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网首页>>
个人破产制度帮助诚实而不幸的人经济再生
——深圳个人破产第一案解读
发布时间:2021-07-22 14:56 星期四
来源:法治日报——法制网

法治日报全媒体见习记者 朱晔

今天,《法治日报》记者针对个人破产制度帮助诚实而不幸的人经济再生问题采访到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孙艳辉,就深圳个人破产第一案进行相关解读。

记者:《深圳经济特区个人破产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已经实施,是如何保护诚实而不幸的人重获新生?

孙艳辉律师:破产是市场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的必然现象,也是市场优胜劣汰的基本手段。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颁布实施的15年中,大量企业通过破产程序解决了企业债务问题,或宣告破产退出市场或重组后重获新生,保证了市场的平稳运行。与之相对应的是,近年来个人的债务问题成为了司法实践中的一大难题,一方面是有心还债但无偿债能力的个人带来了“执行难”的问题,另一方面有偿债能力但无心偿债的“老赖”日渐增多。今年3月1日,深圳市施行了全国首部个人破产法规《条例》,这标志着个人破产制度从学理讨论走向了制度规范。今年7月19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批准了首宗个人破产重整计划,标志着个人破产制度从制度规范走向了司法实践。除深圳外,类似于个人破产制度的个人债务清理案件在苏州也已付诸司法实践。

建立个人破产制度的目的是为了帮助“诚实而不幸”的债务人实现经济再生,从而得以卸下沉重的债务负担。债务人在遭遇资不抵债的情形时,往往会产生债主苦苦追债,债务人四处躲债,甚至连累家庭成员等情况,更甚者可能会遭遇非法、暴力讨债等。个人破产制度设立后,债权人可依照法律规定申请债务人破产。债务人自身若资不抵债,也可进行破产申请保护,这使得深陷债务困扰的债务人可以拥有一个宽容的环境来通过自身努力,恢复到正常的生活。

“诚实而不幸”是法院决定是否受理个人破产案件的前提,也是债务人进入破产程序后,法院裁定是否批准其减免债务申请的条件。在司法实践中,认定“诚实而不幸”要经过严格的法定程序——债务人申报财产、债权人申报债权、管理人调查核实、债权人会议审议,按重整计划、和解协议清偿,或者通过免责期考察,经过社会监督,法院才会裁定许可免责,认定其为“诚实而不幸”的人。

个人破产制度中的债务人区别于失信被执行人(俗称“老赖”),主要体现在诚信方面,个人破产制度中的债务人对于债务是“欲而不能”,而失信被执行人对于债务是“能而不欲”。“个人破产欠的债不用还”是大众对个人破产制度的一种误解,进入个人破产程序中的债务人,并不意味着其所欠债务可以免除,也不意味着个人破产制度可以作为失信被执行人的避难所。

记者:在深圳个人破产第一案中,《条例》是如何发挥作用的?

孙艳辉律师:本案梁某正是一位“诚实而不幸”的债务人,其因创业失败欠下75万元债务,但本人愿意还债,在找到月收入约2万元的工作后,向法院提出了重整可行性计划。经破产管理人测算,破产清算状态下,普通破产债权的受偿率约33.34%,在重整状态下,普通债权的受偿率约88.73%,且拥有88.89%表决权的8家债权人也同意该重整计划草案。法院根据梁某的具体情况,同意梁某适用重整程序,与债权人重新协商制定分期还款计划,并不对其进行破产清算。因此,在免除利息和滞纳金的情况下,梁某将在三年内分期偿还全部本金,而在此期间,除保留全家人基本生活费用外,梁某承诺将其他收入均用于偿还债务。如此一来,在适用个人破产制度情形时,极大地缓解债务人负担,避免使其由于一时欠债而导致个人财务及生活一片混乱。

但是,个人破产制度存在严格适用条件,并非所有债务人均可申请个人破产。个人破产制度保护的是善意、诚信的债务人,而非恶意的债务人。《条例》第二条规定,在深圳经济特区居住,且参加深圳社会保险连续满三年的自然人,因生产经营、生活消费导致丧失清偿债务能力或者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的,可以依照本条例进行破产清算、重整或者和解。

该条规定可以从以下两个方面进行解读。首先,债务人无法偿还债务的原因应当因生产经营、生活消费导致丧失清偿债务能力,如债权人因违法经营、过度消费而远超正常生活消费原因造成无法偿还债务则不适用个人破产制度。该规定直接明确表明了个人破产制度适用的原因条件。其次,该条文规定申请人需为在深圳经济特区居住,且参加深圳社会保险连续满三年的自然人。深圳作为一个“移民”城市,其常住人口远远大于户籍人口数量,该规定将使得其申请主体适用范围更广,同时与其他相关制度如社会保障等制度配合,可有效掌握申请人的财务状况。

深圳个人破产第一案展示了个人破产应当如何履行司法程序,为其他地区办理个人破产案件提供了有力借鉴。但法律从颁布到施行还需要各方结合具体情况,进行符合实践操作的调整,使得个人破产制度日趋完善、更具可操作性。

记者:根据我国国情,针对个人破产制度的完善,有何建议?

孙艳辉律师:建立健全适合我国国情的个人破产制度,首先应当完善个人征信体系,将更多类目纳入到个人征信系统之中,如花呗、支付宝等网络信息。同时,由于目前政府各部门均建立了各自的信息系统,如工商、税务、海关、质检、城建等单位,因此应当对各相关部门间资源进行有效整合,将其所记录信息充分利用,从而完善我国个人征信体系。

其次,应当健全财产登记制度。个人破产与企业破产不同,自然人债务人的财产相对来说难以确定,在发生债务危机后,自然人债务人隐匿、转移财产的操作空间更大,同时债务人自身财产极易由于复杂的家庭、家族关系而与家族财产混同。由于夫妻共同财产制度的存在,在进行个人破产清算时还需要将其个人财产从夫妻共同财产中析出,这在实践操作中极易产生损害债权人利益的情形。因此,应当建立健全个人财产登记、查询制度,使得个人破产在程序进行时能够查清债务人的财产状况,进而有效的避免债务人利用破产程序逃避债务。

最后,应当建立完善的破产欺诈惩戒制度。个人破产制度的特点决定了可能会存在一些并非善意、诚信的债务人想要利用制度逃避其自身债务情形,应当建立健全相关法律法规,使恶意逃债行为人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使恶意规避法律的行为在制度上成为不可能。在通过立法对破产欺诈予以严惩的同时,还要保障实行破产欺诈将受到严惩的确定性和及时性,从而确保个人破产制度发挥最大效力。

责任编辑:武卓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