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军事广角>>军民融合>>
天津警备区南开第二干休所离休干部于勤恺登上讲台,为大家讲述战壕里的入党故事
时刻准备为党献出一切
发布时间:2021-04-21 12:50 星期三
来源:中国国防报


■党课授课人 于勤恺


于勤恺,河北藁城人,1929年出生,1945年入伍,1949年4月入党,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1968年受到毛主席接见。先后被授予解放奖章、独立自由奖章、中国人民解放军独立功勋荣誉章。近年来,为部队、地方机关、企事业单位和学校辅导授课300余场,直接听众7万余人。


1945年,我怀着一腔热血,带着家人的嘱托,加入革命队伍,成为一名八路军战士。入伍以后,组织安排我担任卫生员。我发现,不论战斗还是在工作中,那些带头冲锋的都是共产党员,他们为了革命理想敢于牺牲、英勇无畏的精神深深震撼着我,让我萌生了入党的想法。

1949年,我跟随部队参加太原战役。战斗激烈,战况胶着。连队奉命转移伤员,不料,转运途中遭遇一股敌军。“党员跟我先上!”连长带着一部分党员率先冲了上去。子弹呼啸,硝烟弥漫。敌人很快溃不成军,留下数十具尸体落荒而逃。是役,连同我在内的10多名官兵在交火中负伤。鉴于我在战斗中表现突出,党组织批准我火线入党。

战壕里,炮声隆隆,惊心动魄。指导员大声对我喊:“小于,入了党就更要发挥模范带头作用,为了党的事业不怕牺牲,永远坚定跟党走,你能做到吗?”“我能!”我用力地喊出这两个字,生怕指导员听不清我的回答。

炮火作灯光,轰鸣为战歌。这就是我战壕里的入党仪式,没有入党宣誓,甚至连党旗都没见到。但是,从那一刻起,我已将入党誓言深深刻在我的脑海,将指导员的问话牢牢记在心里。作为党员,我时刻准备着为党献出一切,包括鲜血和生命!

1950年,抗美援朝战争爆发,我申请入朝作战。次年6月,党组织批准了我的请求,并任命我为医疗队队长。在朝作战期间,我和同为党员的战友王挺刚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每次战斗都并肩冲锋在前。在一次执行任务中,他不幸被敌军子弹击中。生命的最后一刻,王挺刚紧紧攥着我的手,用最后的力气对我说:“老乡啊,我不行了,以后你一个人就得干两个人的事儿了,替我为咱们党、为新中国多做一点贡献!”

带着战友的遗愿,我顾不上悲伤,继续投入到战斗中。不久后,我们医疗队奉命在二青洞公路边转运站转移救治伤员。当时,转运站距离南朝鲜首都师第1团“白虎团”团部直线距离仅500米。天刚亮,敌人的飞机便成群结队地进行报复性轰炸,一时间榴霰弹、燃烧弹的爆炸声震耳欲聋。突然,身边的通信员惊呼:“队长,你的腿!”这时,我才感受到腿部传来的剧痛。原来我的膝盖被弹片划开约10厘米的伤口,露出了膝盖骨。在场的助理军医晋维平说:“快用担架把队长送到后方医院!”但是,那种情况下我一走,战士们的主心骨就没了。想到此,我一咬牙,自己用急救包简单包扎了一下,再次投入到救治伤员的工作中。

伤员越来越多,医疗队的党员干部带头,普通战士紧跟,大家伙儿连续三天三夜没合眼,不停地救治伤员,但没有一个人喊苦叫累。我们为什么能坚持下来?一方面是对党的真心,大家觉得这是光荣、是使命。另一方面,我们这些活着的人都是带着那些牺牲战友的嘱托一起战斗的,力量和信念都是加倍的。

火线入党,这是党给我的无上荣誉,我绝不能辜负这份信任。现在我93岁了,仍不敢有丝毫懈怠。年轻时我保家卫国,现在岁数大了,我要把党的故事讲给身边人,讲给一代又一代青少年,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张志强、张林藉整理)

责任编辑:廉颖婷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