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志荣:扎根边疆三十年 草原的“守望者”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法制网发布时间:2015-10-29 14:19:58

  法制网见习记者 陈瑜

  潘志荣是怎样一个人?一眼望去也就50来岁,总是身着一套半新不旧的检察制服,或许是清瘦的缘故,整个人显得十分挺拔。由于常常走访农牧区,他的肤色是更接近牧民肤色的古铜红。走近再看,他的眉毛和眼角微微下垂,笑的时候额头和眼畔挤出几道深深的皱纹,脸上无不沉淀着岁月的痕迹。

  在这个世界上,有人凭借天赋取胜,有人凭借圆滑做事,但实际上,在这两个方面潘志荣并无过人之处。但就是这样一个朴实、敦厚的人,他凭借着踏实和坚持,扎根于边疆少数民族地区,一呆便是三十年,竭忠尽智、严谨履职,成为草原的“守望者”,牧民心中的好“安达”。

  草原人民的“守望者” 他把心交给草原人民

  “法律有时是冰冷的,但如果一个检察官的心是热的,就可以用法律的睿智照亮草原人民的世界。”——潘志荣

  潘志荣出生在乌兰察布市察右中旗一个普通的牧民家庭,兄弟姐妹共六人,以种地养牧为生。为照顾身患重病的母亲,9岁的他不得不辍学,一边帮父亲干活贴补家用,一边自学,如此坚持了三年,他才返回盼望已久的学校。1986年,潘志荣从达茂旗司法局调到旗检察院工作,此后一呆便是近三十年,如今他任职达茂旗检察院派驻满都拉镇检察室主任。三十年来,工作单位有过调整,工作岗位也几经变换,但他却始终没有离开这片草原。对草原的天然情感,对农牧民的深厚感情,让他对检察官这个职业有了远胜于他人的认知。他说:“法律有时是冰冷的,但如果一个检察官的心是热的,就可以用法律的睿智照亮草原人民的世界。”

  对达茂旗来说,草场是它的“颜面”,任何破坏行为都绝不允许。2013年,巴音花镇巴彦敖包队的王氏两兄弟,在没有办理任何审批手续的情况下,擅自将自家承包的近150亩草场开垦成耕地,造成了草场生态的破坏。潘志荣了解此事后,便和院里的办案干警来到现场实地察看。看着大面积的草场被破坏,一向坚强的潘志荣却落了泪,在他看来,这就是草原母亲的伤口。心疼之余,潘志荣想的最多的就是如何在惩罚犯罪的同时,加强当地群众对草场的保护意识。于是他萌生了一个在案发地开庭,邀请当地农牧民参加的想法。后经院领导多方协调,2014年5月8日,达茂旗人民法院首次在案发地对非法占用草场案件进行了审理。庭审完毕后,潘志荣又与旁听庭审的人大代表、巴音花镇牧民进行了座谈,深入分析破坏草场的严重危害性和保护草原生态的重要意义,“草原就如同我们的母亲,作为草原的儿女,我们应该心生感恩,懂得爱护,怎么能为一己私利去破坏养育自己的土地呢……”,入情入理的话语,深深地打动了在场的所有人。

  “要想干好工作,就要和群众打成一片。脚下的泥越多,离老百姓的心就越近。”潘志荣常常将这句话挂在嘴边。话虽简单,却是一个检察官扎根基层、立检为公的质朴信条,而他也很好地践行了这一点。

  虽然办公处所在检察院,但实际上潘志荣每年有三分之二的工作时间是在基层农牧区。多年来,他走遍全旗12个苏木、乡、镇,77个嘎查和行政村,353个自然村,巡访牧场牧点厂矿企业980多个。达茂旗地域面积1.8万平方公里,仅牧民就有6600多户,潘志荣走羊盘进毡包,访贫问寒,送法上门,巡防牧民3400多户,办案600多件无一错案,化解矛盾纠纷近百起。他向牧民发放5000多张“检民联系卡”,并始终兑现24小时不关手机承诺,时刻真心实意地为群众排忧解难,被牧民们亲切地称为“贴心一叫通”。

潘志荣在牧区普法结束离开,牧民恋恋不舍。 摄影高顺华

  他把群众放在心上 群众把他记在心里

  “人活在世,能让人说句好,这就是我求的最大回报。”——潘志荣

  从2008年开始,为了保护草原生态,达茂旗开始实施围封禁牧,如此一来,每个季度的禁牧补贴就成了一些牧民家的主要经济来源。每年达茂旗为牧民发放的禁牧补贴高达上亿元,补贴能否按时发放对于牧民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事。

  达茂旗是典型的地广人稀,人口合计12万人,牧区面积却占到1.4万多平方公里。在这片广阔的土地上,6000多户牧民散落在远近距离不等的羊盘上,远的甚至达40公里。每当回忆起当时的情形,已经担任达茂旗政法委书记、政府副旗长的苏德仍颇多感慨:“潘志荣和同事在短短两个月的时间里,走访了近2000户牧民,领取花名表要一张张进行核对,一户户进行比对,工作量之大可想而知。”

  “你家的禁牧补贴款领到了吗?”同样的问题,潘志荣每天要问许多次。为了保证禁牧补贴足额及时发放到每个牧民手中,他要走遍涉及草牧场补贴金发放点,逐户登记建档、制表造册、跟踪落实情况。多年来,潘志荣和他带领的干警为10亿元的禁牧补贴保驾护航,为补贴能够及时、安全地惠及各族农牧民群众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去年年底的一天,潘志荣接到了牧民巴图斯楞大女儿葛根塔娜的电话。原来巴图斯楞老两口的草场因为历史原因被划没了,旗里给他们重新划拨了草场,却由于干旱,根本无法饲养牲畜。老人为两件事犯愁:一是十几万元的打井费;二是荒山打井的不确定性。老人和子女曾多次找过旗里,但旗里也无法免费给老人打井。贫穷的他,无处筹措打井的钱,即便能筹到,也担心花钱打不出水。无奈之下,葛根塔娜通过“检民联系卡”找到了潘志荣。

  素昧平生,又非本职工作,潘志荣完全可以推脱不管,但助人为“习”的性子让他应承下来:“放心吧,我给你找水务部门解决,一定让你的父母能回自己的牧场生活!”潘志荣几次找到旗水务局领导,将巴图斯楞的情况上报,最终为其争取到抗旱扶贫资金,确定了打井事宜。打井那天,因为担心打不出水来,他还特意赶到了现场查看,直到打下70米,看到出水后,才放心离开。

  像这样为群众办实事,对潘志荣来说已不是第一次。他常说:“牧民的事儿就是分内的事儿”“人活在世,能让人说句好,这就是我求的最大回报”。

  蒙汉双语 让牧民感受到法律的温度

  “蒙语像一把钥匙,通过它可以打开草原牧民的心扉。” ——潘志荣

  虽然在牧区长大,但潘志荣实际上是一个地道的汉族人。由于从小跟蒙古族牧民生活在一起,他耳濡目染学会了说蒙古话。到检察院工作后潘志荣发现,日常工作中遇到的许多当事人都是不懂汉语的,仅仅会日常用语根本无法准确顺畅地表达法律术语,解释法律内涵和逻辑关系。于是他借来了《蒙汉词典》,开始了长期朝九晚十的学习过程。潘志荣案头有一本被翻得破烂、卷边,没了皮子,看不到名字,出版于1985的《蒙汉字典》。这本字典跟了潘志荣20多年,字典翻烂了,他也成了“活字典”。

  2015年5月的一天,庭审现场中,潘志荣用流利的蒙语宣读了起诉书,并用蒙语询问犯罪嫌疑人。这是一起盗窃案件,2013年10月、2014年8月,阿某等三人因盗窃查干哈达二队腾达矿业公司5号脉矿线区价值25227.6元的物品被依法逮捕起诉。庭审结束后,犯罪嫌疑人阿某说:“检察院用蒙语诉讼,我们不仅听得懂,又能维护正当权益,这为我们牧民提供了很大的帮助。”最终,阿某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缓刑两年执行,并处罚金1万元。其余两人也依法受到了惩处。

  这样的场景,在潘志荣的蒙语办案中屡见不鲜。蒙语成为他打开牧民心扉的钥匙,不仅为办案提供了便利,更让嫌疑人感受到法律的温度。

  2011年,潘志荣承办了一起3名蒙古族未成年人抢劫案件。在侦查阶段,三人起初心理都存在抵触情绪,回答问题不配合,但到了审查批捕环节进行询问时,潘志荣带有达茂口音的蒙语一说出口,三人立即感到了亲切。由于潘志荣的零障碍询问,犯罪嫌疑人还主动交代了另一起抢劫案件。事后沟通时他们说:“因为潘检察官使用的是蒙语,让我感到很亲切,而且他没有因为我犯错误而看不起我,更像是父母、朋友和我沟通、教诲我,以后我会好好做人,不会再去做违法的事情了”。

  

潘志荣作为蒙汉兼通公诉人在蒙文蒙语观摩庭上出庭支持公诉 摄影高顺华

他们眼中的潘志荣

  潘志荣是怎样的一个人?提到这个问题,或许他身边的每个人都能给出不同的答案。

  潘志荣的妻子说:“老潘就是个‘工作狂’。”

  从潘志荣爱人杨淑梅口中,几乎没有听到什么夸赞“老潘”的话。“说实话,论门户他配不上我,当初我也没看上他,可连我自己也闹不清楚,咋就找了他,而且还一起过了27年。找了这么个‘工作狂’。”杨淑梅说道,抱怨中还夹杂着丝甜蜜。结婚27年来,潘志荣做过最浪漫的事儿,是出差凭着自己的感觉,给妻子买了件裙子,结果用妻子的话说:前些年买的,现在穿还显老。

  对于潘志荣的忙,杨淑梅早已习惯,但至今还让她无法安心的就是丈夫的身体。年过50的潘志荣心脏不好,再加上在牧区常常风餐露宿,生活不规律,患上了严重的胃病和类风湿。劳累和病痛让个头一米七的潘志荣从原来的130多斤一下子瘦到了117斤,妻子心疼他,劝他别那么拼命,但到最后还是从无奈变为默默支持。“达茂旗牧区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哪里有矛盾,哪里就有潘志荣’,我听到这句话既欣慰又心疼,但作为妻子,我能做的只是默默支持他。”杨淑梅说道。

  潘志荣的儿子说:“我老爸真‘接地气’!”

  对于父亲的敬业,潘志荣的儿子原本也不理解,时常嘲笑父亲是“国际警察”,什么事都揽,什么事都干。直到长大迈入社会后,他逐渐明白父亲的为人处世和苦心。“我老爸真接地气!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他这样的检察官,真心实意为牧民办事,牧民们对他也很热情。我也要赶快学好蒙语,像他学习。”如今,潘志荣的儿子也在达茂旗检察院工作,在检察业务上常常向父亲请教。

  谈及潘志荣的身体,儿子也十分心疼。由于要常常巡访农牧民,路程十分遥远时,出于担心儿子会和父亲一起轮流开车前往,“每次到我开车时,开着开着他就很快睡着了。别看我爸白天总是精神抖擞,但实际上他有很严重的失眠症,每天晚上都休息不好,容易惊醒,所以每到这个时候我就会减慢速度,尽量让车开得平缓点,让他休息多一点。”

  牧民图布沁说:“他是牧民的活雷锋,我们的好‘安达’!”

  牧民图布沁是潘志荣曾办案件的当事人。1996年,图布沁与人发生冲突致人受伤,因为家庭困难不愿赔偿医药费,后被潘志荣劝服,两人因此而结缘。有一年的开学季,图布沁的孩子眼看着要开学,但学费还没凑够,愁得差点将家里为数不多的羊卖掉,潘志荣听说后,立马从家里拿来了3000元钱送到图布沁家中。购买草料、钱不凑手,潘志荣给担保从银行借;大雪没膝,孩子无法返校,潘志荣借车帮他接送……“十几年了,我也记不清麻烦过潘哥多少次,但他一句怨言都没有。他是牧民的活雷锋,我们的好‘安达’,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我!”如今已住上新房的图布沁热泪盈眶说道。

  像图布沁这样的安达,潘志荣有太多太多,有些是因案结缘,有些是走访相识,也有些是打电话请他帮忙,一来二去地就成为“安达”。(安达:蒙语中,意为“兄弟”。)

  潘志荣的同事说:“潘老师是我们的‘蒙汉活字典’,是我们最佩服的人!”

  对于检察院的年轻人们来说,潘志荣既是他们的学习榜样,也是他们尊敬的老师。年轻人每次遇到难题去问潘志荣,他准能给出准确答案,他们称潘志荣是“蒙汉活字典”。“发现错了,潘老师从不骂我,总是耐心给我解释错在了哪儿,下次要注意什么。最让我佩服的,是无论把人代会报告中的专业术语翻译成蒙文,还是把蒙语中的一些民俗词语翻译成汉语,在字典里找不到的,去问潘主任,他总能给出准确答案,并告诉我出处。”内勤苏德莫日根说道。

  潘志荣参加工作近三十年,每天都是第一个来单位,最后一个离开。“苦不苦,想老潘”、“累不累,看老潘”成了同事们间半开玩笑半认真的流行语。

  法制网赤峰(内蒙古)10月29日电

(责任编辑:沈思宇)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视频推荐
 消协“卧底” ...
 十三五之歌
 十八届五中全 ...
 公安部:快递 ...
 中央最严党纪公布
 加强家暴受害 ...
 警惕新型网络 ...
 实名制车票丢 ...
 国考招2.7万人...
 京东被曝派员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