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军队武警>>首页>>
崔玉玲代表建议修改完善军事设施保护法
加大对违法行为惩治力度
发布时间:2018-03-08 10:48 星期四
来源:法制日报

    编者按: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和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上,一些军地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围绕新形势下以强军目标为引领,深入推进政治建军、改革强军、科技兴军、依法治军,强化练兵备战,努力推进新时代强军事业发展建言献策。

    □ 本报记者 陈丽平 文/图

    “建议进一步修改完善军事设施保护法,增强法律的可操作性,加大对违法行为惩治力度。”全国人大代表、解放军防化学院教授崔玉玲今天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说。

    现行法律规定大多比较原则

    目前,我国针对军事设施保护问题先后制定了军事设施保护法及军事设施保护法实施办法等一系列法律法规。

    “随着国家经济和城市建设高速发展,部队实战化训练向纵深推进,军事设施保护工作需要协调的问题日益增多、难度不断增大,有些问题协调解决时缺乏相应具体的配套法律保障。”崔玉玲说。

    崔玉玲指出,现有军事设施保护的法律法规已难以适应需求,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法规不完善,可操作性不强。虽然军事设施保护有相关法律依据,但这些法律法规大多是原则性条款,且重点是针对军事禁区和军事管理区内的保护,对军事禁区外的军事设施、军事管理区周边没有明确规定,部分规定不完善且缺乏可操作性。比如,军事设施保护法第二十九条规定:“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编制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城乡规划和海洋功能区划,安排可能影响军事设施保护的建设项目,应当兼顾军事设施保护的需要,并征求有关军事机关的意见”。虽然法律明确了对个人破坏军事设施的处罚条款,但是没有规定地方政府在规划建设项目时,造成军事设施安全受到威胁后果的处罚措施;对哪些情形属于对军事设施安全构成威胁、对安全威胁如何评估等也没有系统的规范。

    二是部分军事设施未划“两区一范围”。军事设施保护法第八条规定:“国家根据军事设施的性质、作用、安全保密的需要和使用效能的要求,划定军事禁区、军事管理区。”第二十五条规定:“没有划入军事禁区、军事管理区的作战工程外围应当划定安全保护范围。”然而长期以来,由于一些国防设施与地方共用、土地权属存在争议、一些管理人员责任心不强等原因,造成部分单位军事设施一直难以进行或没有进行“两区一范围”的划定。另外,军事设施是不断发展变化的,有的设施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老化,有的根据作战和保障需要不断升级改造。原来的“两区一范围”,有些已不再属于军事设施保护范围,有些属于应该保护的军事设施却没有得到保护。部分军事设施即使划定,但由于占地面积较大,边界未封闭,住用单位缺乏有效管理,致使保护不力。

    三是军事设施保护存在安全隐患。随着经济建设的加速发展,有些城市在部队营区周边进行大规模建设,致使部队营区周边高楼林立,地方人员可以直视营区核心地带,导致部队平时训练、战备拉动、主战装备等均被一览无余,失泄密隐患很大。

    四是部队自身管理缺乏力度。一些部队单位在地方政府规划建设征求部队意见时,为避免军民纠纷,或怕影响部队与驻地政府的关系,存在迁就照顾的情况。有些军事设施受历史遗留、部队改革等因素影响,部分交接手续不清,资料缺失,导致军事设施的产权无法明晰,办证困难;有的军用设施界桩、界标、铁丝网等隔离设施不完善,界限不清;一些重点要害部位技术防范性能达不到规定要求,不能很好地发挥预警防护作用。一些单位管理方法因循守旧,难以适应新形势新任务的需要。

    “建议进一步完善军事设施保护法,对部队改革中遇到问题作出解答,为军地双方解决新的矛盾和问题提供法律依据。”崔玉玲认为,这对于推进依法治军、规范军事设施管理,加强军民融合发展下的军地建设,建立完善中国特色军事法律法规体系,实现科学决策,具有十分重大和现实的意义。

    重要建设项目军地联审联批

    崔玉玲表示,修改完善军事设施保护法,要以宪法及其修正案、国防法为依据,充分借鉴军地长期解决此类问题的有益经验,使修订后的法律能够更好地维护军地双方的利益,操作性更强。

    “修改这一法律时应坚持这样的指导思想:以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为根本,以军民融合为牵引,注重全民保护意识,统筹好军队深化改革、地方经济建设发展等各种关系,兼顾现实和长远,对军事设施保护、军事行动建设各个方面进行全面规范,为军地协调发展提供更加全面和可行的法律依据。”崔玉玲强调。

    崔玉玲建议,在法律中应明确:成立军事设施保护委员会,建立协调机制,相互配合,监督、检查军事设施保护工作。同时,明确军事设施保护委员会工作机制、军地职责。军事设施保护委员会要配备专职人员,落实专项经费,形成结构合理、功能健全、运行有序的军事设施保护组织,每年定期举行会议,严格执行重要军事设施周边规划建设项目军地双方联审联批机制。建立城市规划建设信息通报制度,遇有重大事项及时协商。

    对现行法律规定的“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编制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城乡规划和海洋功能区划,安排可能影响军事设施保护的建设项目,应当兼顾军事设施保护的需要,并征求有关军事机关的意见”。崔玉玲建议,将“并征求有关军事机关的意见”修改成“应报当地军事设施保护委员会,经保护委员会军地联签批准后方可实施”。

    崔玉玲还建议在法律责任部分增加规定:军事设施周边擅自搭建建筑物,并利用该建筑物观察军事行动、摄录像等,情节特别严重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同时对危害军事设施安全的行为包括哪些情形,对安全威胁如何评估等作出系统规范。对地方政府和工作人员在军事设施保护工作中成绩突出,由军事设施保护委员会联合地方政府给予表彰奖励,作为推荐双拥模范城和军民共建先进单位的必备条件。

    及时制定与法律配套的制度

    “军事设施保护法涉及面广。”崔玉玲代表建议,考虑到军事设施保护涉及到指挥机构、基层部队营房、综合训练场、演习基地、海训场等诸多场地类型,在修改军事设施保护法的同时,针对终止有偿服务和遗留土地纠纷等问题,及时制定与法律配套的制度,出台“停止军队有偿服务相关问题实施办法”“演习基地保护细则”“历史遗留军地土地纠纷处理意见”等,确保该类矛盾问题分类规定,统一操作。本报北京3月7日讯

责任编辑:江越
0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