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律师频道>>头条动态>>
求之于势:新冠疫情对律师行业有何影响?
发布时间:2020-03-17 16:29 星期二
来源:法制网

【引言】

多年后,站在珞珈山上樱花树下,我准会想起从南极回到国内的那天下午。当时,举国上下笼罩在新冠病毒的恐怖之中,从北京回西安的航班和高铁均被取消,辗转搭上绿皮火车,车厢在春运之时竟空荡的如同专列。

这次疫情是否会成为整个世界在二十一世纪的深刻记忆,对于中国律师行业又将影响几何呢?

【经济态势】

从1月23日武汉封城,到1月31日世卫组织将新冠肺炎疫情列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再到如今世卫组织宣布疫情已构成全球大流行、意大利封国、美国进入“紧急状态”,不到两个月,疫情就进入了全球化2.0阶段。病毒 在吞噬生命的同时也改变了世界,全球经济出现了百年未有的震荡,一周之内油价跳水30%,美股两次熔断,全球化降息潮,等等。

伴随着自身疫情的影响和全球态势的裹挟,中国经济无法独善其身。从宏观角度来看,供需双弱,消费、投资骤降,短期内势必引发失业上升和物价上涨。具化到对中观行业的影响,餐饮、文娱、旅游等服务行业首当其冲,而工业生产则由于迟延复工、供应受阻等因素受损,医药医疗、线上娱乐等行业则逆势受益。落地到微观个体而言,民营企业、小微企业等受损重大。

【行业形势】

律师行业与餐饮、文娱、旅游等同属服务行业,毫无疑问也会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诚然律师行业往往有对冲经济周期的特征,但客户诉讼业务增多的同时又期望控制诉讼成本,非诉业务减少的同时又需求新型法律服务,2月初起已陆 续有不少同行推测疫情将加速“事多钱少”局面的到来。

从具体业务来说:

一、诉讼业务,因不可抗力、情势变更和履约能力下降引发的违约行为,将导致合同纠纷大幅增长。可能涉及的案由诸如租赁合同纠纷、劳动争议、旅游消费合同纠纷、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买卖合同纠纷等等。

二、金融业务,中小微企业资金流面临巨大压力,引发银行业不良率、逾期率上升,虽然不少地区银保监局已发文要求适度提高不良贷款的容忍度,但清收业务的数量和清收难度依然会同步上升。

三、破产业务,大规模的中小企业破产和特定行业的大型企业破产将呈现并发态势;同时,个人破产已有多地试点,一旦制度出台,可以预期会有大量爆发。

四、知识产权业务,虽然有不少行业都受到了来自疫情的负面影响,但仍有部分行业逆风起飞,互联网科技公司的成长也将提升对知识产权保护的需求。

五、新型业务,疫情期间,各色信息充斥网络,在平衡言论自由和信息有效过程中,能否有律师更大的用武之地也是一个值得探索的问题。

总体看来,律师行业的整体形势,稳中有变,“危”、“机”并存,抓好机会,逆风飞扬也有可能。

【调整趋势】

下面,我想从业务(收入)和管理(成本)两个维度来分析律师行业的调整趋势。

一、关注重点领域和新兴市场,充分借力资本力量促进业务增长。

首先,行政机关、国有企业应当成为律师重点关注的客户。此次疫情,武汉等地行政机关的种种行为折射出政府法律顾问的缺位和虚设,也为不少地区的领导班子敲响了警钟,提高依法治国、依法执政能力必然意味着加大对及时、专业法律意见的需求。与此同时,在民营企业、小微企业面临生存困境、付费能力下降的情况下,国有企业作为国民经济重要支柱,有着良好的资信能力、履约能力和抗风险能力,疫情对其法律服务需求的影响较小。因此,着力发展政府和国企客户,对律师业务来源的保障大有裨益。

其次,关注疫情促进增长的行业,研究适配的新型业务。在线医疗、在线教育、在线娱乐、在线办公、电商o2o、人工智能、机器人、AR/VR等行业受疫情推力迅速发展,面对新兴行业,不能仅靠服务传统行业时的两把刷子。为避免因主业所依附的行业整体下沉而引发的业务量缩水,应当适时调整关注的行业类型和业务类型。公司治理、投融资、知识产权保护等既有法律业务要针对性地结合行业特征作出调整,更要对涉互联网等前沿法律问题研究新型法律服务。

最后,调整收费方式,借力诉讼投资拉动业务收入。如前所述,客户诉讼业务增多的同时又期望控制诉讼成本,如何在其付费能力和意愿不高的情况下,成功拿下代理并保障收费,可与诉讼投资机构达成合作,充分借助资本的力量,实现诉讼业务和收费的双增长。

二、从管理角度来看,关注绩效、产能等生产要素,有的放矢寻求发展。

第一、律所往往属于轻资产行业,值钱的都是“电梯资产”——人,因此人员成本在成本支出中占据大头。在当下短期收入减少的压力下,由于薪酬结构的关系,一体化的律所(团队)如果精细管理跟不上,将面临挑战。一体化解决的是合伙人之间收入分配的问题,相应的如何提升产能应当被持续关注,疫情带来的短期收入影响,一定程度上会促使合伙人们开始思考相应体系建设及相应绩效、人资比等问题。无论如何,由粗放到精细,由宏观数据到关注绩效、产能等生产要素,会成为接下来律所发展中考量的重要组成部分。

第二、加大在线办公成本投入。在隔离居家期间的在线办公模式,在疫情解除后依然不会退潮,为了能够跟进客户寻找律师习惯的变化,律师也应当加大在线办公的成本投入,降低线上获客障碍、增强线上可触达性,避免因工具的更迭而被行业所淘汰。

【结语】

历史是一个我们正试图从中醒来的噩梦。而善战者,必求之于势。在这场梦魇中,不被焦虑所困扰,清晰辨识前路,审时度势、转危为机,才能拥抱变化、无惧未来。


闫玉新

北京德恒(西咸新区)律师事务所




责任编辑:朱晔
0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