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律师频道>>头条动态>>
律师视角下的民法典 |《民法典》中机动车交通事故赔偿责任解读
发布时间:2020-08-19 15:22 星期三
来源:北京市律师协会

《民法典》中机动车交通事故赔偿责任解读


作者:北京律协交通管理与运输法律专业委员会副主任 施长龙


2020年5月28日,全国人大表决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这是党中央推进全面依法治国、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大举措,在新中国法治建设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民法典共7编、1260条,分为总则、物权、合同、人格权、婚姻家庭、继承、侵权责任,以及附则。民法典自2021年1月1日起实施,现行的婚姻法、继承法、民法通则、收养法、担保法、合同法、物权法、侵权责任法、民法总则将同时废止。


在此承前启后之时,作为一名律师,进行深入业务学习和理论研究责无旁贷,本文仅对《民法典》第五章“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提出拙见,以供参考。

一、民法典扩大了交通事故赔偿的“法律”依据范围

(一)法条比照

《民法典》第一千二百零八条 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律和本法的有关规定承担赔偿责任。

《侵权责任法》第四十八条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关规定承担赔偿责任。

(二)律师解析

《民法典》的第一千二百零八条是对《侵权责任法》第四十八条 吸收与扩充。根据《侵权责任法》第四十八条,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应依照一部单行法即《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关规定承担赔偿责任。但在民法典第一千二百零八条中,将“道路交通安全法”扩充为“道路交通安全法律”,由此可知,交通事故赔偿的法律依据并不仅限于《道路交通安全法》,还可以将涉及道路交通安全法律体系项下全部法律作为赔偿依据。这也就改变了之前《侵权责任法》仅依据一部单行法作为法律依据承担赔偿责任的以偏盖全的局面,合理避免了在特殊交通事故案例中无法可依的尴尬局面,同时也能承前启后,为后续相关立法的完善和发展铺平了道路。

 

二、对于租赁、借用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的增加了“管理人”的责任

(一)法条比照

《民法典》第一千二百零九条 因租赁、借用等情形机动车所有人、管理人与使用人不是同一人时,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的,由机动车使用人承担赔偿责任;机动车所有人、管理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的,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 因租赁、借用等情形机动车所有人与使用人不是同一人时,发生交通事故后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机动车使用人承担赔偿责任;机动车所有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的,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二)律师解析

本条系对《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 的吸收与扩充,规定了因租赁、借用等情形,机动车所有人、管理人、使用人不是同一人时,发生交通事故后,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时,应如何承担赔偿责任。

本律师认为,此处单独增加“管理人”,立法者更多的是着眼于车辆租赁立法的相对滞后性,如近几年互联网租车业务蓬勃发展,一些租车平台将个人车辆通过租赁或合作分成等方式在互联网上以平台名义出租、营运,该平台所有人就将以车辆管理人的身份,在第三人租车后发生交通事故需要赔偿时,平台将承担相应过错责任。

另外,需注意将此处管理人的赔偿责任与《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一十一条的被挂靠人赔偿责任加以区分,区分重点是车辆所有人是否实际使用该车辆。如果该车辆并未脱离车辆所有人的实际控制,此时租车平台所有人的身份就有可能是被挂靠人,车辆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车辆所有人和平台所有人将承担连带责任,而不是过错责任。

 

三、法院可否主动追加被挂靠人为共同被告

(一)法条比照

《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一十一条,以挂靠形式从事道路运输经营活动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的,由挂靠人和被挂靠人承担连带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 以挂靠形式从事道路运输经营活动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当事人请求由挂靠人和被挂靠人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二)律师解析

《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一十一条吸收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的规定,但是取消了“当事人请求”由挂靠人和被挂靠人承担连带责任的这一表述,这里引出一个问题值得深思:审理此类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挂靠人和被挂靠人须承担连带责任时,法院是否可以主动将其列为共同被告?答案是否定的,我们追本溯源,先从连带责任的定义开始分析,根据《民法典》第一百七十八条,“ 二人以上依法承担连带责任的,权利人有权请求部分或者全部连带责任人承担责任”。通过《民法典》连带责任的定义,不难看出,法院并不能主动依职权将全部连带责任人列为共同被告,仍然是依经当事人请求列为连带责任人之后才可以为之。

在《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一十四条(以买卖或者其他方式转让拼装或者已经达到报废标准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和第一千二百一十五条(盗窃、抢劫或者抢夺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也有连带责任的表述,此两条亦均未添加“当事人请求”,那么《民法典》承担连带责任相关法条为什么都取消了“当事人请求”这一表述呢?

本律师认为是为了解决立法冲突问题。《民法典》第一百七十八条第三款:“连带责任,由法律规定或者当事人约定”,该条规定的是连带责任产生的本源。关于挂靠人与被挂靠人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之前的《侵权责任法》并未涉及,仅以《最高院在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加以规定,《民法典》颁行后,这显然是司法解释越权立法,必须加以纠正。而《民法典》是首次以法律形式将挂靠人与被挂靠人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加以规定,这就改变了司法解释越权立法、上位法与下位法相冲突的尴尬局面,同理可知,《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一十四条和第一千二百一十五条,关于不同情形损害赔偿之连带责任的规定也是由《民法典》第一百七十八条一脉相承的道理。

 

四、《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一十二条中“本章另有规定的除外”是指什么?

(一)相关法条

第一千二百一十二条 未经允许驾驶他人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的,由机动车使用人承担赔偿责任;机动车所有人、管理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的,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但是本章另有规定的除外。

(二)律师解析

该条规定了未经允许驾驶他人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赔偿责任,那么“本章另有规定的除外”是指什么?本律师认为,应指1215条之规定,根本在于区别车辆来源是否为盗抢犯罪取得,如果是盗窃和抢劫、抢夺犯罪取得的车辆,发生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害应当依据《民法典》1215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而非该条规定的过错赔偿责任。

 

五、以“法律”确认交通事故赔偿主体顺序

(一)法条比照

《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一十三条 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的,先由承保机动车强制保险的保险人在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承保机动车商业保险的保险人按照保险合同的约定予以赔偿;仍然不足或者没有投保机动车商业保险的,由侵权人赔偿。

《最高院在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 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者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 

(一)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 

(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 

(三)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 

(二)律师解析

《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一十三条,是对交通事故损害赔偿主体赔偿先后顺序的规定,填补了立法空白。原《侵权责任法》中并没有交通事故赔偿主体顺序的规定,但《道交法解释》第十六条早有类似规定,本次《民法典》立法更多的是将司法解释的序位上升至法律加以规定。同时,该条也整合了之前分散到各个法条中交强险有限赔偿的规定,使得《民法典》中保险赔偿的体例更为清楚明确。

 

六、明确以“任何方式”转让拼装车、报废车发生事故的,转让人和受让人都将承担连带责任

(一)法条比照

《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一十四条 以买卖或者其他方式转让拼装或者已经达到报废标准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由转让人和受让人承担连带责任。

《侵权责任法》第五十一条 以买卖等方式转让拼装或者已达到报废标准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由转让人和受让人承担连带责任。

(二)律师解析

《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一十四条规定“买卖或者其他方式”转让拼装或者已经达到报废标准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规定,扩大了之前《侵权责任法》第51条 以“买卖等方式” 转让拼装或者已经达到报废标准的机动车的规定,该条以“或者其他方式” 进行兜底,从而扩大了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主体,扩大了赔偿范围,也是对受侵害方的有力保护。

 

七、使用他人以三种犯罪取得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的,承担连带责任

(一)法条比照

《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一十五条 盗窃、抢劫或者抢夺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由盗窃人、抢劫人或者抢夺人承担赔偿责任。盗窃人、抢劫人或者抢夺人与机动车使用人不是同一人,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的,由盗窃人、抢劫人或者抢夺人与机动车使用人承担连带责任。

保险人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垫付抢救费用的,有权向交通事故责任人追偿。

《侵权责任法》第五十二条 盗窃、抢劫或者抢夺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由盗窃人、抢劫人或者抢夺人承担赔偿责任。保险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垫付抢救费用的,有权向交通事故责任人追偿。

(二)律师解析

《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一十五条在《侵权责任法》第五十二条的基础上增加了“盗窃人、抢劫人或者抢夺人与机动车使用人不是同一人”之情形,这就弥补了之前《侵权责任法》对于盗抢车辆的行为完成后,第三人使用该犯罪所得车辆时,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责任承担方式之立法空白。

 

八、增加了逃逸情形下抢救费用超过交强险责任限额时,道路基金垫付的规定。

(一)法条比照

《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一十六条 机动车驾驶人发生交通事故后逃逸,该机动车参加强制保险的,由保险人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机动车不明、该机动车未参加强制保险或者抢救费用超过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需要支付被侵权人人身伤亡的抢救、丧葬等费用的,由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垫付。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垫付后,其管理机构有权向交通事故责任人追偿。

《侵权责任法》 第五十三条 机动车驾驶人发生交通事故后逃逸,该机动车参加强制保险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机动车不明或者该机动车未参加强制保险,需要支付被侵权人人身伤亡的抢救、丧葬等费用的,由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垫付。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垫付后,其管理机构有权向交通事故责任人追偿。

(二)律师解析

逃逸在交通事故中时有发生,根据《侵权责任法》第五十三条,机动车在交通事故中有责的赔偿限额规定,医疗费用赔偿限额为1万元,但往往在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情况下,1万元的抢救费用杯水车薪,超过限额的部分只能由伤者家属自行支付,甚至出现伤者家属难以支付高额抢救费用而放弃治疗的情况存在。为实现法之充分救济之目的,在《民法典》中增加抢救费用超过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需要支付被侵权人人身伤亡的抢救、丧葬等费用的,由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垫付之规定,是对伤者的有力保护,也是《民法典》“人本”体现之一。

 

九、增加“好意同乘”的赔偿条款

(一)相关法条

《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一十七条 非营运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无偿搭乘人损害,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的,应当减轻其赔偿责任,但是机动车使用人有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的除外。

(二)律师解析

让人无偿搭乘机动车,我们通常称为“好意同乘”,也叫搭便车、顺风车,其本质是助人为乐之道德体现。在《民法典》颁布前,因“好意同乘”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因无明确法律依据,法院审判案件的裁判尺度未免参差不齐。现《民法典》明确了无偿乘坐非运营车辆的责任分配原则,除故意或重大过失外,应当减轻好意方的赔偿责任。这也是对好意同乘本质基于好意、善意、不求回报的施惠目的的认可。

虽然法律已经明确责任如何承担,但我们对细节还是需要详细分析,如:什么情况属于“故意”,本律师认为,醉驾、毒驾、超载、无证驾驶、使用报废车辆等都可能导致被认定为存在故意。驾驶途中打电话、看手机、嬉戏打闹等导致交通事故的也可能会被认定为重大过失。

对于非营运车辆,并不以运营许可证为认定的唯一条件,如酒店、大型超市提供的免费班车,开发商的免费看房车等,此类情形应视为以营利为目的,因而不属于非运营车辆。

根据以往的案例分析,好意同乘一般不支持精神损害赔偿,但是如果机动车使用人有故意或重大过失的,就不排除判决其承担精神抚损害赔偿的可能。

 

十、规范了发生交通事故只有造成损害的才能适用《民法典》中的相关规定

纵观《民法典》第七编第五章,均在发生交通事故后增加“造成损害”之表述,这也完善了之前侵权立法之疏漏,因侵权责任是以造成损害为法律要件,《民法典》更是补强了此项规定,使其更加严谨、完善。

 

十一、对保险机构的名称进行法律表述

在《侵权责任法》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多将保险机构称为“保险公司”,而保险公司并非法言法语,保险公司承担理赔责任,是基于保险人身份,履行保险合同的行为,因此,《民法典》统一将涉及保险公司的名称都变更为“保险人”更为严谨。

民法典是新中国第一部以法典命名的法律,是民事领域的基础性、综合性法律,它规范各类民事主体的各种人身关系和财产关系,也是新时代民主化、科学化立法的典范。民法典得以颁布,实现了几代中国法律人的夙愿,其博大精深让我为之骄傲和自豪,作为一名律师,必将努力学好、用好民法典,使民法典真正成为实践工作中的宝典,不断提升自身办案能力和水平,依法、高效的处理好代理的每一起案件。


责任编辑:朱晔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