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军事广角>>理论观点>>
认清信息优势局限性
发布时间:2021-09-07 11:42 星期二
来源:解放军报


■惠永 翟明飞


现代战争是信息主导的战争,拥有信息优势对争取战争主动权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从近年来数场典型战例中不难看出,能否获得战场信息先手优势,已经成为夺取战争胜利的关键条件。但与此同时,也应清醒看到,信息优势就其本质属性来说,也有其局限性。只有充分认清这些局限性,才能更加精准深刻地把握信息优势内涵,赢得战场主动。

信息暂时优势并不意味着持久优势,充满可变性。信息优势是建立在敌对双方信息力量或态势对比上的一种优势,是一种动态的非平衡状态。因此,即使取得了暂时的信息优势,也并不意味着就能保持持久的信息优势。首先,信息优势是由潜在信息力量和信息对抗活动共同作用的结果。在战前拥有的信息力量对比优势,随时有可能被对方相关制衡行动打破,故不能以平时静态的信息基础强弱来判断是否具备战时信息优势。其次,信息优势争夺过程不等同于陆、海、空、天等空间的物理域作战。物理域作战,通常以消灭敌人有生力量、夺占域内实质空间来夺取战场优势,域内制权的争夺时长往往小于战争全程。而对信息优势的争夺则通常以“硬摧毁”和“软对抗”手段并重的形式伴随作战全程。作战中,压制限制敌信息效能发挥可以实现,但想要完全歼灭这股看不见的“幽灵”力量,通常难以达成。一旦时机成熟或者偶遇战机,对手完全可能重新组织信息力量夺回制权优势,实现“反杀”。

信息局部优势并不能代表全局优势,具有相对性。信息优势是敌对双方信息能力对比后的结果,是相对信息劣势一方而言的。这种优劣态势是随着军事对抗活动的不断发展而产生变化的。这种相对性,意味着掌握了信息的局部优势并不代表掌握了全局优势。首先,并不存在绝对的信息优势。军事实践证明,任何一方要获取绝对的信息优势都是不现实的。大多数情况只能在某些领域、某个作战时节内获得相对优势。其次,整体的信息优势不代表局部的信息优势。以信息传递环节为例,阿富汗战争中,美军相对于塔利班武装虽具有压倒性的整体信息优势。然而在传递信息时,塔利班武装使用了“信使”这种最原始的方式。虽然在传递效率方面远不如美军,但相比于严重依赖网络信息系统的美军,其在信息传递的可靠性上具备着一定的局部优势。

信息系统优势并不等同于生存优势,存在脆弱性。拥有先进信息体系的一方,较之信息体系落后一方更容易获取信息优势。但是,即便拥有信息体系子系统优势,也并不等同于拥有整体作战体系的生存优势。首先,信息优势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战时任何一个未知甚至已知因素对信息功能的破坏,都可能影响信息优势的状态保持。其次,信息优势有非对称制衡属性。即获取局部的信息优势也可以不具备先进的信息基础设施,只需打断或扰乱对手信息流程上的一个环节,就能使其暂时乃至永久丧失优势。伊拉克战争中,美军机步第3师2旅指挥所被伊军迫击炮弹命中后,致使“信息支援中心”模块失能,造成该旅指挥通联中断了一昼夜,被称为“黑暗的24小时”。再次,信息系统本身的不稳定性也突显了信息优势的脆弱性。信息系统虽然以高精尖技术为基础支撑,但在其运行过程中有时也存在“自扰”等情况,系统的“软肋”极易因此暴露,进而被敌利用和反制。

可见,制信息权虽已成为现代战争的“制高点”,但同样也有其自身的局限和短板。一方面,这是由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决定的;另一方面,这是否也意味着,制信息权作为信息化作战催生的时代产物,已经接近其发展顶点,难以有力解释某些问题?未来是否还应通过进一步的微探深研、拆解细研、发散创研等形式,运用大数据、区块链、人工智能等技术手段,发掘新的制胜机理,赋予新的内涵?这些问题的答案需要时间来揭晓,但相信这一天不会太远。

责任编辑:廉颖婷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