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行政改革趋势及舆情生态变化解析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发布时间:2017-09-01 14:42:58

 

编者按:2017年以来,全国司法行政机关团结一致锐意进取,吹响了司法行政改革冲刺的“冲锋号”,司法鉴定、公证、律师等行业改革持续推进,获得舆论高度关注。司法行政工作有哪些可喜的变化?涉司法行政舆情有着什么样的发展趋势?法制网舆情监测中心以今年以来司法行政工作的变化为依托予以解析。

 

1. 行政作为密集化 司法行政改革将向纵深推进 

今年3月,司法部部长张军在全国两会“部长通道”回应了舆论热议的“天价司法鉴定费”和“律师权益保障”问题;而后,司法部召开三次新闻发布会,分别聚焦律师、司法考试、司法行政戒毒工作;全国司法厅(局)长座谈会上发布了指导性文件《司法部关于进一步深化司法行政改革的意见(讨论稿)》;全国公证工作会议上提出了2017年底行政体制公证处要全部改制;8月11日,司法部邀请11位法学专家参加司法行政改革意见座谈会,为司法行政改革献计献策。2017年以来,司法行政领域各项改革工作“火力全开”,部领导对于公众关切的问题积极发声,在舆论场中抢得话语权的同时,也释放了坚定改革、努力作为的积极信号。

密集的行政作为突显司法行政改革将向纵深推进。据观察,司法鉴定、公证、律师等领域是今年上半年改革工作的重点,可以预见,监狱、社区矫正、法律援助等领域的改革将成为下一阶段司法行政领域改革的重要方向,全方位改革已是必然趋势。

 

2. 经济领域作为显现 常态化发展将成为趋势

司法行政机关与群众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但与经济领域的关联度在大部分公众看来其实并不紧密,但在2017年,公众的这种观感得到一定程度上转变,各职能部门在经济领域的作为逐渐显现,这一趋势也将常态化发展。随着法律服务、公证、仲裁等部门全面保障和助力“一带一路”建设,公众对司法行政机关与经济领域包括国家大政方针之间的联系有了更深程度的认识,对哪些职能部门如何介入经济领域有了更加微观的认知。南京公证处首创的“摇号售房”也是司法行政部门介入经济生活的有力见证,此举不单单收获了舆论好评,也为各地方保障社会经济安全提供了可参考和易复制的样本。

在经济领域的作为突显,说明各部门主动介入经济生活的意识不断提升,迫切希望更好更快地融入经济领域。其实,司法行政机关一直都在服务社会经济发展,今年以来出现的这种改变,与上级管理部门的重视和要求密不可分,也与各地方积极发挥主观能动性和创新意识服务大众的理念不断增强息息相关。下一步,各部门介入经济生活的领域和规模或将不断扩大,除了继续发挥好公证、法律服务的作用之外,其他领域如何更好更快地融入经济生活也是发展关键。

 

3. 争议话题白热化 公开回应力度或将持续加码

在司法行政领域,一直都存在争议性议题。2017年以来,部分争议话题公开化和扩大化的趋势不断增强。在看守所该归公安机关还是司法行政机关管辖这一问题上,由于今年6月公安部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看守所法(公开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致使相关讨论渐趋白热化,法律界人士及公众呼吁司法行政机关“接管”看守所。关于“死磕派律师”和“官派律师”的争论一直隐藏在部分律师言论当中,今年因陈有西律师代理王全璋案,引发舆论大范围探讨“死磕派律师”与“官派律师”,成为律师行业内“痛点”的一次集中爆发。对此,全国律协在2017年第二次新闻发布会上作出回应,明确反对给律师贴标签。

无论是曾经引发较为广泛讨论的议题,还是以往未被公开讨论却长期存在的隐性话题,在今年都迎来了新一轮的“复制”和“更新”。可以说,争议话题再掀波澜,对司法行政机关而言既是一次舆情危机,也是一次改革机遇,官方主动作为,积极回应舆论,将是工作深入推进的第一步。而按照目前的趋势来看,公开回应力度或将持续加码。

 

4. 舆情带动改革 根治弊病将步入“快车道”

孙志刚事件之于收容遣送制度,唐慧、任建宇事件之于劳教制度,都是舆情事件推动系统性改革的典型案例。在司法行政领域,2017年初曝光的四川“天价司法鉴定费”事件,对于司法鉴定费用改革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目前,全国各地司法行政机关出台了司法鉴定收费管理办法,同时对乱收费、低价不正当竞争等行为加大了整治力度。今年7月,北京多家公证处涉嫌违规办理“以房养老”公证问题曝光后,司法部在短时间内印发了《关于公证执业“五不准”的通知》,提出了进一步具体规范公证执业的五项措施。

其实,因某起或多起类似舆情事件推动系统性改革以及规章制度的建立和完善,充分证明一些问题因为长期以来没有恰当的时机、也没有受到应有的重视,致使负面影响不断升级。舆情事件即是“导火索”,它们揭开了制度性创伤,促使该领域的弊病在最短的时间内得到根治。当前,舆论对司法行政领域的关注度逐渐提高,更多弊病仍有可能因为重大热点舆情事件的带动而步入根治的“快车道”。

 

5. 新媒体建设初见成效 构筑“微时代”格局成必然

在公安、法院、检察院等机关已获得百万甚至千万粉丝,成为新媒体领域内的“龙头大号”时,司法行政机关的新媒体建设却发展缓慢,这也限制了自身影响力的提升。新媒体作为国家战略“互联网+”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具备提升各项工作的基础性意义。

2017年4月,司法部官方微博和微信公众号正式上线,同时开通了头条号和一点号,短时间内收获了一定的粉丝和关注度,传播指数和影响力不断提升。各地方司法行政机关在新媒体领域精耕细作,充分发挥各平台的优势,突破平台的局限性,提升了司法行政系统的整体影响力,如南京公证处利用直播平台公证“摇号买房”全过程,即是利用新媒体进行工作创新的优秀范例。由此可见,在错失新媒体发展的黄金期之后,司法行政机关正在按照自己的节奏进行新媒体建设。目前,“两微”正逐步成为司法行政宣传工作的权威平台,也是公众了解司法行政工作的重要窗口,司法行政机关正努力构筑“微时代”的新媒体格局。

 

6. 争当“第一解释者” 舆情应对愈加规范

舆情应对速度考验涉事部门的舆情意识,凸显其对待舆情的态度。2017年以来,司法行政机关舆情应对意识明显增强,回应速度明显加快。以律师权益受损事件为例,在2016年发生的广西律师吴良述“撕裤门”一事中,广西律协和南宁律协在事件曝光后近10小时后发布情况通报,调查组在3日后成立;而在今年发生的类似事件中,律协以及司法行政机关的舆情处置速度明显提升,在迟夙生律师被抬出辽宁抚顺望花区法院一事中,全国律协第一次回应仅在事件曝光后4小时,司法部官微在全国律协通报后不到1小时就转发了通报,7小时后,相关部门就表示已成立调查组,尽管该事件目前仍没有调查结果,但有关部门对舆情快速做出反应值得肯定。

司法行政机关在舆情应对上的提速,既是舆情应对要求不断提升的现实需要,也是相关部门更加重视舆情带来的良好结果。争当舆情事件的“第一定义者”和“第一解释者”,既是积极主动作为的表现,也反映了有关部门希望通过平息舆情获取公众更多的信任。从中也可以看出,司法行政舆情处置愈加规范化。相信,在更多应对舆情的工作机制和方法建立后,即便面对不可控的舆情事件,司法行政机关的应对也会更加游刃有余。

 

……

(全文阅读请参见《政法舆情》2017年第31期)

 

法制网舆情监测中心 车智良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视频推荐
 朱日和阅兵MV ...
 中国警察公益 ...
 世界舞台上的 ...
 江苏省无锡市 ...
 江苏高院公益 ...
 我国发布首个 ...
 网曝疑似京东1...
 铁路公安重击 ...
 你不知道的信 ...
 网购遇退货骗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