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团包案服务信访案“打包”化解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法制网发布时间:2016-01-17 13:10:08
 

图①律师(右)深入群众家中了解情况。

图②2015 年12月17日瑶海区召开“深化律师团参与处置信访稳定问题研讨会”。

图③律师团成员合影。

  □文/图 本报记者 范天娇

  花钱买平安,是过去不少地方政府摆平信访事件的“速效药”,但副作用极大,易陷入大闹大解决、小闹小解决、不闹不解决的恶性循环,如果找不准“病灶”,放任上访人员慢慢闹,又会导致矛盾的不断升级。

  为打破信访困局,安徽省合肥市瑶海区委政法委自2014年开始积极探索,引入律师团参与处置涉法涉诉信访稳定工作。律师这支非官方的中介力量,利用其法律专业性和立场中立性,搭建信访人与政府相关部门的沟通平台,制定有效可行的信访化解方案,进行包案处理、跟踪服务。一年多来,这支律师团队伍共参与接访群众万余人次,导入法律程序400多件,调处矛盾纠纷3100余件,参与化解疑难涉法涉诉信访积案23件。在维护群众合法权益,化解矛盾纠纷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

  信访矛盾叠加倒逼政府“破局”

  瑶海区位于合肥东城,常住人口100多万,人口密度达每平方公里1.5万人。在老合肥人的眼中,瑶海区曾经是“经济龙头”,汇集着全市绝大部分的工业企业。但随着经济转型、社会结构不断调整,瑶海老工业区大批国有集体企业改制、重组、外迁甚至是破产,不少企业受经济下行、经营不善等因素影响导致资金链断裂,大量员工下岗,引发诸多不稳定因素。同时,辖区内三无小区很多,可防性案件高发。而旧城改造时间紧、任务重、难度大、拆迁安置又引发矛盾不断。

  这些矛盾叠加埋下了大量信访隐患。2012年开始,瑶海区开始想方设法走出信访“围城”,对全区信访稳定工作进行调研,梳理摸排突出问题。如何依法依规、公平公正透明地解决这些棘手问题?一次群体性信访事件的成功化解,为区委政法委打开了思路。

  就在同一年,瑶海区万和新城广场200多户商户集体越级上访,控告开发商、运营商合同违约,要求退房赔付损失。瑶海区委政法委请来区里聘请的法律顾问、华皖律师事务所主任杨俊武。华皖律所派出具有不同经验的律师提供法律服务,引导当事人走司法途径解决问题,成功化解了此事。

  “律师以第三人身份参与涉法涉诉信访案件处置,依法判是非,受干扰少,也不会让信访人反感,还能有效纾解各级领导处理具体信访事务压力。”瑶海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卫立顺说。

  2014年9月,区委政法委决定将一些复杂疑难的涉法涉诉信访案件,由政府购买服务形式引入律师团参与,并用合同形式约束,让律师团包案服务、跟案服务。

  引入律师团包案化解信访积案

  区委政法委搭台后,律师登台成为“主角”,如何“选角”至关重要。区委区政府与各政法部门研究后,确立了律师准入标准,纳入遴选范围的律所必须具备:有良好的社会信誉、有处置信访稳定工作的成功案例,以及有一个认真负责、公平公正的办案团队这三项条件。在此基础上,区委政法委对全市符合条件的律所进行层层筛选,确定了华皖、力澜律师事务所作为参与涉法涉诉信访稳定工作的律师团主力,且要求每个律师团由3至5名政治素质高、善于做群众工作的律师组成。去年9月,由于工作需要,又有一家律师事务所组团加入。

  为确保律师尽责履职,区委政法委与律所签订了工作合同,落实了律师的责任,要求实行专案专人服务,重大复杂信访案件派员驻点,参与“随堂接访”“一对一”接访,向信访群众答疑解惑,提供现场咨询服务,并深入实际了解案情,依据事实和相关法律规定,评析信访案件,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案建议。

  朱某是瑶海区一位老上访户,多年来固执反映情况,但又不愿按照法律规定程序解决。力澜律师事务所介入后,详细了解事件起因。原来,朱某与男友李某办了喜酒后同居,育有一子,但一直未办理结婚登记。后法院判决孩子由朱某抚养,李某按月支付生活费至孩子18周岁。2011年,朱某控告男友遗弃罪,但由于李某生活出现变故,在有支付条件的情况下,已支付大部分费用,朱某和孩子有低保尚未达到李某不完全支付费用造成严重后果,所以公安机关没有予以立案。经复议,仍维持不予立案。朱某没有提出申诉,复议决定生效。朱某不服,扬言要采取报复行为。

  律师团经过多次接触朱某,了解到朱某的主要目的是要取得李某前妻房产的一半作为儿子今后生活依靠。但李某和前妻离婚协议上已表明房产归属,难以达到自己的目的。眼看儿子就要满18岁,朱某追究李某支付生活费用期限将至,所以想尽了办法。

  力澜律师事务所分析朱某准确情况后,一方面从实体上查明证据,依据法律法规得出公安机关不予立案决定并无错误。一方面与公安机关沟通协调,最终给予朱某一次对李某拒不执行法院判决、裁定的刑事不予立案一次复核机会,打破了僵局,让朱某无法再提出无理要求,同时明确告知其扬言实施危害公共安全行为的违法性。律师团站在中立的立场上,言之有理,起到了很好的缓冲作用。

  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律师团包案解决个体上访老户8例,群体性事件6例,让这些案件精准导入法律的轨道运行,减轻政府压力。

  组建工作组对非访取证研判

  记者了解到,律师团每办理一起信访案件,前期需要大量的调查取证工作。但由于律师系中介机构,社会大众对律师调查取证的行为往往抱有质疑态度,以各种理由拒绝或者推脱。

  为进一步推动工作,在区委政法委的主导下,瑶海区成立了以律师团为工作主体、公检法均派办案人员参加的“处置涉法涉诉信访事项工作组”,对涉法涉诉信访事项作必要的调查取证,并依据相关规定,依法与政法机关进行协调对接,尽可能还原事件真相,帮助信访人将涉法涉诉信访事项导入司法途径。对没有合理合法诉求的非访者,“以访威胁”“以访要价”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丁某是全市“闻名”的非访老户,多年来一直声称公安机关对其自诉案件不予立案并殴打致其受伤。2014年10月起,律师包案介入,与区法院、检察院、公安分局的派员成立处置工作组,对丁某的信访诉求进行研判。

  “我们调取了她要求刑事立案的所有证据及民事诉讼卷宗,从事实和法律层面告知其公安机关不予立案决定的正确性。”力澜律师事务所主任陈长志说,同时还查看她的病历材料。调查发现,丁某曾经发生过较为严重的事故,且在外地跌伤过。因此,不能排除丁某的损伤是上述两次事故所致,丁某有欺诈政府的嫌疑。

  目前,律师团在区委政法委指导下,将丁某的病历资料已经基本收集,待公安机关提供关联证据后,即可进行司法鉴定,查明丁某的伤病起因、形成过程,以及目前伤病与交通事故、自身疾病、不慎摔伤的关联程度等。如果证明丁某系虚构事实,将依法追究其责任,打破其通过非访谋财的想法。

  过去部分地方政府抱着“花钱买平安”的想法,让个别信访人形成了大闹大解决、小闹小解决,不闹不解决的心理,甚至以信访为由对政府“明码要价”。律师团的参与,对非法信访起到了威慑作用。但是对信访诉求符合法律规定,律师团也会积极引导信访人依法按程序进行申诉,根据信访人意愿,帮助撰写申诉材料,收集证据,协调法律援助,提出救济建议。

  “实践中,部分信访人由于诉求得不到妥善解决,对政府信访部门产生抵触情绪,认为政府人员存在‘官官相护’之嫌,常常把问题的原因很感性的归咎于政府。有时职能部门对法律规章理解不透,解释不能让群众信服,双方各执己见、互不相让,导致双方关系紧张。”瑶海区检察院副检察长杜永松认为,律师是法律工作者,而非政府官员,在参与信访案件时具有客观性、中立性,在说话办事过程中,又习惯性地运用法律知识,让老百姓容易接受,这样对信访案件处置有很好的效果。

  “我们引入律师团‘打包’解决信访事件,能够发挥团内律师专人专长,找准信访问题切入点,对症下药。”卫立顺告诉记者,律师团还充实了政府紧缺的法律人才,充分运用不同人才优势,把法治讲堂设到了接访工作第一线,很大程度上化解了信访人对政府及政府机关的疑虑。

(责任编辑:秦晶)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