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军事广角>>军事广角>>
海军长春舰:“中华神盾”的使命航程
发布时间:2021-09-24 14:18 星期五
来源:解放军报


■本报记者 李东航 郭丰宽 刘亚迅

长春舰驰骋在大洋中。方思航 摄

在大风大浪、远海大洋中把部队锤炼成攻必克、守必固的海上劲旅。

——习近平

伴着一声长笛,一艘灰白色战舰划过晨曦下的海面……

战舰,慢慢靠近港口,舷号“150”已然清晰可见。海军长春舰又一次远航归来。

翻看长春舰的航泊日志,入列以来,它已昂首远航20余万海里。

纵横四海,凌波驰骋……远航,对长春舰官兵而言,已是寻常事。舰长赵磊告诉记者,补给后,他们马上又要起航。

航程匆匆,源于无上荣光——

2017年,在远海大洋执行任务的长春舰,接受习主席远程视频慰问;2018年,长春舰在南海海域接受习主席检阅;2019年,在庆祝人民海军成立70周年海上阅兵活动中,长春舰再次接受习主席检阅。

“努力建设一支强大的现代化海军,为实现中国梦强军梦提供坚强力量支撑。”领袖嘱托如春风化雨,又似战鼓催征,深深烙印在长春舰全体官兵心里,催生出磅礴动力,鼓舞他们一次次驶向深蓝。

人民海军心向党,舰行万里不迷航。2017年,正是在习主席远程视频慰问的那次远航中,由长春舰担任指挥舰的中国海军远航编队,航行3万多海里,穿过26条国际水道,访问20个“一带一路”国家,创造了人民海军一次出访国家最多的纪录,展示了中国军队文明之师、和平之师、威武之师的良好形象。

北方的一座公园里,阳光明媚,林木苍翠,长春舰的“前辈”——我国第一代长春舰正泊于浅水接受游客观瞻。

第一代长春舰,是新中国海军创建初期的“四大金刚”之一。“我们传承的不仅仅是一个名字,更是老长春舰舍我其谁的精神。”凝视着长春舰的舰徽,赵磊说。

今天,身负“中华神盾”之名的新一代长春舰,依旧是人民海军的王牌战舰之一——

一次编队攻防训练,入列半年、尚未完成全训的长春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落来袭导弹,赢得一片掌声。

一次中外联合演练,双方进行7个科目的协同训练。长春舰最先命中目标,令外军指挥员赞叹不已。

2014年,由长春舰担任首舰的海军舰艇编队,连续航行超过188小时,执行失联马航客机搜救任务。长春舰单独完成任务区75%的任务。

2019年,长春舰受命紧急出航,在多艘外军舰船近距离干扰下,进入预定海域,取得海上维权斗争胜利。

“航程越远,我们越应该保持冷静和清醒。”赵磊指着案头的那本《驱逐舰发展史》说。

2005年,“中华神盾”首舰下水。此时,距离美军伯克级“宙斯盾”驱逐舰首航下水,已过去10余年;距离世界第一艘驱逐舰的诞生,已过去110余年。

“大国海军的发展,是需要时间积淀的。这就是差距,我们必须提高训练效率,缩短时间迎头赶上!”那一年,长春舰与外军开展联合演练,外军的临检拿捕战术、损害管制模式,给长春舰官兵留下深刻印象。赵磊带领官兵第一时间分析相关机制,结合长春舰实际提出训练改进方案。

“只有在世界的坐标系中,你的每一步成长才值得喝彩。”赵磊直言不讳。

长春舰首任舰长是王社强。妻子曾问他:你有两个家,一个在岸上,一个是你的舰。哪个对你更重要?

王社强笑着回答:都重要,都重要。

卸任舰长那天,王社强对全体舰员道出他心底的答案:“舰上这个家,我付出得更多,也更在意。”话毕,他的泪水夺眶而出。

不单是舰长,每名长春舰官兵离舰时都会上演这样一幕——泪水洒在甲板上,心也留在了战舰上。

四级军士长张宝臣,参军前在北方老家见到最大的“水”,就是有一年夏季暴雨后,县城涌进齐腰深的积水。

他从来没想到路有多长、海有多广。他更没想到,自己穿上军装成为一名海军战士,能够远航大洋,成为全村人羡慕的对象。

长春舰舱室通道里,挂着一幅很大的世界地图。地图上,战舰的航迹被绘成不同颜色的线条,五颜六色的曲线串起大洲大洋,起点和终点却是同一座军港。

“还有什么能像我们的战舰这样,把我们和祖国如此紧密相连!”站在地图前,张宝臣一脸自豪。这名从大山走出来的战士说,要是没有强大的祖国、先进的长春舰,就不会有这一道道闪亮的航迹。

一代军人的幸运,也是一代战舰的幸运。

这是怎样的“幸运时代”?张宝臣说,对照中国海军的大事记,很容易找到答案。

2012年,他作为骨干加入长春舰组建队伍。那一年,中国首艘航空母舰辽宁舰正式交付海军。

2017年,他随长春舰远航,先后参加多场中外联合军演。那一年,我国完全自主研制的新型万吨级驱逐舰首舰下水,标志着我国驱逐舰发展迈上新台阶。

“搭上强军事业的快车,我们的成长速度也是前所未有。干不好,愧对国家,愧对这个时代。”张宝臣说。

访问马来西亚的那一幕,深深印在长春舰官兵的脑海里:一位90多岁的老华侨在子女搀扶下,颤巍巍地走上长春舰。老人东摸摸、西看看,眼眶湿润:“海军强大了,中国强大了……”

“天高海阔的航程,更加坚定我们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赵磊说,“一些在教育课堂上不容易讲透的道理,远航回来后仿佛不需要再给官兵讲了。”

海风渐起,长春舰又将解缆出港。

这次去哪里?风浪大不大?记者问赵磊,他微微一笑说:“不管去哪里,只要是使命的航程,我们就不惧风大浪高……”

责任编辑:廉颖婷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