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号 手机版| 站内搜索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

师资短缺、场地不足、器材不够

——乡村学校开展体育教育短板扫描

2023-11-24 16:09:22 来源:新华网
分享:
-标准+

当前城乡教育发展不均衡现象仍然存在,且在体育等学科方面更为明显。记者近期在贵州、重庆和山西等地多个县(市、区)调查发现,专业师资短缺、场地不足和体育器材不够等问题制约着乡村学校更好、更稳定地开展体育教育。

专职师资短缺

“你的体育是语文/数学老师教的”,这是不少乡村学校体育教育现状的真实写照。记者采访发现,乡村学校体育教师短缺主要表现有二:

一是数量上的短缺。受访基层教育部门和乡村学校负责人表示,艺术和体育学科教师短缺的问题在乡村学校存在已久,且是普遍现象。

贵州某乡镇中心小学校长张沫(化名)介绍,该校每周所有班级的体育课加起来有93节,但仅有2名体育老师,为保障开齐开足体育课,他们只能采取1名老师同时给2个班上课的模式,“这增加了教师驾驭课堂的难度,但我们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

重庆某乡村小学目前共有4名体育教师,其中1人是科班出身,另外3人是转岗体育教师。“我们学校算情况比较好的,有的学校没有专业体育教师,这几年招新老师的口子越收越紧,音体美等学科,大家都是随便找个老师来顶着。”该负责人说。

重庆另一所乡村小学的校长反映,该校唯一的专职体育教师来自西南大学研究生支教团。“实在排不开课的时候,就只能让班主任或其他学科教师带一下体育课,明年这位志愿者支教结束离开后,还不知道体育课要怎么办。”

二是质量上的短缺。《义务教育体育与健康课程标准(2022年版)》规定,义务教育阶段体育与健康课程内容主要包括基本运动技能、体能、健康教育、专项运动技能和跨学科主题学习。其中,专项运动技能包括球类运动、田径类运动、体操类运动、水上或冰雪类运动、中华传统体育类运动、新兴体育类运动等六类。

记者采访发现,在一些没有专职体育教师的乡村学校,体育课则由其他学科教师兼着上,他们普遍缺乏相关专业知识和技能,再加之体育场地设施匮乏等多种因素,很难按照课程大纲要求开足开齐体育课程。

西南大学体育学院教授郭立亚认为,从事体育教育的教师需具备一定的专业知识和技能,否则将影响学生参与课程的积极性。

贵州东部某县一所乡村小学的校长说,该校没有专业体育老师,体育课都是由其他学科教师负责,“就是做下准备活动,然后走下队列队形,打打篮球、乒乓球或羽毛球,基本上就是自由活动,没办法教学生一些专业技能。”

场地不足、器材不够

记者采访发现,体育活动场地和器材的短缺,导致一些乡村学校在开展体育教育时面临难题,甚至不得不因此暂停开设一些特色课程。

贵州省某乡村小学2020年成立了足球队,孩子们踢球的积极性很高。最初学校没有足球场,他们就在水泥篮球场上训练。2022年12月,定点帮扶单位出资建设的一块五人制足球场完工投用后,训练环境得到一定改善,但学校面积小,每次练体能时,学校负责人只能带着学生在村里的公路上跑步,遇见车来车往有一定的安全风险。

记者在山西随机走访了六所乡村小学和一所乡镇初中,这些学校的学生人均活动空间都达到了国家要求,但只有一所小学建有200米标准塑胶跑道,那所初中也没有400米标准塑胶跑道,有的学校只有一块外围是100米塑胶跑道的小田径场。有一所小学的操场还是水泥地面,该校一位体育老师说,这使得他们在教篮球、足球等对抗性强的项目时顾虑较多。

记者在重庆一所乡村小学看到,一些陈旧的体育器材散落在校园里的树丛中,操场上的羽毛球网破损严重,只是勉强能用。校长说,该校学生人数不多,每年财政拨付的公用经费不足10万元,除去日常必要开支外,几乎没有结余可用于更换体育器材。

采访中,多名受访乡村学校负责人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山西省一位小学校长说,想要更换学校的体育器材,经常需要向村里或镇里请求支援,或者申请专项经费。他所在的学校的近50颗篮球和威风锣鼓等体育器材均由捐赠得来。

充分利用社会资源补齐短板

郭立亚等人认为,解决乡村学校体育教师短缺的问题,更多需要通过内部挖潜和依靠外界帮助。

张沫说,该校目前有891名学生,在编教师共83人,其中11人在下辖的3个教学点任教,9人在其他学校交流,其余63人在本校任教。按学生人数来算,学校教师人数已经超编,如果按课时需要来配备体育老师,会进一步压缩其他学科教师的数量,影响其他学科的教学工作。

在郭立亚看来,充分利用学生支教和志愿服务等项目,向乡村学校输送专业体育教育人才,或许是一个比较可行的解决办法。

2019年,教育部在部分高校试点开展了体育美育浸润行动计划,旨在依托高校体育美育教师和学生力量,为本地区特别是革命老区、民族地区、边疆地区、贫困地区和广大农村地区提供持续性的定向精准帮扶和志愿服务,为中小学体育美育均衡发展提供优质教育资源,切实提高教学水平和教育质量,推动中小学体育美育日常化、多样化、特色化发展,努力让每一个学生都能享有公平而有质量的体育美育教育。

同年11月,教育部办公厅公布了首批入选该计划的高校名单,包括天津体育学院等20所高校,其中“对口支持类型”包含“体育”的高校有14所。郭立亚认为,可以鼓励更多具备相关条件的高校参与该计划,仅重庆市就有十几所高校开设了体育专业,如果都能参与、都派出部分学生去偏远地区支教的话,可以覆盖更多乡村学校。

内部挖潜则是在乡村学校生源减少、教师整体超编的情况下,适当开展转岗培训。受访专家认为,转岗教师做好体育教育工作,不但要有相应的专业知识和技能,还得从内心真正愿意从事体育教育。基层教育部门在开展相关工作时,需加强人才筛选和培养力度。

此外,多名体育教师还建议,打通体育教师交流通道,通过走教、送教下乡等方式,缓解乡村学校体育教师短缺的问题,同时完善考核方案,让优秀体育教师在职称评审、绩效认定等方面有获得感,激发他们的职业激情。

对于场地不足和器材短缺,一些乡村学校负责人指出,随着乡村学校学生减少和生源流失,在校园里新建标准化操场可能会造成资源浪费,但体育设施的升级对于完成全民健身目标又至关重要。他们建议,各地县乡两级政府根据人口分布,统筹规划公共体育设施建设,并加强管理,让学生和群众共用。

(2023年11月24日 新华网 记者 郑明鸿 周思宇 李紫薇)

编辑:吴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