  不难看出,打造“无证明城市”的重要目的和价值,是将百姓和一些企业从繁复、漫长、尴尬的证明过程中解脱出来,由政府部门和公共服务单位主动解决证明问题、承担证明责任,变“你向我证明”为“我为你证明”,少用“现实跑”多在“网上跑”,少用人力多用数据,少折腾多办事。


  在“无证明城市”的打造、建设方面,浙江金华堪称“领跑者”。在深化“最多跑一次”改革的基础上,2018年初,金华市在义乌率先启动“无证明城市”改革试点;2019年2月,开始在全市范围内全面实施“无证明城市”改革,只要在该市域范围内,原来需要群众、企业自己去政府部门、公用事业单位,包括银行、保险等金融机构在内的服务机构开具的证明,一律取消或免提交;2020年8月,首批全国法治政府建设示范地区和项目名单发布,金华市全面实施“无证明城市”改革成为24个示范项目之一。如今,金华“无证明城市”的改革经验正在辐射更多地方。


  作为一场刀刃向内的改革,建设“无证明城市”是贯彻“放管服”改革精神、落实“减证便民”工作要求的题中应有之义,是对百姓诉求的回应、对现实痛点的疏通。


  进而言之,“无证明城市”建设对地方政府、职能部门来说,是多重考验。比如,要转变观念,要敢担当作为,要有打破陈规、动奶酪的勇气。同时,“无证明城市”的建设,必然要依托多部门分工协作,以及数据库建设、大数据共享等,而这些工作机制、平台的建设、完善,最终指向的是地方政府的公共治理能力和水平。因此,建设“无证明城市”注定会撬动、推动公共治理的多方面升级。


  眼下,“无证明城市”正在成为越来越多地方的选择和追求。我们期待,“无证明城市”能成为地方治理、社会治理的标配,假以时日,人们不再视其为新鲜事儿,而是司空见惯。工人日报-中工网评论员 林琳



责任编辑:周芬棉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