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军事广角>>理论观点>>
实力是最坚定的信心和勇气
紧贴使命任务培育战斗精神系列谈③
发布时间:2021-09-23 15:59 星期四
来源:解放军报


■苏新波


军人的信心和勇气来自哪里?来自健康强壮的体魄、千锤百炼的摔打,来自视死如归的豪迈、忠于祖国的信念,但归根结底要靠实力,特别是硬碰硬的实力。

拿破仑说:“战争的胜负,四分之三取决于精神因素。”富勒则讲:“只要找到合适的工具或武器,胜利就有了九成九的把握。”由此可见,决定战争胜负的因素是“气”还是“器”,自古以来就没有标准答案。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战争最讲究实力。无论是决战千里还是狭路相逢,无论是运筹帷幄还是短兵相接,实力都是最坚定的信心和勇气。

“用人群抵挡大炮,用左轮手枪防守街垒,是愚蠢的。”战争是精神的比拼,更是实力的较量。“匹夫之勇是斗不过炮火的。”如果技不如人、器不如人、谋不如人,纵有“天塌下来只手擎”的勇毅,也难有“横扫千军如卷席”的胜利。甲午海战中,致远舰官兵虽有“置生死于度外”“今死于海,义也”的英勇无畏,但终因舰炮射程、舰船航速、战术水平皆不如对手,而舰毁人亡、饮恨黄海。

“气为兵神,勇为兵本。”这个“勇”是以实力为基础、以理性为内核、以智谋为辅翼,而非逞一时之强、图一时之快。“暴虎冯河,死而无悔者,吾不与也。”没有实力支撑的信心,是夜郎自大的盲目自信;没有实力打底的勇气,是逞强好胜的匹夫之勇。1879年的罗克渡口战役中,祖鲁人手持阿塞盖短矛、大盾,英军则人手一把来复枪。虽然祖鲁人异常勇猛,无畏地迎着子弹冲锋,但结局可想而知:十几个小时之后,祖鲁人留下大片尸体溃散而去。这充分证明,打仗靠精气神,更靠实力。从某种程度上讲,精神的强大也源自于实力。如果实力尤其是武器装备上差距悬殊,有时候仅靠无畏和勇敢是难以改变战局的。

我军历来是打精气神的,“钢少”曾是我军的真实状态,但这并不代表我军完全处于劣势。的确,我军是靠“小米加步枪”发展起来的,在武器装备上与敌人差距比较大,但在研敌知敌、战略指挥、战术运用等“软实力”上比敌人要强很多。正如陈毅同志所说:“我们愈往下比愈差,但愈往上比则愈强。”正因为“统帅部的战略指导更不知比他高明多少倍”,我军官兵才信心倍增、底气十足,敢于刺刀见红、血战到底,成为世所公认的“无法复制的军队”。

“无谋之勇是匹夫之勇,无勇之谋是懦夫之谋。”战场上,恐惧和胆怯往往缘于对敌人的不了解,信心和勇气则更多来自知敌在先、料敌如神。“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这是了解对手、藐视敌人的信心;“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这是心中有数、有我无敌的勇气。我军一路走来,之所以能够以弱胜强、以劣胜优,靠的就是知彼知己、因敌制宜,采取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从红军时期的“十六字诀”,到抗日战争的“持久战”;从解放战争的“十大军事原则”,到抗美援朝战争的“零敲牛皮糖”,这些打法是我军战争实践的经验结晶,也是面对强敌敢于亮剑、一往无前的信心和勇气所在。

克劳塞维茨在《战争论》中写道:“军队的勇气和士气在过去各个时期都曾使军队的物质力量成倍地增强,今后仍会这样。”过去,我们整体实力弱,靠着“气”的锐不可当,弥补了“钢”的严重不足。这是无奈的选择,也为此付出了沉重代价。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我军有些武器装备性能达到了世界先进水平,但与军事强国相比在某些方面仍然存在一定差距。我们既要讲勇气、拼血性,又要讲方法、懂策略,着眼发挥我们的优势和强项打,瞄着敌方的软肋和死穴打,扬己之长、避己之短,抑敌之长、击敌之短,切实做到以“器”之强大砥砺“气”的锐度,以“气”之充盈弥补“钢”的不足。

强国必先强军,军强才能国安。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风险挑战之严峻前所未有。没有一支强大的人民军队,就没有祖国的安宁和人民的幸福。我们必须主动作为、抢占先机,加速武器装备发展,夯实国防建设根基,加快把人民军队建设成为世界一流军队,真正把敢打必胜的信心和舍生忘死的勇气建立在雄厚的军事实力之上。每名官兵都要精武强能、苦练硬功,勇于拼搏、敢打必胜,进一步磨砺舍生忘死、向死而生的血性胆气,全方位锻造敢打恶仗、能打硬仗的硬核实力。

(作者单位:71602部队)

责任编辑:廉颖婷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