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军事广角>>军事广角>>
“朽木”新生
发布时间:2019-11-11 13:19 星期一
来源:解放军报


■谷永敏 刘彦男


陆军某工程维护团上等兵张鑫今年刚满十九,看起来却稍显沧桑。从来到山沟的第一天起,他就无精打采,又小又黑的脸蛋儿上挤满了对“群山环绕、没有信号”的不适。大家常常见他眉头紧蹙,双眼空洞无神,就像那山中随处可见的“朽木”。

朽木不可雕,张鑫这根“朽木”雕琢起来也有些难度。一米七八的个头,偏瘦的身材,同年兵的体能都快达到优秀了,他还像个“软弹簧”一步三摇晃。虽说汗也出了不少,可就是快不了,急得班长连连叹气。

“体能不行,那其它方面总有行的吧?”面对班长的疑问,张鑫用实际行动做出了回答:还真是啥也不行。连队组织修整菜地,司务长一上午能拔七垄地的草,他拔七棵就开始“神游”。望着茫茫群山,孤独和失落并排写在他的额头上。

“咋整,指导员?”班长看着张鑫,直犯愁。

“交给我吧。” 一天晚饭后,指导员带着张鑫慢悠悠地走向一片杨树林。

“你以前学过美术吧?连队想把活动室那面空着的墙,设计成特色文化墙,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指导员指着林子交代道,“你可以从这片山林找找灵感。”

开始,张鑫并没有什么明显变化,只是每天看山的时间更长了。几天后,他开始到处收集烂木头,搬回来就放在太阳下面晒。一周过去了,后山的库房里堆满了他囤的木头。

“张鑫最近咋和木头干上了?”“烂木头能干啥?”战友们不解。

不在乎别人怀疑的目光,张鑫自顾自地忙活着。他把晒干的朽木削去外皮,砍除了残余枝条,并用砂纸反复打磨抛光,又全部刷上清漆。原本其貌不扬的朽木不仅外表变得光亮,似乎还有了一点“艺术气息”。战友们渐渐也看出了门道,那些木头呈现出种种造型。张鑫根据每根木头的造型,简单点染涂色,丹顶鹤、大象、鹦鹉等形象活灵活现地展现出来,令战友们拍手称奇。

越来越多的战友在张鑫的带动下,加入到根雕制作中,大家奇思妙想不断碰撞出新的火花,也激荡起更多的欢声笑语。没多久,一面趣味盎然的根雕文化墙悄然绽放。张鑫和战友们还一起用树皮拼出八个大字:以苦为乐,战天斗地!

“这八个字是指导员在杨树林里跟我说的。后来我想明白了,就算是根朽木,只要认真打磨雕琢,也能变成艺术品!”张鑫看着自己的作品,眉眼间满是阳光。

山沟里的生活不再枯燥难熬,变得有声有色起来。张鑫脸上的笑容多了,训练的劲头也足了。在年末组织的军事训练考核中,他咬紧牙关、迈着大步,以12分50秒的成绩冲过终点,比原来成绩提高了一分半,彻底摘掉不及格的帽子,全连战友为之振奋,班长也欣慰地舒了口气。


责任编辑:廉颖婷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