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军事广角>>理论观点>>
善于掌握作战“顶点”
发布时间:2021-09-24 10:38 星期五
来源:解放军报


■高凯 胡水


●在整个战争过程中,对于指挥员来说,掌握与运筹彼此的最大作战能力,即作战“顶点”,对战争胜败的影响举足轻重。

所谓“顶点”,就是事物在一个阶段发展的极点。掌握作战“顶点”,是一门重要的作战指挥艺术。寻找作战“顶点”、运筹作战“顶点”、掌控作战“顶点”,就能够保护己方作战能力的持续性,避免己方“顶点”太快到来;同时削弱敌方的作战能力,促使敌方“顶点”尽早到来,进而始终控制战场主动权,并在己方“顶点”到来之前,实现作战目的。

在理论辨析中认知作战“顶点”。作战样式不断演进、作战方式不断演变,赋予作战“顶点”更多时代内涵。在现代战场的体系对抗中,交战双方的各单元、要素,在功能上其实都有一定的重叠区,可以相互进行一定程度的补偿;在数量上也有一定的预备,冗余度较高,可以迅速进行替代。体系结构的这种特性,使整个作战体系拥有较强的再生功能,能以较快速率实现自我修复。显然,在真实的体系作战过程中,这种自我修复不是无限制的,当某一方再生能力和损毁能力失衡时,作战双方体系相对平衡的状态可能被打破,这就形成了体系作战中的“顶点”时刻。因此,应该科学地掌握并控制“顶点”时刻的到来。在打击对手体系要害关键点的同时,必须注重抑制对方体系的再生能力,并尽可能减少己方破击力量受损。在“顶点”到来之前的时刻也是对敌体系威胁最大的时刻,指挥员应准确预见并把握这一时机,在短时间内集中精锐,迅速而不停歇地达到打击效能的最大释放,确保在“顶点”到来之前,彻底击溃对方。

在情况研究中预判作战“顶点”。作战“顶点”是敌对双方在交战中产生的攻防“平衡点”,平时不能真正实战演练。这就要求指挥员平时要密切关注强敌技术与武器装备的新发展,紧密跟踪强敌作战理论的新变化,从分析敌我情况开始,采取统计分析法、战斗力指数分析法、德尔菲法等定量分析方法,切实把敌情研究透,认清敌我双方的优势和不足,对作战进程进行设计构想,预判未来作战“顶点”。如抗美援朝战争中,邓华通过对第四次、第五次战役经验总结,分析出“联合国军”的“磁性战术”弱点在地面装甲部队,只要控制了装甲部队进攻即可让敌达到进攻“顶点”。为此,志愿军提出了依托构建以壕沟、反坦克障碍为骨干的阵地防御体系,大打攻防结合的阵地防御战,即“零敲牛皮糖”战术,予敌以巨大杀伤。今天,随着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在军事领域运用的不断深化,指挥员应积极运用计算机兵棋、模拟仿真等手段,以敌我双方预定交战的作战地域、兵力兵器、动员潜力等为基础,合理分析双方作战“顶点”,有针对性地制订好预案。

在作战实践中把握作战“顶点”。现代战争战场情况瞬息万变,作战时间不断压缩,作战节奏不断加快。作战“顶点”是作战能力达到作战极限的关键节点,更加要求指挥员能够根据战场态势,有效控制作战节奏,主导战局发展,避免或推迟作战“顶点”到来,保持作战行动自由。特别是随着作战速度、强度、烈度、精度不断增加,作战“顶点”可能稍纵即逝,指挥员在实战中如若把握不好,将带来难以估量的损失。这就要求指挥员时时关注战场上战损补给、敌我对比情况等,自动解算作战能力,科学判断作战“顶点”,合理调整兵力。在奥斯特里茨会战中,面对来势汹汹的反法同盟军,拿破仑发现己方官兵已过于疲劳,进攻节奏明显放缓,判断己方进攻已达作战“顶点”,即刻转入防御。而后在反法同盟军向前开进和占领阵地过程中,拿破仑不断分析敌部署和意图,故意示弱于敌,将己方防御薄弱的南翼,即普拉钦高地暴露给敌,诱敌孤军深入。当敌全力进攻时,拿破仑判断敌方进攻“顶点”已经到来,立即组织反攻,大败敌军。唯物辩证法告诉我们,度是质与量的统一,度的极限就是临界点,在作战中就是“顶点”,指挥员应根据战场态势变化,量力而行、适可而止,方能不被表象所欺、不为眼前利益所蔽,真正立于不败之地。

责任编辑:廉颖婷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