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法学频道
让个人破产,天不会塌下来
发布时间:2017-03-16 17:33 星期四
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

  □ 陈夏红

  又是一年“两会”时。每到这个时刻,我总是分外关注破产法相关的信息。3月3日,我所主持的“破产法快讯”公众号,推送了中国政法大学李曙光教授的文章《向两会进言,应将个人破产立法列入议事日程》。而在同一天,我们也专门整理2008年以来参加“两会”的人大代表与政协委员们关于个人破产立法的建议与提案情况。看着这些代表、委员“诲而谆谆,听我藐藐”,既感佩于他们的热忱,也略微感到有些寒心。个人破产立法,确实到了不立不行的时候了。

  大体言之,个人破产立法的必要性,体现在如下三个方面:

  第一,个人破产机制是“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大战略最好的制度供给。鼓励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是本届政府经济领域的核心政策之一。

  今年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广泛开展,全年新登记企业增长24.5%,平均每天新增1.5万户,加上个体工商户等,各类市场主体每天新增4.5万户”。如此巨大的创业数据,一方面给人以欣欣向荣之感,但另一方面我们也应清醒地意识到创业失败的风险,未雨绸缪地为失败的“创客”提供制度出口。这种制度供给中,最核心的当属于个人破产法。

  我们应该通过个人破产法,让那些诚实但不幸的“创客”在资不抵债或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时,通过个人破产机制合理“解套”,轻装上阵,提高创业积极性,而不是让他们因创业失败而走上跳楼、自杀的不归路。

  第二,个人破产法是破产法体系的重要支柱。从法律历史角度来看,个人破产法先于企业破产法;人类法律文明的发展已证实,人类商业史先有商户个人,后有公司。因此,从破产法的角度看,先有个人破产,后有公司破产,“公司企业破产不过是个人破产的放大和延伸”。职是之故,允许企业破产,而不允许个人破产,逻辑上不通顺,体系上不周延。

  就我国的破产立法与实践来说,个人破产法十分必要,企业破产法实施近10年,但始终未能摆脱“半部破产法”的尴尬,现在该是时候填上个人破产的空白了。

  第三,个人破产对于消除金融风险、促进市场经济发展意义甚大。进入新世纪以来,中国已逐渐进入信用经济的时代,“花明天的钱,圆今天的梦”不再是一句口号,“房奴”“车奴”“卡奴”等词汇的泛滥足以说明信用经济的无孔不入。

  消费经济的崛起,意味着在未来我们的经济生活还将在高负债情形下运行。在这种情况下,通过个人破产法对于消除金融风险、修复市场信用机制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债务清理对于市场经济能否健康运行的影响,可以说远重于其他任何一种经济形态。不管是企业债务还是个人债务,适时清理都是市场经济稳健运行的必然要求。如果不允许个人破产,巨量的信用风险逐级放大,势必将会导致金融体系的崩溃、市场信用机制的崩塌。

  但事实上,对于个人破产立法而言,朝野各方即便完全认可上述必要性,可能还是会有一部分决策者忧疑:我国个人破产法立法的条件成熟了吗?对于这个问题,我们应该从两个方面给予积极回答:

  从制度条件上来说,我国《民法总则草案》有望审议通过,民法典的颁布指日可待,民事诉讼法、公司法、合伙企业法等法律,亦先后在最近几年结合市场经济发展作了与时俱进的修订,而从破产法的角度,企业破产法已实施10年,为立法机构、司法机构升级破产机制积累了大量经验,以破产管理人为核心的破产中介机构已悄然崛起。对于民商法体系来说,可以说万事俱备,只欠个人破产。个人破产立法的制度条件完全成熟了。

  而从技术条件上来说,以往反对个人破产的主要理由之一,就是我国信用记录体系不健全,技术手段不完备。但是,随着央行个人征信系统的不断完善、《征信业管理条例》的施行,以及互联网技术在民事司法领域中的广泛应用,尤其是“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公布与查询”等平台的建成,再加上金融系统之间的互联,合理获取个人信用记录可以说手到擒来,躲债、逃债将越来越躲无可躲、逃无可逃。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个人破产立法的技术条件也完全成熟了。

  综上所述,个人破产立法已经不是应不应该的问题,而是应该何时立、如何立的问题。对于“如何立”的问题,兹事体大,绝非三言两语所能尽述,我将在另一篇文章中展开叙述。而对于“何时立”的问题,毋庸赘言,尽早启动,越快越好。但现在的问题在于,个人破产法立法能否尽快启动,完全取决于立法机构的意愿和决心。

  我国立法法第52条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通过立法规划、年度立法计划等形式,加强对立法工作的统筹安排。编制立法规划和年度立法计划,应当认真研究代表议案和建议,广泛征集意见,科学论证评估,根据经济社会发展和民主法治建设的需要,确定立法项目,提高立法的及时性、针对性和系统性。立法规划和年度立法计划由委员长会议通过并向社会公布”。这也是任何法律进入立法轨道的前置程序。

  但是,党的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2014年1月2日公布的“立法规划”中,不管是“条件比较成熟、任期内拟提请审议的法律草案”47件,还是“需要抓紧工作、条件成熟时提请审议的法律草案”21件中,甚至还有连续几年的年度立法计划中,都看不到个人破产立法的影子。

  如果立法机构不将个人破产法纳入其立法规划,那么个人破产法的立法工作,势必将依旧停留在民间呼吁的层面。在本文开头提及的文章中,李曙光教授提出,“个人破产制度各界呼吁已久,当前的消费文化、社会环境都已为立法推进奠定基础。立法机构顺势而为,适时加快推进个人破产立法当属刻不容缓”。对此,我完全认同,并馨香而祷祝之。

  显而易见,让个人破产,天不会塌下来。我们欣慰地看到,民间各界都站在不同角度,在为个人破产呼吁与呐喊;个别地方尤其是深圳经济特区等,已利用地方立法权,在地方个人破产条例制订方面做出了可贵的努力。这让我想起胡适先生在1932年说过的一句话:“朋友们,在你最悲观失望的时候,那正是你必须鼓起坚强的信心的时候。你要深信:天下没有白费的努力。成功不必在我,而功力必不唐捐。”这句话可以为热衷于个人破产法制构建的各位同仁共勉。

  陈夏红,法学博士,欧洲破产协会(INSOL Europe)会员,中国政法大学破产法与企业重组研究中心研究员

责任编辑:刘博晓
0
我要评论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