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军事广角>>理论观点>>
现代城市作战在“变脸”
发布时间:2021-11-09 11:42 星期二
来源:解放军报

■邹 力

●人类以什么样的方式生产,往往就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去作战。进入21世纪以来的几场局部战争表明,随着城市化进程的逐步加快和城市地位的日益提高,城市仍旧是未来战争的重要战场之一,城市作战已经成为未来战争重要的作战样式。

孙子云:“故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攻城之法,为不得已。”城市战场环境错综复杂,人群杂乱且兵民难以区分,单纯的敌我巷战难以短期决战决胜,旷日持久的消耗战势必成为常态。在城市作战中,优势力量败北的战例比比皆是,伊拉克战争中,以美军为首的联军不到一个月便击败伊正规军,但在后来控制巴格达及其他城市则用时八年之久,且损失惨重。随着战争形态由信息化向智能化转型,城市作战作为一种独特的样式,在战争中的地位发生了重大变化,由传统样式向现代样式转变,具有智能化特征的城市作战在空间、力量、行动、效能等方面必将随之而变。

物理空间由平面分区向多点立体延伸。城市通常是一个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多为交通枢纽,一般或依山、或临河、或濒海、或濒湖而建,人口众多,建筑密集,楼高且坚固,还有地下设施等。传统城市作战以整个城市空间为战场,将城市作战等同于阵地攻防,以城市边缘宽度为正面,以城市大小为纵深。现代城市作战,战场空间不可能覆盖如此大范围,更有可能的是仅围绕局部的某一重要目标展开行动,或多个点位同步展开行动,交战双方在先期情报掌握的基础上,将主要兵力兵器分散部署,交战中以精确火力打击目标点位,实施多点位全立体的攻击行动,以控制城市作战规模。

力量聚合由粗放合成向精兵编组转型。力量编组要适应城市作战需求,满足城市战场要求,必须充分发挥信息力、突击力、控制力的作用。传统城市作战,作战力量通常以执行突击任务的力量为主,根据具体任务,需要什么能力,缺少什么能力,就加强配属,补齐短板。如在城市攻防战中,考虑到城市建筑的坚固和地下设施较多,攻击分队需要增强反装甲能力和地下攻坚能力,此时往往给攻击分队加强反装甲力量和地下清剿力量等。现代城市作战,由于作战规模和作战空间缩小,再以粗放加强的方式编配力量,难以满足城市作战任务要求;作战力量已向精干模块编组转变,也要求作战力量按需编成,以群队式精兵编组,小分队分区域独立遂行作战任务。

行动释能由程式平推向多维控点发展。对城市防御之敌进攻作战,为避免与敌形成顶牛硬拼之势,减少敌火力威胁,可发挥近战歼敌的优长,通过以数个攻击分队,从城市防御前沿数个方向有重点地发起攻击,打开突破口,而后多路向纵深突贯,先打后清,逐步夺占城市区域。传统城市作战中,通常按战术侦察、火力打击、兵力突击、清剿控制等程式,以规范流程筹划作战行动,各行动之间紧密关联;在用兵特点上,呈现一线平推之势,由城市边缘到城市重心,编成前沿攻击、纵深攻击、穿插迂回分队,按平面空间区域地由外及内,逐步完成夺占任务。现代城市作战,作战力量及武器装备平台得到长足发展,可以城市重心为攻击点,以立体投送方式,使力量直达攻击目标附近,而后快速控制目标点,以点控域,连点成面,达到对城市整体控制的目的。

成败评判由歼敌占领向瘫体控制升级。城市是人类社会各种资源最为密集的地区,重要城市往往是国家作战体系的重心和关键。夺取城市就能有效瘫痪其战争体系功能和潜力,影响到军心士气、民心意志,迅速达成作战目的,影响并决定作战进程,甚至成为战争胜负的标志。传统城市作战,以歼敌数量、夺占区域、破袭目标、猎杀头目等为作战目的,无论哪种作战目的,作战双方都力求在局部城市战场上最大量歼灭敌人,以使对方丧失全面对抗的能力,以便完成夺占或破袭任务。现代城市作战,更突出控制或遏制敌人,通过对敌作战体系实施有效的干扰和破坏,通过对节点的有效打击,极大地削弱甚至瘫痪敌作战体系,使敌难于进行作战行动,迫使其放弃抵抗决心,以不战而屈人之兵。

责任编辑:廉颖婷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