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军事广角>>理论观点>>
军人务战须有“痴”劲
发布时间:2021-09-01 18:07 星期三
来源:解放军报


■张西成


1891年至1905年期间任德国总参谋长的史里芬,一生致力于拟制对法作战计划。他深信克劳塞维茨的“法兰西王朝的心窝在巴黎和布鲁塞尔之间”的训示,但因比利时的中立而未能涉足此间。史里芬为此终日苦思。一次,在东普鲁士的通宵演习结束后,别人都在欣赏朝阳下普雷格尔河波光闪耀的绚丽景色,而史里芬眼虽盯着普雷格尔河,嘴里却说:“一个不足道的障碍。”显然,他正痴心于思索如何克服比利时这个障碍,并未留意眼前的美景。史里芬勤于思考,如痴钻研,终于创造了他的杰作——“史里芬计划”,亦即后来“闪击战”的雏形。

古人云:“性痴,则其志凝。故书痴者文必工,艺痴者技必良。”军队因战而生,军人为战而存。对军人而言,世界上没有什么比练兵打仗更重要的事了,唯有“收拾全副精神只在一处”,执着追求,方能有所斩获。因为专注,所以专业。对练兵打仗具有发自肺腑、专心如一的痴情,就会有废寝忘食、竭尽全力的付出;秉持追求极限、超越对手的痴气,就会有不同凡响、出类拔萃的卓越;达到乐此不疲、物我两忘的痴迷,就会有雷打不动、脚踏实地的精进。

“人不痴,不成事。”战史上那些享有盛名的将领,都有一个共同的职业嗜好,就是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打仗。汉将李广“与人居则画地为军陈,射阔狭以饮,专以射为戏,竟死。”三国名将邓艾年轻时,“每见高山大泽,辄规度指画军营处所。”拿破仑常对人讲:“当你到了一个不熟悉的城市的时候,你不要闭着眼睛,而要去研究一下这个城市,你怎么知道你将来不会来占领这个城市呢?”有人说,战场胜利只垂青于有准备的人。什么叫有准备?说到底就是随时随地对战争保持一分警觉,随时随地设想各种战斗情况,并进行一番对抗演练。

真正的军人,向来为了打仗别无所求,除了打仗别无他好。新中国成立后,许多指挥员离开疆场仍时刻心系打赢。开国中将姚喆研究打仗成癖,说自己“除了打仗,什么也干不了”;人称“抱着电话睡觉的参谋长”李达将军,外出必带“老三样”:地图、指北针、放大镜,对全国2000多个县名倒背如流;粟裕大将“一生只做打仗一件事”。何谓军人的职业精神?这些杰出人物的精武“痴态”就是一面明镜。

近年来,全军大抓练兵备战,积极推进实战化训练,部队的实战水平有了极大提高。但也要看到,部分官兵对练兵备战远没有达到“痴”的程度,浅尝辄止者有之,三心二意者有之。一些官兵在进入值班岗位、演练席位时,表现得异常警觉,精力高度集中。可一离开战位,就自觉不自觉地回归到自由散漫的生活,就忘记了军人的身份与职能,把练兵打仗抛在脑后。此类问题不克服,一旦战争突然降临,必然手忙脚乱,陷入被动挨打之地。

军人强烈的尚武精武之“痴”,源自高度的使命感责任感,既知责任重大,便会动力十足。能以时刻准备打仗、打胜仗为己任,学习训练必然会痴心不改、执着不移。作为新时代革命军人,面对并不安宁的世界局势,我们应当像老一辈革命家那样,始终做到脑中有战局、眼中有敌情、时刻有准备,始终做到痴恋自己的职业、痴爱自己的主业、痴迷自己的专业,一心一意抓备战,专心致志谋打赢。

(作者单位:陆军研究院)

责任编辑:廉颖婷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