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舆情监测中心>>舆情观察>>
贫困生贷款打赏主播惹议 网络直播不应成“法外之地”
发布时间:2017-08-18 10:44 星期五
来源:

 

【舆情综述】

8月10日,《扬子晚报》报道了一则“贫困生贷款十几万打赏主播,其父母还在家吃低保”的新闻,引发舆论关注。据报道,男生谢诚在大学期间学习成绩大幅度下滑被学校劝退引起家人注意,其姐姐发现谢诚在朋友圈假装富豪,沉溺于打赏网络女主播不可自拔,为此已在多个贷款平台借款十几万元,用于打赏和为女主播订饭、买补品。而谢诚的父母早在十几年前离异,无收入来源,目前还在接受政府每月450元的补贴。家人虽然积极劝解,但谢诚仍然执迷不悟,并对家人有抵触情绪。由于怀疑女主播存在违法违规直播情况,谢诚的家人已经向南京市公安局鼓楼分局挹江门派出所报案,警方在传唤了女主播琪琪到派出所接受调查后将其放回,鼓楼警方有关人士表示,对女主播琪琪做过问询调查后没有立案,可能是因为没有违法犯罪的迹象。相关消息一经发出,迅速登上微博热搜头条。

2016年被称为“网络直播元年”,全民直播时代的到来也带来了各种法律问题,因打赏引发的问题甚至违法犯罪行为就是其中之一。在此之前,“13岁少女打赏男主播花掉父母25万”、“女会计为取悦男主播挪用公款270万”、“某大叔为打赏走上盗窃之路”、“‘熊孩子’5秒打赏主播6万”都曾引发较多舆论关注。

截至8月16日12时,新浪微博话题“#贫困生给女主播订燕窝#”阅读量达1213万,相关微博2856条;相关新闻报道达430篇,网易新闻的相关报道已有逾20万网民跟帖评论;相关微信文章511篇。

 

【舆论观察】

对于网络直播及打赏,媒体、专家、网民各抒己见,讨论热烈。观点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

 

1. 直播不能挑战法律底线

目前,部分直播平台通过直播色情暴力内容、公开他人隐私等噱头吸引粉丝打赏观看,如《检察日报》评论所言,即使出台大量新规,大量的打法律“擦边球”以及触犯法律红线的直播依然存在。对此,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认为,在网络直播实践中,法律边界是基本底线,首先要保证直播内容的合法性,禁止传播色情、暴力、教唆犯罪等违法内容。

 

2. 不良直播环境有引诱犯罪的潜在可能

根据媒体此前报道,一些网络直播平台为增加人气,制造假的粉丝数据,通过刺激参与者的竞争心理来诱导打赏人一步步投入更多资金,在达到一定的等级后,打赏人就有机会得到主播的“青睐”,每次出场直播后台还会配有华丽的效果,满足了部分人的虚荣心,也着实成为诱导打赏成瘾的导火索。法制网文章提到,“网络直播平台设置打赏功能本身无可厚非,但应避免诱导性打赏的行为”。《新民晚报》评论也持有相似观点,“网络主播们已经诱发了大量犯罪,并导致很多青少年误入歧途”。

 

3. 建议建立直播分级制度

对于层出不穷的直播乱象,舆论纷纷呼吁建立直播分级制度,为参与者划分年龄门槛,保护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现代金报》评论提到,“从技术角度来说,直播平台可以做到对成年人和未成年人实施分级管理。比如说,对进行打赏的粉丝年龄设置下限,设定打赏上限,每日、每次不得超过多少额度等”。《新民晚报》评论称,“如何对网络直播粉丝进行年龄限制,对直播内容进行分级,对主播们进行职业规范,包括注册、缴税,对同一人的超常规打赏进行警示和限制等,都已是迫在眉睫的事”。江西财经大学人文学院社会学系主任蔡前建议,“网络直播打赏设置门槛,一则需要设置单笔最大额度和一定区间的打赏次数,从制度上遏制粉丝们的疯狂举动;二则在设计打赏主播游戏规则的时候,需要关闭未成年人账号的打赏功能等”。

 

4. 希望公安机关严惩违法行为

舆论除了呼吁相关部门对直播平台加强监管,还关注到校园贷平台借直播打赏兴起的“春风”从中牟利,希望公安机关能介入调查,严打违法平台。澎湃新闻关注到事件中校园贷款存在的制度漏洞,认为校园贷平台无需担保和抵押,在不审核贷款学生还款能力的情况下,就可以通过审核贷到资金,对资金用途的监控形同虚设。国际在线评论认为,“公安机关对于校园贷以及视频直播的管理还应进一步加强,尤其是在涉及大学生以及未成年人的业务方面,要明确规定不准这两个平台招揽在校学生参与其中”。《现代快报》就此事中警方不予立案进行评论,“通过网络直播博取他人情感,‘合法’地让对方付出远超自己服务价值的钱财,只怕既不合情也不合理。这样的行为,公安机关等有关部门不能再放任下去”。网民“@心需要沟通”也对此提出疑问“这样的事发生了一起又一起,公安机关等相关部门难道不应管管现在的乱象吗?”

 

5. 呼吁社会关注青少年心理问题

此次事件发生以后,舆论场中也有一些声音认为主播对谢某学生身份并不知情,根本还是大学生自身心理问题凸显。中国青年网评论指出,“互联网消费以青少年为‘生产力’,网络直播的兴起无疑为其‘挖掘’了更为广阔的输出地。尽情释放之后,躲在虚伪面具下得到‘认可’,让疯狂者欲罢不能”。央广网评论称,“穷学生的‘土豪游戏’,疯狂背后是自我的迷失,让他走出迷失,学校、家庭和直播平台都应该伸出手来。这也是对于所有有心理问题学生应该有的共同的态度”。

 

【舆情点评】

从法律层面来看,目前直播打赏行为并没有相关规定予以规范。2016年11月4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2016年12月,文化部发布《网络表演经营活动管理办法》,对直播互动、网络表演提出具体要求,但未对打赏环节有明确的限制规定。从舆论角度看,更多的声音呼吁对于直播打赏这类涉及钱物方面的法律出台刻不容缓,不应让直播打赏成为“法外之地”。此外,公安机关也需引起重视,提高危机意识加强预警、及早介入积极监管、及时打击违法犯罪行为严厉惩处,并将信息公开,让公众看到公安机关对于规范网络直播乱象付出的努力。

 

……

(全文阅读请参见《政法舆情》2017年第29期)

 

法制网舆情监测中心 赵思宇

 

责任编辑:李佳慧
0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