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网首页>>
法学理论>>理论前沿>>
铁面御史与宰相家虐杀女奴案
发布时间:2021-11-03 15:58 星期三
来源:法治日报——法制网


殷啸虎

在北宋历史上的御史群体中,有“铁面御史”之称的赵抃可以说是比较突出的一个,史称其“弹劾不避权幸,声称凛然,京师目为‘铁面御史’”。包括宰相、枢密使、宣徽使及翰林学士在内的一大批高级官员经他弹劾,“皆罢去”。而他对当朝宰相陈执中家虐杀女奴案的弹劾,则是轰动一时的一起大案。

陈执中两度入朝为宰相,他“在中书八年,人莫敢干以私,四方问遗不及门”,称得上是一个干练之才。但他治国虽有道,治家却无方。《宋史》引用礼官对他评价的话说:“闺门之内,礼分不明,夫人正室疏薄自绌,庶妾贱人悍逸不制,其治家无足言者。”他宠幸的爱妾张氏骄横跋扈,难免惹出事来。宋仁宗至和元年(1054年)冬,家中13岁的女奴迎儿因小事拂逆张氏,结果被张氏毒打,“累行箠挞”,还“穷冬裸冻,封缚手腕,绝其饮食,幽囚扃鏁,遂致毙踣”,被活活折磨致死。

家里弄出了人命,不得不报官处理。开封府派人验尸,见尸身伤痕累累,显然是被殴打致死的。根据《宋刑统·斗讼律》的规定:“诸主殴部曲至死者,徒一年。故杀者,加一等。其有愆犯,决罚致死及过失杀者,各勿论”;但如果是妾杀了奴婢,虽然可以减轻处罚,依然要承担刑事责任。因此,陈执中为了袒护自己的爱妾,便将事情揽了下来,说是自己打死的,按照《宋刑统》的规定,自然也不用承担责任。然而,坊间纷纷传言迎儿是被张氏打死的。因此,时任殿中侍御史的赵抃上书要求彻查此案。而陈执中为了应付舆论,也不得不要求成立“诏狱”查办此案。

宋朝的“诏狱”是官员犯罪以及涉及朝廷高级官员的案件而专门成立的特别法庭,由皇帝指派官员进行审理。为此,宋仁宗应陈执中的请求,下令在嘉庆院设置诏狱,并命太常少卿、直史馆齐廓负责审理此案。但不久齐廓就声称生病,宋仁宗改命龙图阁直学士、左司郎中张昪负责审理;张昪又借口不干,宋仁宗只得再另行委派给事中崔峄负责审理。但陈执中却阳奉阴违,拒绝配合“追取证佐”,相关人证也“皆留不遣”,理由是“不欲枝蔓多人”,使得案件真相无法查明。而崔峄则顺水推舟,声称是陈执中因迎儿出言不逊,顶撞自己,一气之下不慎将其打死,并非张氏所为,“颇左右(陈)执中”。此案的审理就此结束,陈执中投桃报李,不久就委任崔峄为庆州知州兼陕西四路安抚使。

一起影响重大的案件就此草草了结,显然难以服众。赵抃向宋仁宗上奏弹劾陈执中,一口气罗列了他的八大罪状,并揭露除迎儿外,另有两名女奴也遭到残害,“凡一月之内,残忍事发者三名,前后幽冤,闻固不少,因而兴狱,寻自罢之,厚颜复来,无所畏惮”,要求罢免陈执中。御史中丞孙抃也上奏,认为迎儿一案,朝廷多次派官员审理,“狱体之重,未尝有如此者”,但陈执中“务徇私邪,曲为占庇,上昧圣德,下欺僚寀,凡所证逮,悉皆不遣,致使狱官,无由对定,罔然案牍,喑默而罢”,“欺罔悍顽,一至于此!”如果就此草草结案,“如国体何,如朝法何,如公议何,如庙社何,如四方何!”

然而,知谏院范镇因得到陈执中的提拔,此时出来替陈执中辩白,认为不能以宰相的“家事”而废其“职事”。赵抃指斥范镇“惑蔽听断,肆为诬罔”。但范镇也不是省油的灯,他在给宋仁宗的奏章中,承认陈执中“乞置诏狱,却不遣干连人赴制院,此诚执中之罪也”,但认为陈执中这么做也有他自己的难处,因为一旦相关人员出庭接受调查,那陈执中本人也必须到场,如此一来,“为一婢子令国相下狱,于国之体,亦似未便”;况且从法律上说,奴婢“有愆犯决罚致死及过失杀者,各勿论。昔之造律之人,非不知爱人命而造此律,直以上下之分不可废也。今(陈)执中之婢正得有愆犯决罚致死,无罪当勿论”;而赵抃等御史要求追查此案,是“弃法律而牵于浮议也,任私情而不顾公道也,务己胜而专于逆诈也”。因此,他建议宋仁宗“敕大臣以法律处之,以古所行之事折衷之,则是非辨而赏罚当矣”。

根据当时官场惯例,宰相一旦遭到弹劾,应主动向皇帝提出待罪停职,由皇帝决定去留,这也是北宋为了牵制宰相权力的一个重要举措,陈执中自然也不例外。他在被赵抃弹劾后,便“家居待罪”;赵抃也见好就收,“不敢再三论列,惧成喋喋,烦黩宸听也”。但没过两个月,陈执中又“遽然趋朝,再入中书,供职如旧”。赵抃见状,再度上奏章,一定要就此案分个是非曲直。御史台的长官孙抃也要求率御史台全体官员上朝论辩,被宋仁宗阻止。这时,翰林学士欧阳修、知制诰贾黯也上书请求“议正(陈)执中之过恶,罢其政事”。翰林学士和知制诰是中书省的要职,是宰相的下属,因而欧阳修和贾黯上书的同时,提出外放的请求。宋仁宗居然答应了他们的要求,任命欧阳修为蔡州知州,贾黯为荆南知府。这样一来,更是激化了矛盾。在大臣们的反对下,宋仁宗被迫收回了外放欧阳修和贾黯的任命。

赵抃见宋仁宗百般袒护陈执中,迟迟不作出处理,便再次上书弹劾,要求宋仁宗“早发宸断,正(陈)执中之罪,而罢免之”。迫于压力,宋仁宗不得不于至和二年(1055年)六月下诏,免去了陈执中的宰相职务,罢为镇海节度使,总算是给这场纷争画上了句号。四年后的嘉祐四年(1059年),陈执中去世。而张氏后来则被自己的媳妇串通奴婢所杀,并因此又引发了另一起大案。当然,这是后话了。

责任编辑:买园园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