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舆情监测中心>>舆情观察>>
房祖名便装受审惹争议 舆论引导需更加细化
发布时间:2015-01-30 15:37 星期五
来源:

舆情综述

  1月9日,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官微“@北京东城法院”通报称,9日上午,北京东城法院开庭审理了陈祖明(别名:房祖名)涉嫌容留他人吸毒一案,当庭宣判被告人房祖名因犯容留他人吸毒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庭审当天,“@北京东城法院”共发布20条相关微博对庭审情况、案件定性与量刑等予以介绍,并及时通报了判决结果。在随微博配发的一组庭审现场照片中,眼尖的网友发现,房祖名在法庭上并没有穿所谓的“号服”,也没有剃光头。

  无独有偶,据江西广播网1月12日报道,原南昌大学校长周文斌因涉嫌受贿、挪用公款受审时提出,房祖名庭审时未穿“黄马甲”,他也要求同等待遇。在遭到审判长拒绝后,他索性自行脱下了“黄马甲”。对此,“@陈有西”发布微博称,“这个熟视无睹的老问题,该解决了”,并呼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请从法庭始。去除囚服、铐镣审判,最高法院该统一一下了”。至此,“被告人出庭是否必须穿号服”这一话题再次聚焦了舆论关注。

  《北京青年报》报道称,为便于管理,看守所除了要求人犯自备衣服外,再让其穿一件识别服印上编号,因识别服颜色鲜艳(以黄色最为显眼)又俗称“号服”。而其实早在2013年12月,最高法就曾明确要求不允许“剃光头”、“穿号服”,但直至目前,最高法还未针对此正式发文。而最高人民法院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法院法庭规则》中规定,诉讼参与人应当“衣着整洁”,但对被告人穿着什么样的服装、是否一定要穿“号服”并没有明确规定。报道还称,在刑事审判过程中,被媒体曝光的不穿“号服”出庭受审的案例并不少见,如薄熙来、刘铁男等在受审时就以夹克替代“号服”出庭。而许多被告人则出于“怕认为认罪态度不好”、“本来就有罪”等方面考虑,不敢提不穿“号服”的要求。

  截至目前,相关媒体报道量已达240余篇。《出庭穿不穿马甲?房祖名便装受审带出示范效应》一文称,“房祖名的示范效应很大”。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洪道德则指出,“号服是囚衣,对被告人有贬损的意味,容易让人产生有罪推定。最高法、公安部应出台相关规定,明确被告人在出庭时,有自行选择衣着的权利”。

舆情点评

  自房祖名涉嫌容留他人吸毒被刑拘以来,舆论始终保持较高的关注度。纵观东城法院整个审理过程,其信息发布策略可圈可点:及时发布庭审预告,通过微博直播庭审过程,并以微访谈形式介绍案件定性与量刑等情况,提前对房祖名案与李代沫案进行对比,充分说明案件判决于法有据。这不仅避免了“量刑偏轻,刚好回家过年”的舆论质疑大规模扩散,也充分反映出,在对涉法明星的案件审理过程中,政法机关的舆论引导意识已大幅提升。

……

(全文阅读请参见《政法舆情》2015年第4期)

(法制网舆情监测中心 王媛)

 
责任编辑:车海星
0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