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社交媒体操控组织清单:28国网络部队透视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发布时间:2017-12-07 10:55:18

    编者按:当前,网络部队已经成为普遍性的全球现象,许多国家都会通过雇用大量的人力和资源来管理并操纵舆论。最早关于有组织地操纵社交媒体的报道出现在2010年,而早期有关政府参与操控舆论的报道则常出现在政党之争或在大规模选举之时。但现在,使用网络部队提升网络政治话语权,发挥互联网平台的信息流和沟通渠道影响舆论,已经越来越被各国政府所重视。本文通过对美国、英国、俄罗斯、德国在内的28个国家网络部队进行分析,呈现其操控社会舆论的策略、工具和方式,以及组织形式、组织行为、能力建设等方面内容,以资参考。

 

媒体操控策略、工具和方式

    网络部队一般都会有一个整体操控策略,包括官方传播内容的应用程序、网站或平台,使用各类账号与社交媒体的用户进行交互,创建如图像、视频或博客帖文等实质性内容等。

    ■网络互动评论:几乎所有的网络部队都会积极地在网络帖文下发表评论与用户互动,他们既会重点关注有关支持政府立场或意识形态的积极信息,也会向对批评政府的社交媒体用户进行攻击和骚扰。在许多国家,网络部队主要致力于不同政见者的负面互动。例如,阿塞拜疆的“IRELI青年组织”专门负责在社交媒体发表侮辱性评论。不过,一些网络部队也会发布中性评论,旨在分散网络话题的热度,转移舆论注意力。例如,沙特阿拉伯就有一种名为“主题标签中毒”的策略,其方式是使用大量垃圾主题标签,冲刷或扰乱批评性或其他负面评论。大多数情况下,网络部队在社交媒体上与用户互动时,通常会混合使用正面、负面和中性的帖子,而非单独使用某种网络评论策略。因此,网络上还对他们有“五毛党”的称谓,据传言,这些政府赞助的网评员每次在线发布消息都会获得五毛钱的报酬。网评员们常用的一种评论策略是,在网上张贴严重情绪化的评论,以引起公众对自己的愤怒和攻击,从而使舆论注意力从原来的议题上发生转移。

    ■特殊群体锁定:此种策略是指从社交媒体中挑选出特定个人或群体,并对其采取一定行动以产生某些影响。例如,在波兰,一些知名博主、记者和社会活动家等意见领袖被精心挑选出来,并被贴上某种标签,以便说服他们的追随者持有相同的信仰和价值观。而此策略更常见的形式则表现为骚扰,常常涉及辱骂、仇恨、歧视,或对线上用户价值观、信仰或身份的控制。由于这种骚扰会延续很长时间,所以其对于社交媒体的负面影响也不会短期内停止。有时,它会发生在诸如选举等重大政治活动中。例如,在韩国2012年总统大选中,国家情报局曾发动了针对政敌的一系列诽谤活动。更多的时候,它是用来消除网络政治反对意见的有效手段。由于被针对的个体经常受到现实威胁并遭受声誉损害,因此它也是网络部队行动策略中最危险的一种形式。例如在俄罗斯,网络部队被用来针对特定记者和政治异议人士;在阿塞拜疆,批评政府的个人经常在推特等社交媒体平台上被定位。一些网络部队还有识别和定位个人的高度协调系统,在土耳其,组织者会张贴敌对账号的截图,以便其他成员可以发起针对该人的诽谤活动;在厄瓜多尔,锁定行为则是基于政府提供的网络平台“Somos+”来统筹协调的。

    ■政府资助线上资源:有些国家则通过运行政府自己的官方账号、网站,达到政治宣传、舆论引导的目的,而这些账号和内容中一般都清楚标明其官方身份。例如,以色列拥有超过350个政府官方社交媒体帐户,覆盖从推特到Instagram的所有在线平台,并以三种语言(希伯来语,阿拉伯语和英语)运营。网络平台如博客、移动客户端、官网等,不仅是网络部队活跃的媒体阵地,更是官方传播政治纲领、消除政治异议的网络空间。这些在线力量有时也会帮助网民转发、分享或点赞政府倡议的内容。例如,乌克兰的“i-军”(也被称为“真理军队”)经营着一个网民分享网络“真相”信息的网站。此外,官方的线上资源还被用来激励政府的支持者。例如厄瓜多尔政府推出了一项名为“Somos+”的调查平台计划,当有社交媒体用户批评政府时,网站会向用户推送相关内容,以便政府支持者集体攻击政治异议者。

    ■虚假账号和网络机器人:许多网络部队还会运用假账号来掩盖自己的真实身份和意图,这种现象有时被称为“草根营销”,令赞助者或组织者的行为被看作是基层“民意”。很多情况下,这些假账号常常是由“机器人”(模拟与网民互动的代码程序)发出信息。据公开报道显示,在阿根廷、伊朗、墨西哥、菲律宾、沙特阿拉伯等国家中,网络机器人曾在政府行动中被部署过。这些机器人通常使用垃圾邮件和虚假消息冲刷社交网络,它们还通过增加网络中点赞、分享和转发的数量,来放大非主流的声音和想法,从而形成一种人造的流行感或舆论势头。但是,并非所有的政府都喜欢利用这种自动化模式。例如,在塞尔维亚就是由政治可靠的员工运行假账号来吸引社会对政府关注;而在越南,也是由亲政府的博主们负责传播党的路线。

    一些评论者认为,使用人力运行账户的国家可能是缺乏成熟的技术。但是,随着机器人越来越政治化,不少社交媒体平台对发言审核也更加严格,结果导致很多人不得不重新自己操作账号,而不是使用自动化账号。例如,在墨西哥,因为许多传播假信息的官方垃圾邮件机器人被查出来,所以又重回“人工时代”。不过,更多的网络部队则在努力提高人机交互的技术性能,让这些“网络机器人”的互动感觉更真实,避免在部署行动中被检测出来。值得一提的是,并非所有的网络部队都将使用“虚假账号”作为重要方式。朝鲜就是个有趣的例子,它常使用被盗的韩国账户伪装身份,向韩国人传播自己政治理念。

    ■内容创建:网络部队还会通过创建实质性内容来传播政治信息,这些内容创作不仅仅是在博客或社交媒体上发表评论,还会创建如博客帖文、在线视频、虚构性故事、图片、卡通形象等内容来推行官方政治宣传。在俄罗斯,网络部队会创造一些有吸引力的网络角色,并在Live Journal等网站上运营博客。另据报道,有个俄罗斯的网络部队成员运营了一个算命类博客,提供“人际关系、减肥、风水以及地缘政治”等方面的预测,目的是通过切入普通人的生活乐趣,实现与政治宣传的无缝对接。

 

媒介操控的组织形式

    网络部队往往由不同来源的成员组成。一些情况下,政府可能使用自己的雇员队伍;其他情况下,政府还会外包给私人承包商或志愿者。

    ■政府:部分网络部队可能是政府部门的一个分支,直接在官方机构中工作,其成员就是国家雇用的公务员,如越南的河内宣传教育署和委内瑞拉通讯部。网络部队还可能受雇于政府的行政分支机构。例如,在阿根廷,网络部队的活动与总统办公室有某种联系。

    ■政党或政客:他们经常使用社交媒体作为其竞选战略的一部分,通过使用社交媒体操纵舆论,有意传播假新闻或假情报,拖延或影响网民对政敌的支持。

    

    ■私人承包商:在某些情况下,网络部队是由政府雇用的私人承包商完成,他们通常暂时被分配来帮助完成某项特定任务。例如,美国政府曾聘请一家公关公司开发了管理社交媒体虚假个人资料的角色管理工具。

    ■志愿者:有时,网络部队还可能是一些积极致力于在社交媒体上传播政治信息的志愿者组织,他们不仅仅相信并乐于分享相关信息,还积极与政府合作传播执政理念。在许多国家,志愿者团体完全由青年倡导组织组成,他们虽不能获得正式的薪酬,但可以获得其他形式奖励。例如,在以色列,表现优秀的学生可获得奖学金。

    ■有偿网民:一些网络部队还由政府招募的网民组成,并以某种方式有偿工作。通常,这些有偿网民是因为在社会或网络中拥有舆论影响力而被招募。例如在印度,被招募的“意见领袖”帮助政府传播政治思想和信息,并提供看似中立的视角,以“独立的声音”加强传播。

……

(全文阅读请参见《政法舆情》2017年第44期)

法制网舆情监测中心 王灿 编译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视频推荐
 朱日和阅兵MV ...
 中国警察公益 ...
 世界舞台上的 ...
 江苏省无锡市 ...
 江苏高院公益 ...
 我国发布首个 ...
 网曝疑似京东1...
 铁路公安重击 ...
 你不知道的信 ...
 网购遇退货骗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