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军事广角>>要闻速览>>
再征寰宇
记神舟十三号飞行乘组
发布时间:2021-10-21 15:56 星期四
来源:法治日报


□本报记者 陈丽平 廉颖婷 通讯员 占康


金秋十月,中国航天再次出征。

2021年10月16日,神舟十二号飞行乘组完成空间站阶段首次载人飞行任务整一个月后,神舟十三号飞行乘组的三名航天员翟志刚、王亚平、叶光富搭乘载人飞船奔赴中国空间站。

翟志刚:航天英雄再问苍穹

“我已出舱,感觉良好!”,翟志刚穿着印有“飞天”字眼中国自主研制的第一代舱外服,左手扶着舱外把手,右手挥动五星红旗,在深邃无垠的太空映衬下,显得格外壮美。这一画面定格在亿万人民的脑海里。

那是2008年9月27日,在神舟七号载人飞行任务中,翟志刚完成中国人首次太空行走,他也因此被誉为“太空漫步第一人”。

按计划,翟志刚出舱后将先进行空间科学实验取样,把一个固定在飞船舱外的实验样品送回舱内,然后,再从舱内取出一面五星红旗,进行太空漫步和舱外展示。 

图为2021年3月31日翟志刚参加工效实验。孔方舟 摄

可是,当翟志刚穿上“飞天”舱外航天服准备漫步太空时,舱门却打不开。这时,刘伯明递过来一把开舱辅助工具,翟志刚用辅助工具撬了2次,拼尽全身力气,用力一拉,终于打开了连接浩瀚太空的舱门。

就在这时,又出现了一次“意外”,耳机中传来一阵报警声:“轨道舱火灾!轨道舱火灾!”

轨道舱正是翟志刚和刘伯明身处的舱段。此时已无暇多想,翟志刚和刘伯明眼神稍作交流,彼此心中便达成了默契:就算回不去,也要让五星红旗在太空留下永远的瞬间!翟志刚毫不犹豫飞出舱门,刘伯明果断调整任务步骤,先把五星红旗递给了他。翟志刚在黑色天幕和蓝色地球的映衬下,挥动国旗向地面报告,向全国人民、向全世界人民问好!

事后分析表明,轨道舱火灾的警报只是一场虚惊。

当“神七”代表团访问香港时,有一名小学生问道:“翟叔叔,你去太空的时候,怕不怕死?翟志刚答道:“当我打开轨道舱舱门的那一刻,我确实没有考虑过生死的问题,也忘记了自己面对的是生死考验。那一刻,心里只有任务。这是我们每一名军人在国家和民族利益面前最本能的反应。”当时,会场上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

“神七”任务结束后,翟志刚被授予“航天英雄”荣誉称号,获“航天功勋奖章”。

图为如临深空—2021年8月25日翟志刚水下训练在机械臂上移动。孔方舟 摄

如今,虽然年过半百,翟志刚的航天生理功能始终保持在优良等级。近24年的航天生涯,让他深刻明白:每一次出征太空的机会有多不易。

从1998年成为我国首批航天员,到2008年成为我国“太空漫步第一人”,十年磨一剑的艰辛,刻骨铭心。

期间,先后作为神舟五号和神舟六号任务的备份航天员。

数次备份,数次与任务擦肩而过。但新的任务来临时,又要从零开始,面临新的选拔。

接着,又走过漫长的13年,入选神舟十三号任务飞行乘组。期间,先后作为神舟十号和神舟十二号任务的备份航天员。

13年后的今天,翟志刚再次以指令长的身份征战太空。“我们唯一的使命就是为国出征,只要党一声令下随时准备再上太空!”他说。

王亚平:首位进驻中国空间站的女航天员

王亚平因“太空教师”被大众熟知,这次再度问鼎苍穹,她又多了很多“首个”标签,中国首个进驻空间站的女航天员,中国首次驻留时间最长的女航天员,还可能是中国首个出舱的女航天员。

虽说,和男航天员相比,女航天员在体力方面难免有差距。但亚平认为,太空环境不会因为女性到来而改变,也不会因为是女性就降低门槛。在平时的训练内容、训练标准、要求上,她默默对自己提高了要求。

图为2021年3月14日王亚平参加人船联试。孔方舟 摄

超重耐力训练中,在高速旋转的离心机里,她要承受8个G的重力加速度,呼吸困难,面部扭曲变形,甚至连眼泪都甩了出来;

救生训练中,不管在野兽出没的丛林,还是风沙漫天的沙漠,或是大浪滔天的海洋,她从容面对恶劣环境的考验;

体能强化训练中,3000米考核,她比满分标准还提前了3分钟;

体质器械训练中,她每次在规定课时以外加练1小时,经常练得第二天胳膊都抬不起来;

出舱活动水下训练中,她身着水下服,在10米深的水下,克服水的阻力和服装40千帕的压力,不断调整身体姿态,完成攀爬、操作等各种动作,持续水下工作5、6小时。

男航天员在水下坚持多久,王亚平同样在水下坚持多久。但比起男航天员臂力、体型和臂展的先天优势,对加压后舱外服的操控力,她可能要花费更多的努力才能做到。

“每练完一次,技术上又进步了,离梦想又近了一步。”每次水下训练结束后,她都觉得很有成就感。

做一件事不难,难的是坚持一辈子。“对我来说,航天员不仅是一个职业,更是一项事业,而且是我热爱的一项事业。”王亚平说。这份热爱给予她源源不断的动力,支撑她不断向前。

图为王亚平在水下出舱训练中。徐部 摄

“大家好,我是王亚平,本次授课由我来主讲……”

2013年6月20日上午10时04分,在远离地球300多公里的天宫一号目标飞行器中,身着蔚蓝色舱内工作服的王亚平如美人鱼般轻轻一跃,向摄像机镜头缓缓飘来,为全国8万余所中学的6000余万名师生开展太空授课。

她和聂海胜、张晓光三人完美配合,在大约40分钟内,先后顺利展示了质量测量演示、单摆运动演示、陀螺演示、水球演示、水膜演示等5个基础物理实验,并通过天地连线与地面课堂师生进行互动交流。

这堂精彩的太空授课在数以万计青少年心中埋下科学的种子。之后,王亚平收到很多学生来信,她也专门去过很多学校跟学生交流,学生们对太空的向往和对科学探索的热情陡增。

与8年前执行任务不同的是,这次飞天,她的内心有了一个最大的牵挂——5岁半的女儿。

在女儿最依恋妈妈的这个年纪,她便要和女儿分别半年,王亚平难以割舍。尽管如此,小小的女儿对王亚平的职业还是引以为豪:“妈妈,你是一名航天员,但我知道你还是一名老师,是太空老师。”半年有多长,幼小的女儿并没有概念,只是让她从太空摘很多星星回来,送给自己的同学们。

叶光富:“80后”男航天员首战太空

“加入航天员队伍11年,我也为梦想奋斗了11年。现在,我对任务充满信心和期待!”首次参与飞行,叶光富却在公众面前显得自信而从容。

这不是叶光富的首次亮相。大众知道他的名字,得追溯到5年前——

当地时间2016年7月7日14时30分,在意大利撒丁岛, 6名满身泥土的航天员从探险6天6夜长达162小时的洞穴中欢呼着走出。其中,一张帅气的中国面孔格外引人注目——他是当时首位尚未执行太空飞行任务即公开身份的中国航天员、首位公开亮相的第二批男航天员叶光富。

他作为中国航天员代表,与来自美国、俄罗斯、西班牙、日本的5名航天员共同参加了欧洲航天局组织进行的为期15天的洞穴(CAVES)训练。

撒丁岛高山深处,存在着巨大的喀斯特地貌地洞。阴冷潮湿的洞穴,险象环生。那里没有阳光,没有声音,连食物的选择也十分有限。这种与太空类似的极端环境,是评估和锻炼航天员的理想场所。

图为2021年3月31日叶光富参加工效实验。孔方舟 摄

叶光富作为关键项目勘探组负责人,在小组成员的共同协助下完成了对两个洞穴分支勘测总距离约600米的勘测任务,发现了令人震撼的杰里科大厅,还发现了一段长约500米的洞穴分支。他还获得了该洞穴一处通道的命名权,他将其命名为“Guang Ming Gallery”即“光明通道”。最终,叶光富和整个团队一起战胜了种种困难,并从庞大的地下迷宫中安全回归。在任务后期,他将所有勘测的数据进行下载、整理、分析,生成了一个3D洞穴地图,为以后训练留下宝贵资料。

有一位国际航天员说,“让叶执行这项任务,我非常放心。”随行摄影师说他“似乎永远也不知疲倦”,任务负责人说他“为人很友好,而且聪明,总是乐于学习新的东西”。

“从当飞行员起,我就热爱飞行。”他渴望飞向更深邃的太空,心怀梦想的叶光富于2010年加入航天员队伍。

与飞行员常态化的飞行任务相比,航天员在职业生涯中只有两种状态,飞行和准备飞行。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准备飞行,甚至有的航天员,在整个职业生涯中都没有实现飞天梦想。

叶光富一直用最好的状态时刻准备着,苦练技能。

图为2021年8月9日 叶光富进水下服前沟通话音。孔方舟 摄

对叶光富来说,最有挑战的要数出舱活动水下训练。穿上水下训练服后,人服加起来近500斤的重量,且需要在水下持续作业5、6小时,克服水的阻力以及服装40千帕的压力,完成一系列操作。结束训练后,叶光富戴的两层手套和内衣都汗湿透了。备战空间站任务以来,这样的训练已完成了近30次。

针对航天员应急返回进行的恶劣条件下的48小时野外生存和应急救生训练也让他印象深刻。

辽宁某地森林,叶光富和王亚平、陈冬组成的三人小组,用救生包降落伞等现有资源,就地搭建掩体、采野果、野菜充饥,饮溪水充渴。

巴丹吉林沙漠,依旧是该三人组,他们找到一处小灌木丛,利用降落伞搭建掩体,当时正值高温炎热期,温度直接“爆表”,高达50度,整个人都快被烤干了。他们抓紧通风散热、转移,尽可能找到能生存之地。

任务进入倒计时,训练越发密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进行训练,这个过程对我们也是一种历练。我认为人生的精彩就是体现在漫长而又艰辛的奋斗过程中。”叶光富说。

他期待能保持良好的身心状态进行在轨生活和工作,圆满完成任务。闲暇之余,透过舷窗好好看看这颗蓝色星球和祖国母亲。

责任编辑:廉颖婷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