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地警官学潮汕方言 要“跟群众打成一片”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法制网发布时间:2018-09-13 13:09:50

  编者按:真心办实事,真情暖民心。郑清波学方言解民忧的故事,只是广东公安边防总队汕头边防支队外地干部学本地方言的一个缩影,也是该支队主动作为,做深做细群众工作,汇聚强警正能量的一个缩影。

  今年以来,该支队党委高站位谋划,积极引导官兵投身岗位练兵大潮,持续深化爱民固边战略,按照“干什么、练什么、缺什么、补什么”的原则,切实增强队伍的群众工作能力和公安业务素质,提高官兵对辖区的熟悉率和人民群众的见警率和满意度,为更好地融入地方发展大局打下坚实基础。

  “找群众喝茶聊天,本地话叫‘来食茶’,打架,本地话叫‘相拍’,形容非常好,本地话叫‘够力’……”9月7日,在广东公安边防总队汕头边防支队新溪边防派出所会议室内,副教导员郑清波用方言说日常用语,10余位官兵个个聚精会神、有板有眼地跟读。

郑清波深入辖区与村民聊天

  但是,作为一名非本地籍官兵,刚到汕头支队工作的时候,郑清波对潮汕话却是一窍不通。

  不懂当地方言,群众当他是“公家人”

  潮汕地区,部分地方经济相对欠发达,教育水平有限,特别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在日常生活中普遍使用潮汕本地方言。而官兵每天接处警、办理证件、深入辖区开展群众工作等都要面对群众,这就要求官兵必须会听、会讲潮汕话。但是潮汕话也叫学佬话,指很难学,要活到老,学到老的意思。

  刚分配到汕头支队,郑清波负责担任警务区警官,上班第一天去走访就遇到了困难,自己虽然是南方人,但辖区群众说的却是潮汕话,分属不同语系,因为不懂地方方言,当地村民当他是“公家人”,态度始终不冷不热。

  “在辖区走访的时候,自己只要一张嘴,村民就不愿多理我了,有时甚至叫门门不开,问人人不应,吃‘闭门羹’也是常有的事情。因为沟通问题,群众遇到什么困难,他们有事也不主动找你,”郑清波向记者介绍道,这着实给他干好一番事业的心浇了一盆冷水。

郑清波为辖区群众办理户籍证件

  在辖区巡逻时,偶尔看到一群老大爷、老大妈围在一起聊天,郑清波便热情地靠上去,只见老人们嘴里叽里咕噜说个不停,他愣是一句话都听不懂,只能尴尬地坐在一旁。

  回忆起当年春节一次出警,当时,村里两兄弟吵架,郑清波赶到现场后,两个当事人一直不敢讲话,郑清波着急地问了几个问题,他们也是默不作声,只有偶尔说了几句方言,后来多亏有位潮汕籍老民警过来帮忙,才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原来,两个当事人只是因为家里琐事吵起来,想让警察同志帮忙评理,看到郑清波是讲普通话,怕他“公事公办”,反而把事情闹大。

  郑清波坦言:“我出警时讲普通话,明显感觉到,群众总把我当‘公家人’,有些话不敢和我说,无形间和群众的距离就拉远了。”

  如果真的碰上什么要紧事,因为语言不通,那岂不是误了大事。为了尽快和群众熟络起来,解决语言交流障碍,郑清波暗下决心,一定要过方言关。

  巧学“潮汕话”,讲话更加“接地气”

  “‘无’不是没有的意思吗?怎么是‘有’的意思呢?”刚开始学习潮汕话的郑清波总是掌握不了“有”和“无”的方言意思,他蹩脚的发音也常常引来哄堂大笑,但面红耳赤的郑清波仍然坚持用方言对话。

  “为了更好开展工作,讲群众听得懂的话,就得大胆开口”,郑清波总会这样鼓劲自己,但潮汕话晦涩难懂,要真正学好这门方言,对他来说无异于英语六级考试。

郑清波向潮汕籍官兵学习方言

  随着新警力量的不断融入充实,非潮汕籍官兵在汕头支队官兵中占的比例越来越大,丰富复杂的方言给非本地籍边防民警村官平时里工作带来了不小的问题,许多官兵和郑清波一样,都会碰到类似的困难。

  针对这种情况,汕头支队党委高度重视,立足岗位实际和走访活动特点,多次召开专题会议,持续深入推进“学方言用方言”活动,从14年起,将学习方言作为民警村官绩效考核的重要依据和硬性指标,定期组织开展潮汕方言应用能力视频抽考,建立评优评先奖励机制,激励民警学习运用本地方言,进一步提高队伍整体公安业务能力。

  “潮汕话虽然难学,但是找对了方法,学起来会很有意思的”,新溪边防派出所教导员陈壁凡笑着向记者说道。

  所里把官兵学好方言作为提高群众工作成效的突破口,每周抽出两个晚上,开展资料“课堂式”学习,利用支队配发的“潮州话1月通”电脑软件,组织官兵开展人机模拟对话训练,同时,购买了《潮汕话学习攻略》、《潮汕话入门500句》学习书籍发放到外地籍官兵手中。

官兵学习“潮州话1月通”方言学习软件

  除了做好这些固定动作,工作之余,郑清波拉着所里本地干警教他学发音,从“吃饭”“睡觉”之类的常用语学起,并用同音字替代的“土办法”,他还连续3个月下载收看“厝边头尾”、“双响炮”等潮汕方言喜剧节目,学着听,跟着说,在轻松搞笑的氛围中了解汕头的风土人情,渐渐地他培养起了“潮汕语感”。

  功夫不负有心人,郑清波的潮汕话说得有点“那个味”,村民也开始主动接近,甚至亲切地叫他“波哥”。

  说出“群众话”,做群众的“自家人”

  “要想真正入乡随俗跟群众打成一片,成为村民的‘胶己人’(自家人),首先要学好方言,才能为他们办更多事。”每年新学员下基层实习时,“波哥”总会这样叮嘱他们。

  2018年3月,两名刚到新溪边防所实习的学员在巡逻执勤时发现一个老太太在街头徘徊,便上前询问。结果老人说着一口潮汕话,而且口齿不清,他们根本听不懂,老人看民警听不懂,开始用手比划,情绪也变得激动。幸好郑清波知道情况后及时赶到,通过讲方言,经过耐心的交流,得知了迷路老人的家属姓名,并多方查找联系到老人家人,安全将其接回家。回到所里后,两名新人缠着“波哥”教他们讲潮汕话。

郑清波走访辖区群众

  几载寒暑,群众早已经把郑清波当成了能主持公道的“胶己人”。

  “进村入户,坐群众家的矮板凳、灰板凳,尽量说本地话,和群众面对面拉家常、聊天,这样才能“零距离”与群众畅谈,群众才会把你当自家人,你才能真正成为群众的贴心人。”郑清波在工作笔记本上记着这样一段话。

  如今,群众走进派出所,就像来到自家一样自在;找官兵帮忙,就像找自家兄弟商量一样。

  “群众语言”不仅拉近了警民之间的距离,也成为执勤执法的有力“神器” 。2017年以来,该所辖区矛盾纠纷调解率达95%以上,社会面变得更加和谐。

  (谢卓孚)

(责任编辑:赵颖)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