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律师频道>>律师文化>>名律风采>>
以梦为马 一路追光
发布时间:2019-09-29 10:30 星期日
来源:《中国律师》


文/杨晨 北京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

本文刊发于《中国律师》杂志第8期

走上执业律师道路,一晃快18年了。经常被人问到,为什么做律师?

1993年国际大专辩论赛之狮城舌战,在90年代点燃了一种独特的青年文化——“辩论赛”。狮城舌战之后,辩论赛成为大学里最常见的活动,成为青年人渴望展现才华的舞台。那时我的“辩论”情节开始萌芽,义无反顾地投入到如火如荼的各种辩论赛中,并把“辩论”和“律师”画上了等号——“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追梦

1998年,为了父母的期盼和骄傲,我幸运地捧起了“铁饭碗”,大学毕业后考入了部委机关工作。转正一年后,崇尚法律的我辞职了,走上了追求律师梦的道路。

受狮城舌战明星辩手蒋昌建的影响,我的本科专业选择了国际政治,学校并没有法律专业。凭着点运气,我自学通过了律师资格考试。虽然无畏地扎进律师圈,对于律师职业还是很陌生的,对于未来的发展方向不是茫然,而是完全空白。在最初进入律师领域的前几个月,自己跟着不同的律师去见客户、找业务、谈判、开庭。直到有一天,有个律师朋友对我说,我看你外语还不错,数学好像也挺好,可以考虑做反倾销。反倾销?这个名词我是第一次听到。那时最富有的就是时间,于是泡书店查资料就成了寻找执业方向的一丝曙光。

2001年12月11日,中国加入世贸组织;7天后,加拿大对中国汽车挡风玻璃产品发起反倾销调查(这是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的第一起反倾销案件),我给若干可能涉案的企业打电话、发传真、写邮件。2002年1月2日,元旦假期我窝在办公室加班,一家收到我传真的涉案企业打电话到办公室找我。于是我带着半箱参考书奔向广东,接了我的反倾销“第一单”,并最终以体重减轻15斤的代价,在30天内帮助企业完成了第一轮答卷,又以一周不足15小时的睡眠,完成了面对加拿大政府的第一次实地核查,并出乎意料地获得了第一个零税率。那年的我,本命年,24岁。

平台

此后的几年里,在时任北京律协WTO专业委员会主任李静冰律师的提携和帮助下,我给自己贴上了反倾销专业律师的标签,并逐渐在加拿大、印度等非主流市场做出了一点小成就。但是,美国和欧盟主流市场只能偶尔探头进去看看。2007年从美国学习回来后,对律师职业有了一点感觉的我,决定带着自己的小团队,加入一个更大的平台。

那时北京TOP10的律所,做WTO业务的并不多。几番比较,我选择了金诚同达,这里有当时在WTO领域已经声名鹊起的田予、彭俊等律师,也有很多后来亦师亦友的业内“大咖”。2007年7月,我在金诚同达合伙人会议上,怀着“见贤思齐”的渴望,被吸纳为金诚同达合伙人。

我对平台的选择是正确的。在金诚同达,一群志同道合的合伙人,共同将WTO相关业务带上新台阶。我们代理了一系列在中美乃至国际贸易争端领域都非常有影响力甚至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案件,涉案金额10亿美元以上的案件数十起。2016年度,《人民日报》专门对金诚同达国际贸易团队进行了采访,并发表了“我们随中国‘入世’一同成长”专题报道;2017年度和2018年度,我们代理的案件连续两次入选司法部和全国律协“年度最受关注十大事件和人物”。

经过在专业领域数十年的深耕细作,我逐步对跨境业务的内容有了更多的观察和思考,也希望在跨境业务的拓展与整合上,结合国家和社会的发展进行更多的尝试。横向上,为了帮助客户面对错综复杂的国际法律环境,业务方面从与WTO有关的跨境争议解决,延伸到跨境反垄断、出口管制、国际商事仲裁和诉讼等多个领域;纵向上,集合律所专业力量,打造以国际货物买卖、海关、海商海事、大宗产品物流、贸易融资、供应链金融、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及投资等领域,力争为客户在国际贸易和投资领域提供一站式法律服务。

001.png

感悟

辩论赛催生的律师梦,实际上很冲动。18年过去了,对于律师职业及其发展阶段的思考,才有了些相对清晰的轮廓,并且日渐丰满。

第一阶段寻求自我完善。做律师除了专业能力,综合能力更加重要。律师处理的事情大多是麻烦事,是烧脑的,但对当事人而言都是天大的事情。如何把这些麻烦事处理好,不仅要专业,还要让当事人满意。要专业,就要不断学习,积累经验,有专业思维,有创新意识,善于调动和利用资源;要让当事人满意,就要勇于分担压力、善于有效沟通,把握好当事人的期望值。律师虽然可以有分工合作,但你在销售、生产、售后、管理方方面面,都要拿得起放得下,这对律师的综合素质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第二阶段追求家国情怀。律师作为法治社会的重要一分子,是社会活动和商业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律师除了为当事人提供专业服务,也有机会为国家和社会的发展助力。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坚持不计成本地为国家提供法律服务,从立法咨询到具体案件,从G20会议到全球钢铁论坛,从中欧双边投资协定谈判到WTO多边争端解决,数十年来,我们代理了近百个政府委托的项目,我们为此感到骄傲和自豪。

第三阶段谋求国际舞台。国家和企业的国际化竞争,法律服务业的竞争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随着中国经济与世界经济高度融合互动,中国企业加快“走出去”步伐,涉外法律服务工作的重要性日益凸显。2017年初,司法部等几部委联合印发了《关于发展涉外法律服务业的意见》,对涉外法律服务作出全面部署。快速成长的中国涉外律师不仅仅要为中国企业“走出去”保驾护航,也一定要在国际规则的制定和执行上发挥更大的作用。

回顾18年的执业生涯,觉得做律师就是永不停息的修行之旅,小到独善其身,大到报效国家,总是可以找到自己在社会生活中应有的位置,这可能就是自己做律师最大的乐趣。


责任编辑:suminglong
0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