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军事广角>>军营风采>>
谈心谈话:老传统·新课题
发布时间:2021-09-24 15:00 星期五
来源:解放军报


■杨克 本报记者 康子湛 李建文 特约记者 张雷

谈心谈话,凝聚起连队建设向心力。图为演训间隙,雷达站党支部组织向党旗宣誓活动。 邵晨阳 摄

写在前面

去年底,中央军委印发的《中国共产党军队委员会(支部)工作规定》,对党支部组织生活制度作了调整优化,新增了谈心谈话制度,把党中央关于经常开展党内谈心谈话的部署要求固化为组织生活制度,推动常态长效落实。

“连队工作的好坏,首先取决于党支部工作的好坏。”中部战区空军某雷达站党支部在开展党内谈心谈话时,注重融入日常、抓在经常、保持时常。敢点真问题、敢讲真看法,敢揭短亮丑、敢较真碰硬,让谈心谈话切实成为了提高党性觉悟、帮助党员成长进步的有力抓手,有效推动了连队全面建设和战斗力提升。

从方法到制度,谈心谈话的内涵都不同寻常

坐在桌子前,摊开谈心谈话记录本,站长朱雪建突然发现自己有些“不太会说话了”。这位雷厉风行的硬汉子,此时显得局促不安。

朱雪建向来信奉“行胜于言”,无论走到哪里,面对什么情况,永远干在前、冲在前、苦在前。对于谈心谈话,朱雪建一度认为那是“嘴皮子功夫”。

新规出台后,谈心谈话成为一项必须落实的组织生活制度。朱雪建也因此被推到了谈话桌前。

身为党支部副书记,他与战士们谈心谈话,完全没有了平时工作中那股爽快的劲头。了解战士基本情况、下步工作打算,他在笔记本上记了小半页纸后,接下来就陷入“尬聊”之中。

“有这时间,与其坐在这里‘空谈’,还不如拉到训练场上练一练。”几次谈心谈话过后,朱雪建一度颇不适应。

当朱雪建为“张不开嘴”纠结时,支部委员、三级军士长刘伟修正面临着“泛泛而谈”的困扰。

与朱雪建不同,刘伟修作为雷达站思想骨干,是战友们无话不谈的“知心大哥”。按刘伟修自己的话说:“与我谈过心的战友,没有上千,也有数百。”

对此,下士操纵员李劭烜深有感触。一次值班过程中,李劭烜出现操作失误,多亏与他搭档的刘伟修及时出手,才化险为夷。在归队路上,刘伟修见李劭烜一直耷拉着脑袋,主动靠前做工作,三言两语,便解开了他的心结。

同样的“套路”,用在新制度下的谈心谈话中,刘伟修总觉得缺了点啥。

“问问家里怎么样,问问最近怎么样,总感觉像是没话找话。”之前刘伟修与几名党员谈心谈话,尽管谈的过程中“天马行空”、从不冷场,可谈话内容难免空泛。

不过,通过几番谈话,刘伟修摸出了一点“门道”。与以往的谈心不同,新制度下,谈心谈话的内容、深度、对象都有所变化,有着更高的标准与要求。过去的“老套路”,虽然用着顺手,也能发挥不少作用。但作为党支部委员,自己如果停留在“三两句话解扣子”上,显然无法完全承载起推动连队建设、破解工作矛盾、预防倾向性问题等更多效能。刘伟修看着自己的谈心谈话记录本,陷入了深思。

“谈心谈话历来是我党我军的‘传家宝’,如何让制度转化为质效,我们都在摸着石头过河。”该旅领导坦言,当谈心谈话固化为一项组织生活制度,这就与经常性思想教育中的谈心有了本质区别。作为一个全新的课题,出现种种困惑也在情理之中。

从方法到制度,谈心谈话的内涵都不同寻常。中部战区空军政治工作部组织处处长白靖忠认为:“如何谈出深度、谈出效果?如何触及根本、直击要害,进而达到增进团结、凝聚力量、攻坚克难的目的?这些问题都需要我们认真研究。”

坦诚的谈心谈话就像黏合剂

一场谈心谈话,迫在眉睫。

一次演训任务,该站一号班组操纵员小王稍有犹豫,贻误了战机。

“眼睛都长哪去了!那么大个目标你看不着吗?”还没等任务结束,朱雪建就坐不住了,对着小王直接“开炮”。小王大气都不敢出,紧张中又失误了。

演训间隙,姚奇峰把朱雪建拉到一旁:“你最近脾气有点大,是不是压力比较大啊?”坦诚交心中,朱雪建如实吐露了心声:“马上要比武了,我今年也面临职务晋升,心里着急。”

把准思想脉络,姚奇峰有针对性地讲起他的老连长任职5年干劲不减,最终在上级比武中勇夺金牌越级提升的经历。

“火车头”稳,全连才能稳。墩足苗,才能长得高。战友的推心置腹,让朱雪建认识到问题所在。他不仅主动找到小王谈心,为发脾气诚恳道歉,还在接下来的支委会上,剖析个人思想、提出整改措施,请党支部随时监督。小王也认真反思检讨自身能力不足,提出下一阶段的成长目标。

“谈心谈话不是相互博弈,并非一定要分出谁对谁错。”姚奇峰说,只要大家都坦诚相见,真理会越辩越明,道理会越讲越清,“绳结”就会自然而然地慢慢解开,队伍也会越谈越团结。

坦诚的谈心谈话,就像黏合剂,对强固党组织的凝聚力战斗力有着重要作用。随着谈心谈话越来越深入,朱雪建“行胜于言”的观念也产生了根本性变化。

今年站里组织评功评奖,仅有的1个三等功名额炙手可热。符合条件的两名党员骨干都是连队中坚,民主测评也是并列第一,党支部最终根据连队建设需要选定了其中一名人选。陈远河作为业务骨干,落选让他难以接受,明显工作不在状态。

朱雪建找到陈远河,讲起自己读军校时参与评功评奖的经历:“我当时是学员队的骨干,自以为有先天优势,结果也遗憾落选……”

谈心谈话中,朱雪建以亲身经历为切入点,换位思考,站在陈远河的角度看问题,引导他正确看待评功评奖的结果,朱雪建还帮助他在与战友的横向对比中分析原因,寻找差距与自身的优势。谈着谈着,陈远河的脸红了,主动向组织敞开心扉。

“压在心头的石头没了,工作干劲也回来了!”问题解决后,陈远河精神面貌焕然一新。

同志越谈心越齐,支部越谈越有力。四级军士长李瑞兵明显感觉到,大家比以前更敢说了,也更愿意说了,官兵关系更加密切,大家的主人翁意识也变强了。

在姚奇峰心中,有着一个谈心谈话的光辉范例:长征途中,毛主席通过谈心谈话,逐渐在党的高级领导干部中间统一了思想、凝聚了共识,为在遵义会议上结束“左”倾路线的错误指挥奠定了基础,在危急时刻挽救了党、挽救了红军、挽救了革命。

“谈心谈话制度落实得好,将会焕发出多么大的现实伟力。”姚奇峰在笔记本中这样写道。

解开谈心谈话这道题,也就解开了连队建设的一道“密码”

今年8月,经过士官学校深造的下士胡沛林,踌躇满志地回到雷达站。看到老战友、熟悉的装备,胡沛林摩拳擦掌,准备大展拳脚。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一次,站里雷达装备突发故障,胡沛林临危受命,却遭遇“滑铁卢”,检测半天愣是没有找到故障点。自那以后,胡沛林像是“霜打的茄子”,干什么事都提不起劲头。

姚奇峰拉着胡沛林促膝长谈:“按道理,你刚回到站里,我就该与你谈心谈话。我从很多老骨干那里了解到,你有冲劲,但时常毛躁。”

没承想,姚奇峰非但没有第一时间安慰胡沛林,反而直指胡沛林身上存在的问题。

看到胡沛林低头不语,姚奇峰起身与胡沛林并排而坐:“我刚毕业时也曾急于踢开‘头三脚’,特别能理解你的心情。这次失利并非坏事,希望你能够正视自身短板。踏踏实实将学习成果与实践相结合,我相信你一定能干出成绩。”

一番推心置腹,胡沛林重新振作起来。之后每次装备维护,胡沛林都主动跟学。课余时间,他常常一个人在阵地上对着装备图纸“跑电路”、摸仪表、判参数,很快成了雷达站的业务骨干。

“解决实际问题的密码,就蕴藏在谈心谈话制度中。”姚奇峰感叹,新规中明确了“岗位变动必谈、组织处理必谈、发生家庭变故必谈、发现苗头倾向必谈”,抓好这“四个必谈”,也就抓住了连队建设的主动权。

“要求提了,注意事项反复说了,一到落实上就打折扣。”有段时间,姚奇峰发现个别骨干出现了“严人不严己”的苗头倾向。深入了解情况后,姚奇峰当即展开谈心谈话,对相关骨干进行严肃批评,并召开党员大会,拿出具体措施、严抓整改。

“事关连队建设,再小的苗头也要重视。”姚奇峰说,针对发现的苗头性问题,及时展开谈心谈话能够很好起到防微杜渐、未雨绸缪的作用。没过多久,全站工作状态有了明显好转。

通过谈心谈话,党支部也逐步形成“发现问题立即谈”“党员骨干带头谈”“制定措施立即改”等务实举措。

前不久,旅里组织比武。朱雪建发现年轻战士普遍积极性不高,一问才知究竟。以往都是“老将骨干出场,年轻战士‘墩苗’”,新战士们索性不抱期待。

“一个人浑身是铁能打几颗钉?年轻战士不‘挑担子’,怎么得到锻炼?真打起仗来,能不能个个过得硬、顶得上?”朱雪建分别与部分年轻“种子选手”及老骨干展开谈心谈话。

谈心谈话后,新战士放下了心理包袱,老骨干也欣然转身“换脑”,从“运动员”转岗“教练员”。陈国应、刘伟修等老班长发挥“酵母”作用,帮助新战士找差距、补短板,选拔出一批比武场上的“新面孔”。训练热情重燃,专业水平稳步提升。最终,雷达站凭借“新生力量”,在比武竞赛中取得第一名。

“解开了谈心谈话这道题,也就解开了连队建设的一道‘密码’。”朱雪建说。

责任编辑:廉颖婷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