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舆情监测中心>>焦点图片>>
2017年第三季度政法机关舆情应对能力摘星榜
发布时间:2017-10-12 11:07 星期四
来源:

 

TOP.6  河南西华12岁女生遭“强奸”反转事件

 

 

【事件概览】

 

  74日,网民“@白衣天使茉莉花”爆料称,其12岁侄女何佳佳(化名)今年3月至5月间,先后被河南省西华县奉母镇中学副校长邵某某、教导主任何某某强奸十七八次。当日,官微“@平安西华”通报称,该网民爆料内容严重失实,表示将澄清真相,严惩信息发布者。但由于通报内容语焉不详,并将“炮制”写成“泡制”,遭到网民调侃和质疑。75日,官微“@平安周口”通报称,周口市公安局组成专案组接手此案。710日,舆情发生反转,《中国青年报》报道称何佳佳承认说谎,其实并未被强奸。727日,“@平安周口”再发通报,就案件作出详细回应,并对涉嫌妨碍作证的何佳佳叔叔何某、编造发布虚假信息的郭某等人依法刑事拘留。

 

应对评点

 

  从案件最终结果看,西华警方第一次通报就已为案件定性,并且回应时间比较迅速,在舆情发生后的数小时就发布了“澄清”通报,却因发布通报内容的不够谨慎,酿成了一场舆情风波。这主要因为通报语气生硬,对公众关注焦点避而不谈,加之写错别字、关闭评论等举动,大大减损了警方信息的说服力。此后,周口警方接手案件使被动局面有所缓解,但公众先入为主的刻板印象已经形成。数日后,案情经由媒体报道方得以“真相大白”,西华警方信息发布的主动权再度旁落,所幸周口警方进行了第三次通报,最终一锤定音平息了舆情。

 

经验·教训

 

  此次舆情事件深刻昭示出官方首次信息发布的重要性。受首因效应的影响,官方的第一次信息通报往往十分重要,起着为事件“定调子”、框定事件性质的关键作用,是官方明确自身立场和态度的绝好时机。特别是对于涉及自身的负面舆情,官方更要积极地向公众解释和说明整个事件的前因后果,引导公众认清并理性看待事实,以求得舆论的理解和认同。而一旦首次信息发布失利,不仅会招致舆论更多猜测,加深官方与公众间的隔阂,更可能会使整个舆情局面失控,后续往往需要花费更多的精力去扭转舆论。

 

 

 

TOP.7   Wephone创始人苏享茂自杀事件

 

 

【事件概览】

 

  97日,WePhone开发者苏享茂跳楼自杀,其生前发布网帖称,自己几个月前在世纪佳缘网结识翟欣欣,双方在离婚时,由于无力支付女方索要的高价“分手费”只能选择自杀。9日,苏享茂的哥哥发声,称翟欣欣有“骗婚”嫌疑。之后,警方介入此事。10日,世纪佳缘网官方微博回应称,苏享茂及前妻翟某确系网站实名认证会员。事件被曝光后,舆论普遍认为翟欣欣是恶意骗婚,背后可能有团队操作,更有网民直接将矛头对准政法机关,质疑警方噤声是不作为的体现。之后,知名律师张起淮、易胜华分别担任双方律师,推高舆情。

 

应对评点

 

  事件发生后,警方发布消息,确定苏享茂属于跳楼自杀身亡。警方介入调查一定程度上抑制了网民的恶意揣测,舆情热度也应声下降。但此后,男方家属开始质疑婚恋网站信息审核把关不严,且不断有媒体发掘类似案件并接连曝光,警方在对翟欣欣是否涉及骗婚、世纪佳缘是否存在运营违规等舆论关切的话题上的沉默态度,使得舆论情绪多有不满。在双方律师介入后,事件发展逐渐进入法律轨道。不过,在真相扑朔迷离、案件涉及问题未得解决的情况下,公众更期待政法机关能够及时公布调查结果。

 

经验·教训

 

  社会热点事件的舆情发展过程中,往往牵涉到政法机关,一旦回应缺位就会将事件引向更复杂的方向。该事件中,警方的沉默态度,导致舆论质疑政法机关监管缺乏、调查不力。如果警方能够在最初及时公布调查进程,引入更多法律视角,舆论探讨或许更为理性。此类事件中,政法机关可从以下方面积极作为:首先,表明积极介入调查和处置的立场,引导舆论理性发声;其次,紧跟舆情走势,分阶段公布调查进展,以有力回应压缩舆论场的猜测空间。再次,社会热点事件中舆论关注范围较广,政法机关需筛选信息,把握重点,并在回应中有针对性点明;最后,政法机关还需加强实体处置能力,从根本上消除负面舆情再度复燃的可能。

 

 

 

TOP.8  北京老人陷“以房养老”骗局

 

 

【事件概览】

 

  726日,《人民日报》报道了北京数十位老人陷入“以房养老”骗局的事件:不法分子假借国家“以房养老”政策之名,以投资返利为诱饵,诱骗老人进行房产抵押借款,骗取被害人房屋抵押款。其中,对债权文书进行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公证、为委托中间人买卖房屋的全权委托书进行公证,是骗局顺利实施的重要环节。随后,《中国青年报》、《北京晚报》等相继报道了数起相似案例,引发舆论热议。82日,新华社发文称,北京市司法局和市公证协会组成小组开展调查,并进一步完善办证流程和业务规范。814日,北京市司法局通报称,方正公证处被停业整顿,公证处主任被免去职务。同日,司法部推“五不准”堵公证漏洞,整肃公证行业。此外,公安机关已经对部分诈骗者采取强制措施。

 

应对评点

 

  该事件中,公证工作规范性成为众矢之的。北京市司法局和市公证协会通过权威媒体发声,及时介入调查、完善相关规范,获得部分舆论认可。“五不准”的出台也可谓是对当下公证乱象“对症下药”。但司法局和公证机构采取的一些举措,如要求老人的房产委托公证需要成年子女陪同,被舆论质疑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临时应对之策。更关键的是,社会对于公证机构权威性和专业性的印象,在舆情深度发酵后已大受挫伤。目前,公安机关对于不法分子的法律制裁,及对老年人的补偿等问题,也暂未取得令舆论满意的进展。

 

经验·教训

 

  目前,银发族已成为诈骗的“重灾区”,要打击针对此类人群的诈骗犯罪、营造积极的舆论氛围,还需注重舆情引导部门与实体处置部门之间的有效衔接:实体处置方面,需多部门协同作战,提高打击成效,将赔偿、补偿工作纳入法律进程,树立公众的法治信心;舆论引导方面,要进一步加强老年人防范诈骗的宣传教育,提高老年人识骗防骗能力。此外,应对危机不应是单纯的“救火”,针对日益分工化、职业化的新型诈骗,有关部门还需在法律和制度层面扎好篱笆,从根源上减少类似舆情。

 

 

 

TOP.9  大学生李文星误入传销组织后死亡

 

 

【事件概览】

 

  714日,山东籍大学毕业生李文星在网络招聘平台“Boss直聘”上找工作,误入天津静海区“蝶贝蕾”传销组织后身亡,经媒体曝光后引发社会强烈关注。有网友发现,77日,静海警方已通报将该传销组织破获,舆论因此质疑警方行动的真实性。82日晚间,静海警方通报称李文星系溺亡,这一结果再次遭到网民质疑。随后,围绕“李文星死亡的真相”、“传销组织为何屡禁不止”、“警方打击传销的执法现状”等问题讨论不断。此后天津启动专项打击行动,涉案人员迅速被抓获,但舆论中对传销乱象的讨论仍在持续。815日,公安部等五部门联合印发文件,在全国范围内继续开展为期三个月的传销活动专项整治行动。

 

应对评点

 

  事件发生后,天津警方仅用了四天时间就将嫌犯抓获,破案效率值得肯定。但是由于涉事警方在案发前已通报破获该传销组织,短时间内又发生如此恶劣事件,导致公众对于警方处置的满意度普遍较低,甚至有网民猜测静海警方有意包庇,导致当地传销猖獗。舆情不断发酵,大量网民由此案延伸至各地传销问题,谴责警方在此类案件中的消极表现。而对于李文星的死因,警方通报与家属的猜想存在偏差,详细的尸检报告及案发缘由仍未公布,舆论对死因的猜测增加了舆情不确定性。

 

经验·教训

 

  “李文星案”之所以引发广泛关注,在于由该案延伸出的传销乱象已成为社会治理无法回避的沉疴痼疾,舆论将广受关注的“善心汇”非法传销、河北燕郊非法传销等同类议题进行串联,也放大了舆论共振效果。社会公众在关注个案的同时也在反思传销屡禁不绝的原因,政法机关“运动式”执法广被诟病,由此建立常态化的监督与打击机制成舆论共识。可以预见,由传销及传销所引发的违法犯罪仍将是舆论关注的焦点,政法机关需对个案背后的问题现象加强关注,将舆论核心诉求作为工作重点,持续发力根除传销恶疾。

 

 

 

TOP.10  邯郸涉县男子吐槽医院食堂被拘

 

 

【事件概览】

 

  818日,河北省邯郸市涉县广播电视台发布一则警情通报,内容称有网民网上发布“涉县新医院餐厅质差、价贵、量少,还是人民的医院吗?”对此,涉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以“涉嫌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将发帖人张某某抓获并行拘。19日,该通报被媒体转载后,引发舆论哗然,大量网民认为警方执法荒唐。1920时许,官微“@邯郸公安网络发言人”通报称,邯郸市公安局已责令涉县公安局对本案重新审核。此外,事发后有媒体曝出此案中涉县办案民警李某某被当成“网红”要求合影,邯郸警方二次回应前曾“秒删”一个对其不利的回应版本。2020时许,邯郸警方再发通报称,已责成涉县公安局撤销该处罚决定,对相关民警给予停职等处分,责令派出所向当事人赔礼道歉。

 

应对评点

 

  涉县警方最初将此事作为当地“打击网络谣言”的重要战果予以通报,但没想到被媒体曝光后却招致舆论围攻。出现这种反差的根本原因在于,涉县警方对于执法这一实情环节出现明显认知差错。虽然舆情爆发后,上级部门邯郸市公安局两次通报并及时纠偏,值得肯定,但这种应对并未反映涉县警方已认识到本身执法不当的错误,而通报中“责成”、“责令”的字眼也让公众产生了警方只是为了平息舆情而做应对的观感。此外,办案民警李某某被当成“网红”、邯郸警方“秒删”回应版本等细节,也反映了涉事警方在舆情素养上的不足,促使舆情持续发酵,网民质疑、不满不断。

 

经验·教训

 

  当下,政法机关的舆情意识已普遍提高,但却容易忽略实情处置是舆情处置的先决条件。不少基层机关将舆情应对好简单等同于实情处置佳,殊不知在执法严重错误的前提下,舆情事件一旦从实体的根上错误,再有力的危机应对都难以挽回流失的公信力。因此,政法机关只有从实体上做到规范执法,舆情应对上才能锦上添花,明白了实情和舆情的本末联系,才能在危机爆发时真正做好舆情工作。

法制网舆情监测中心

 

 

 

 
<  1  2  3  


责任编辑:刘音
0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