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中院与湛江仲裁委网上“互怼” “先予仲裁”模式再引业界热议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发布时间:2018-06-11 10:17:43

舆情综述】

 

    530日,厦门中院通过其微信公众号发布《厦门中院对“先予仲裁”执行说不!》一文,指出2017年以来,大量由湛江仲裁委仲裁的北京某公司申请的网络P2P小额借贷纠纷执行案件涌入厦门中院。这批案件的执行依据均为湛江仲裁委根据“先予仲裁”模式做出的网络仲裁裁决,即双方当事人在网上签订《借款协议》的同时签订《调解协议》,并在短时间内申请仲裁并出具仲裁裁决书,一旦出现违约,放贷方直接依据仲裁裁决书要求法院强制执行。厦门中院认为,这违反了诉的基本原理,仲裁机构行使了类似公证机关的职权,与仲裁法第二条所明确的解决平等主体纠纷功能相违背,颠覆了仲裁制度。该文引发法律界人士较多关注。

    61日,湛江仲裁委员会湛江国际仲裁院发布长文《厦门中级法院的做法问题何在?对该院在公众号”对先予仲裁执行说不”一文的反馈意见》进行反驳,态度较为强势:“为什么故意用公众号形式渲染‘不’呢?已执行案件是否都要翻案将借款返还给‘老赖’呢?”“全国已有100多家中级法院执行了湛仲此类案件,难道他们都错了?”文中提到厦门中院所谓案件大规模涌入的说法“完全不顾事实危言耸听,混淆上下视听”;还称厦门中院文章“影响到上百万借款人履行还款义务秩序,‘老赖’将更多更赖了”;“地方法院无权否认一个类型的案件”,指责厦门中院表态说“不”是“不分案情、不分差异”等。

    法院与仲裁机构的隔空“喊话”升级了仲裁界、互联网金融界对“先予仲裁”话题的围观。多个法律类微信公众号发表看法,如“在法言法”署名文章根据湛江仲裁委的反馈意见,逐句进行反驳,认为其有关说法违背事实和法律,并提出湛江仲裁委“先予仲裁”的仲裁协议无效、仲裁内容违法、仲裁制度违背公共利益“三宗罪”。此后几日,该微信公众号又连发6篇文章,继续反驳湛江仲裁委有关“先予仲裁”的说法和做法,其中有一篇文章表示,“湛江仲裁委对仲裁法律制度的创新实际上是对仲裁制度的‘颠覆’”。“国际仲裁那些事”文章分析了“先予仲裁”的有关内容,对“先予仲裁”持否定态度,认为其“已脱离仲裁的基本原理和制度目的”。“万邦法律”则力挺厦门中院称,“即便是作为全球仲裁机构中‘重型航母’的国际商会仲裁院(ICC),也未听闻曾力撕撤销其仲裁裁决的巴黎上诉法院或是不予执行其裁决的其他法院。”64日,《法制日报》以《湛江仲裁委模式是创新还是违法》为题,梳理厦门中院与湛江仲裁委“互怼”始末,并提及部分法院跟仲裁委员会之间针对“先予仲裁”裁决结果互相“抬杠”早有先例,此次争议更加激烈,影响也或将更加深远。

    网民观点中,近四成网民明确表示支持厦门中院的裁决结果;约三成网民认为“先予仲裁”预设审判的模式并不合理;两成网民认为“先予仲裁”是模式创新,应予以支持,如网民“@落花”称“湛江仲裁委的举措能减轻法院工作,也是对‘老赖’的警示”;还有一成网民质疑仲裁机构推行“先予仲裁”是为了追求效率忽略公平。截至6612时,与此事相关的媒体报道60篇,微信文章260余篇,微博舆论场关注较低。

 

【风险预警】

 

    该案例被曝光后,引发一定的舆论围观,舆论讨论主体集中于互联网金融界和法律界,讨论内容主要聚焦于“先于仲裁”的合法性以及法院驳回该裁决的合理性两大方面。但由于讨论话题较为专业,公众的话题参与度有限。总体来看,此类舆情事件所反映出的两点风险,值得相关部门注意。

    

1.业务扩大与自由裁量考验仲裁机构公信力建设

    受到经济全球化及市场经济的影响和推动,我国境内商事仲裁案件受理量、标的金额等均极大提升。同时,由于仲裁在分流案件、节省诉讼成本、化解社会纠纷等方面的作用日益凸显,仲裁庭普遍拥有较大的自由裁量权。相对宽松的经济和司法环境在促进仲裁行业发展的同时,也对仲裁机构公信力建设提出挑战。有媒体指出,当前,许多仲裁机构的服务能力、服务品质亟待提高;不少当事人对仲裁员、仲裁机构的水平和公正性存有疑问,遇到疑难案件时不放心、不信任仲裁机构;仲裁机构的自我监督不足,仲裁裁决文书质量堪忧等。公信力是仲裁的生命力和立身之本,而一旦仲裁机构公信力受到质疑,引发舆情几乎成为必然。

    

2.“互联网+仲裁”渐成趋势给法院带来一定舆情隐患

    近年来,P2P网贷、消费金融、现金贷等互联网金融业务呈现爆炸式增长,海量的网贷纠纷也随之产生。互联网金融业务有着参与主体多、地域跨度大、电子证据为主等特点,传统的纠纷机制往往难以应对,网络仲裁被业内人士认为是解决纠纷的最佳选择。但与之相对应的,仲裁裁决的增多必然使法院执行工作压力骤增,为舆情事件的爆发留下隐患。一方面,互联网仲裁作为一种新生事物,不同地区的执行法院对网络经济等认知不一,特别是互联网仲裁中一些创新之举,可能影响部分法院对仲裁裁决的认可度,引发舆论争议。比如在厦门中院与湛江仲裁委冲突一事中,湛江仲裁委的“创新”模式不仅被法院“回怼”,也再次引出了舆论对“先予仲裁”制度设计合规性的探讨、仲裁公信力等方面的探讨。另一方面,仲裁裁决存在的执行法院分散、地区差异等因素也可能触发舆情。

 

【分析师点评】

 

    从本案的分析可以看到,“先予仲裁”这种模式创始伊始,便引发了仲裁理论界和实务界的广泛争议,对其合法合规性的质疑也从未停止,因此厦门中院与湛江仲裁委的“互怼”能够引出法律界人士这么多的“吐槽”。而且从实务工作来看,法院对“先予仲裁”裁决结果的支持与否,仍取决于裁决是否符合相关法律规定。

    当前,我国仲裁事业的发展正在面临前所未有的历史机遇,尤其是仲裁越来越受到互联网金融机构在内的企业及行业协会的欢迎和支持。对于仲裁机构来说,“打铁还需自身硬”,仲裁机构要以法律为依据,以司法为依托,接受司法监督,全面保障仲裁的公正性,以过硬的公信力赢得法院的支持,积极化解经济矛盾,调和社会纠纷。

……

(全文阅读请参见《政法舆情》2018年第20期)

法制网舆情监测中心 王媛 焦艳

 
视频推荐
 深圳市盐田法 ...
 赵大程做客中 ...
 “守望初心— ...
 “守望初心— ...
 “守望初心— ...
 “守望初心— ...
 强化“雪亮工 ...
 深化便民利民 ...
 杭州互联网法 ...
 湖南:建设平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