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检察机关全面规范保障律师执业权益
让律师一站式办理诉讼业务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法制网发布时间:2015-07-17 09:47:22

 

律师正在广州市检察院律师接待室内使用高速翻拍仪阅卷。通讯员叶晓刚摄

 

广州市检察院案管中心工作人员正在接待律师办理相关业务。通讯员叶晓刚摄

    法制网记者章宁旦 通讯员陈达源 刘韬

  7月16日,广州市人民检察院律师接待室开始正式投入使用,自此,广州两级检察机关律师接待室全面建成,开了全国首个全面推行此举的先河。今后,律师在接待室可以一站式完成阅卷、反馈意见、申请会见等各项业务。

  记者在广州市检察院律师接待室看到,170平方米的地方,被分割成律师接待、阅卷、听取意见、等候区等四大功能区。进入接待室,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整洁、有序,而摆放在角落、转角处的各种绿色植物,更是让走入其中的人多了一份自然、宁静的感觉,可见主人的用心所在。

  引起记者关注的是,这里的科技含量非常高,高速翻拍仪、高速扫描仪、复印机、光盘刻录机等设备更是一应俱全。

  坐在阅卷办公台前,几位前来阅卷的律师正在使用高速翻拍仪翻拍案件卷宗。把案卷材料放到翻拍镜头下面,一只手翻页,手指轻点鼠标,一张清晰的照片就存在的电脑里,十几分钟的光景,一卷厚厚的卷宗就翻拍完了。

  “来阅卷前,我们带了照相机,没想到根本用不上。”一宗票据诈骗案犯罪嫌疑人的辩护律师感叹高科技带来的高效便捷:“很多地方还在使用传统的阅卷复制方式,如拍照、复印,十多个卷宗至少要两天时间,不仅耽误时间,体力上也吃不消。现在好了,照目前的速度,一个上午就搞掂了,我们阅卷的效率成倍提高。”

  “这还不是最快的!目前,我们正在全市检察机关推广‘数字化阅卷’,阅卷效率更高。”广州市检察院案管中心主任齐逢春告诉记者,通过翻拍技术,检察机关提前将纸质案卷转化为数字化卷宗,律师只需通过预约确定阅卷时间,现场申请阅卷的即时就可办理,而阅卷就只需用U盘把卷宗从电脑里拷贝。

  此外,律师接待室除了接待前来现场办理申请会见当事人的律师,另有4间为在诉讼过程中需要反映辩护意见的律师准备的“听取意见室”,提供给他们与办案人员面对面交流的场所。

  记者在律师接待室等候区看到,电子屏正在滚动显示案件管理工作流程图、律师阅卷须知、接待律师行为规范等内容;在接待室等候区摆放沙发供律师休息,设置多层书架为律师提供阅览法律书籍和期刊杂志的服务。

  广州市检察院今天专门邀请广州律师界的省、市、区三级人大代表以及市司法局、市律协的负责人参观接待室,还与他们围绕如何进一步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举行座谈会。

  “要为广州市检察院点个赞!”广东省人大代表、广东君厚律师事务所主任刘涛表示。“随着年龄的增长,被感动的次数越来越少,但是,今天看完律师接待室,我还是被感动了一把:不仅仅是因为广州市检察院为律师开辟了专门的接待场所,配置了高科技设备,更多的是为他们在建设接待室的那份用心,你看,连手推车都预备了。”

  “广州检察机关的做法值得在全省乃至全国推广。”律师代表们对广州检察机关近年来致力于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举措给予了充分的肯定。

  “广州检察机关制作的律师执业权利保障调查问卷效果很好,我建议是否可虑在每个案件的过程中,都让律师填写一份。”“羁押必要性审查,能否也听一听被害人及其诉讼代理人的意见。”……对于律师们提出的建议,齐逢春当场给予了回应。

  本报广州7月16日电

  广州检察机关全面规范保障律师执业权益

  阅卷难、会见难、听取意见难成过去式

  本报记者章宁旦 本报通讯员刘韬 狄波

  7月16日,广州市人民检察院律师接待室开始正式投入使用。当天,该院还同时印发《广州市检察机关关于听取辩护人、其诉讼代理人意见工作规定(试行)》,就检察机关如何保障辩护人、诉讼代理人在刑事诉讼中提出意见的权利首次给予了明确。这两大力举的实施,让广州检察机关对律师执业权利自此形成一个系统的保障体系。

  十分钟完成阅卷;特别重大贿赂案件,辩护人可在犯罪嫌疑人执行逮捕后一个月内会见;对案件诉讼有意见,可约见办案人员当面反映并得到及时回应……通过近年来集中的制度与措施建设,依托案管中心这个平台发挥桥梁与监督作用,“阅卷难”、“会见难”、“听取意见难”等困扰律师执业的难题在广州已成过去式,取而代之的是规范、便捷的检务服务新常态。

  律师阅卷十分钟内即可搞定

  “原本想着至少要3天才能阅完卷,没想到10分钟就全部搞定了。”外地来穗的王律师在广州市海珠区检察院案管中心阅卷后惊叹道,“看来我得马上改签机票,今天就可以回去了。”

  《法制日报》记者发现,“阅卷难”这一经常被律师提及的执业难题,在广州已经成为历史。

  根据刑事诉讼规则规定,辩护律师有权查阅、摘抄、复制本案的案卷材料。但广州市检察院副检察长陈思民告诉记者,“在现实中,有的办案单位仅允许律师查阅被委托人的案卷材料,不允许查阅同案犯的案卷材料;有的单位无法查阅或复制视听资料;有的单位限制阅卷时间,规定一周只能在固定的时间阅卷。”

  对此,2014年1月,广州市检察院出台《广州市检察机关关于辩护律师查阅、摘抄、复制案卷材料和申请会见犯罪嫌疑人的规定》,明确律师的阅卷权利,还提出“应当结合实际工作情况建立多种预约阅卷方式,包括网上预约、电话预约等”,并规定:在律师提出预约申请之日起的三个工作日以内阅卷。

  值得关注的是,该规定还创新性地提出,“案件管理部门可以通过扫描或者拍照等方式将案卷材料转化为电子卷宗,替代原始案卷材料供辩护律师查阅、摘抄、复制”。据悉,此项规定来源于广州市海珠区、白云区检察院早在2010年11月开创的“电子化阅卷模式”带来的高效率。

  据海珠区检察院检察长蔡世葵介绍,“电子化阅卷模式”是指案卷移送至检察机关后,案件管理部门会在第一时间利用高速扫描机和隐私信息技术处理等,将纸质卷宗百分之百转换数字化卷宗。“律师来阅卷,除了必备的法律证明文书,只需持一个U盘,把电子卷宗复制后回去慢慢看”。

  目前,广州市检察院正在全市推广“电子化阅卷模式”。 广州市律师协会副会长黄建水说,“这个举措让我们获益匪浅。现在,哪怕案件有几十个卷宗,到检察院的阅卷过程也只需10来分钟。”

  在番禺区检察院,律师接待室运用技术手段设立一个独立的局域网,主机在案管中心,各个接待室均有电脑分机。“通过这个局域网,不仅实现了律师阅卷全程电子化阅卷,当办案人员听取律师意见时,案管中心还可以根据需要将该案件电子卷宗同步传输到接待室的分机,既方便了律师查阅,又减少了遗漏或损毁风险。”该院副检察长肖泽顺介绍说。

  破解会见难拿自侦案件开刀

  “司法实践中,会见难在一定程度上是存在的,特别是检察机关自侦案件的申请会见。”陈思民坦言,有的单位办理特别重大贿赂案件时,往往只在侦查终结前允许律师与当事人会见一次;有的也存在不属于重大贿赂案件,但没有许可会见的现象。

  针对上述问题,广州市检察院在2011年2月与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市公安局、市国家安全局、市司法局共同印发《关于贯彻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的若干意见(试行)》,对律师的会见权、阅卷权、调查取证权等进行了规范。

  “2014年,广州市律师协会依据新颁布的《刑事诉讼法》,提出对意见进一步修改完善,得到了市检察院的积极回应。”广州市律师协会刑事法律专业委员会主任张成勇介绍说,此后,由广州市检察院执笔起草,并于同年12月联合上述部门共同印发《关于在刑事诉讼中保障律师执业权利和规范律师执业行为的若干规定》。

  该规定针对特别重大贿赂案件中辩护律师与犯罪嫌疑人会见、通信权保障的规范:辩护律师在侦查期间提出会见犯罪嫌疑人的,办案部门须在3日内以书面形式答复。不许可会见的,应说明犯罪嫌疑人所涉罪名及具体理由。在有碍侦查的情形消失后,律师可以不经许可会见犯罪嫌疑人。该规定特别强调,对于不许可会见的,应依法保障律师与犯罪嫌疑人通信的权利。

  今年5月,广州市检察院再度印发《关于规范广州市检察机关查办和预防职务犯罪行为的若干意见》。该意见在前述规定的基础上作出了“律师提出在侦查阶段会见特别重大贿赂案件犯罪嫌疑人的,在犯罪嫌疑人被执行逮捕后一个月内,可以许可会见一次”的规定。

  有着长期刑辩经历的郑锋律师表示,“以前,会见难是我们律师执业中比较头疼的事情。不过,目前这种情况在广州得到较好的解决,就算偶尔遇到,我们通过正常的反映渠道也很快就能得到解决。”

  郑锋对记者说,在市检察院作出规定之前,他申请会见一宗重大贪污贿赂犯罪案件涉案犯罪嫌疑人,已被执行逮捕3个半月都没有获得会见许可。

  “今年6月,我依据《关于规范广州市检察机关查办和预防职务犯罪行为的若干意见》的规定,向市检察院案管中心反映了自己遇到的问题,没想到,三个工作日后,我就被答复许可会见当事人。”郑锋说。

  听取意见成司法行为规范要求

  日前,一宗涉嫌假冒注册商标案的辩护律师坐在越秀区检察院的律师接待室里,与该案的经办检察官陆芳面对面地交流了半个多小时。

  “过去,为了防止私下吃请或‘勾兑’案件,律师在庭审前很难见到公诉人,阻碍了律师在庭前和公诉人就案情进行正常交流。”陆芳说,“现在,广州市检察机关通过听取律师意见制度,规范了律师和办案检察官的工作交往。”

  今年3月,广州市检察院下发《关于设立检察机关辩护律师接待室的通知》,要求全市两级院结合单位实际,抓紧“检察机关律师接待室”建设。目前,广州全市检察院已建成律师接待室26间。与之配套的《广州市检察机关关于听取辩护人、其诉讼代理人意见工作规定(试行)》,则从依法保障的角度对辩护人、诉讼代理人提出意见的权利给予了明确,并对如何听取意见进行了全面的规范。

  该工作规定要求,辩护人、诉讼代理人提出要求办案人员当面听取意见的,可以通过当面申请或网上申请的方式向案件管理部门提出预约申请。案件承办人须在收到案管部门的《听取意见通知书》之日起三个工作日以内安排听取意见;检察官听取律师意见一律应当于工作时间内在检察机关单独设置的场所内进行,听取意见的时候,检察人员不得少于二人。

  该工作规定明确要求,案件管理部门发现案件承办人未依法听取意见的,应当及时纠正。对于情节轻微的,可向案件承办人口头提示;情节较重的,可向办案部门发送《案件流程监控通知书》,提示办案部门及时查明情况并予以纠正;情节严重的,则向办案部门发送《案件流程监控通知书》,并报告检察长。

  一线办案人员向记者表示,“有了这些措施,我们会更加用心听取辩护人、诉讼代理人的意见,让我们进一步全面了解案情,有效预防冤假错案的发生。”

  记者了解到,广州市检察院还专门建立追责机制,针对工作人员阻碍律师依法行使诉讼权利的行为,及时发现纠正,并将处理情况书面答复律师。

  黄建水对记者说,“我借用王福成检察长的话来说,这就是‘堵掉后门,打开大门,封住边门’,对防止司法腐败有积极作用。”

  据统计,今年1至6月,全市检察机关共受理会见、通信申请346次;受理调取证据材料申请111次、自行收集证据材料申请66次,变更或解除强制措施申请300次、要求听取意见465次;受理阅卷要求或申请4880次。

  法制网广州7月16日电

 

(责任编辑:沈思宇)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视频推荐
 儿童被锁车内 ...
 冠生园否认出 ...
 麦德龙供应商 ...
 江苏初二学生 ...
 130多家网站涉...
 高温津贴进入 ...
 北京锋锐律师 ...
 女警因女儿泄 ...
 海航一航班因 ...
 北京控烟条例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