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律师频道>>律师文化>>名律风采>>
律师的情怀
发布时间:2019-09-29 10:30 星期日
来源:《中国律师》

image.png

文/李庆 云南法阳律师事务所

本文刊发于《中国律师》第8期

1991年大学毕业,我被统一分配到大理卷烟厂工作,在企业机关科室打过杂做过房管员,也在条件最差的车间操作过很原始的卷烟机。曾经有一段时间,在灰尘弥漫的高噪音环境下,每天用肩膀反复扛运大筐的烟丝,生产面向农村市场的金沙江、天平等无咀香烟,上了约一年不知白天黑夜的长班。这是一段鲜为人知的蜕变经历,在那个大学毕业生还很吃香的年代,我体验了体力劳动者的辛劳与乐观,也让我对普通工人的人生与生活有了较为深刻的认识。

因为不愿放弃自己所学的专业,1993年9月我通过了全国法律顾问资格考试,同年又参加全国律师资格考试,次年五月取得了律师资格证,可当时我甚至不知道大理的律师事务所在何方何处。直到1994年的某一天,大理州司法局的老邓到大理卷烟厂的车间里找到我,问我是否愿意去开发区律所工作,我欣然应允,从此走上了律师执业之路。

光阴荏苒,时光如斯。作为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一名不谙世事的年轻人,如今两鬓斑白,执业已25年。我刚执业时大理市只有20多名律师,律师界的前辈和同仁为人热情真诚,工作上也洒脱不羁,大家相处非常融洽。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当时比较知名的律师,至今仍在执业的屈指可数。回顾往昔,他们也曾是律师界的成功者,有的甚至是律界的时代标杆,为何最终脱离了律师行业?现在想来,律师职业取得成就不算难,坚守才是最难的,而坚守的动力来源于对职业诚挚的热爱。当然,坚守的过程往往会伴随着辛苦、心酸和焦虑烦躁,甚至缺乏安全感。律师制度发展改革至今,律师的执业环境和条件已经比以前好了许多,对律师执业权利的维护机制也逐步完善。年轻律师都很羡慕成功者,并乐意以其为榜样,可毅力与定力的磨炼却是必经之路。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律师主要以办理刑事和民事案件为主,其中刑事案件还只能代理审判阶段的,刑事案件在移送法院之前律师没有法定的辩护权。因此在当时的环境下,律师的业务基本上都围着法院转,拓展空间比较局限。随着国家法律的不断修正和司法体制改革的多轮开展,如今不仅诉讼业务的类型大幅增多,律师在社会治理、公司市场化运作、商务交易等领域的非诉讼业务也迅猛发展,很多沿海城市的非诉业务量已远超诉讼业务,律师的非诉业务服务功能也越来越受到社会各界的认可。

 

2017年初,为落实习近平同志“一定要把洱海保护好”的重要指示,云南省及大理州、市人民政府决定实施洱海保护“七大行动”,对于经营证照不齐备的洱海环湖客栈采取关停措施。2018年5月,大理州、市政府出台了“洱海保护三线划定”相关政策,决定对临湖15米范围内的房屋(含餐饮客栈)进行搬迁拆除。在这两年间,我们律所组建了专业的律师团队,为政府方的决策和具体实施提供了全方位的法律咨询、决策论证、文件起草审查等非诉讼服务。2017年3月,所有涉及的洱海周边约2500家客栈顺利完成关停,2018年12月,洱海环湖1806户搬迁范围内的房屋全部按要求完成腾退拆除,各级政府对大理市完成了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给予了高度评价。这期间我们法律服务团队顶住了质疑、舆论等来自各方面的压力,不分昼夜高强度地工作,与发达地区的律师同行明暗交锋,参与了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充分演绎了律师的智慧和灵活性,政府领导多次把我们的工作评价为功不可没,我也因此被评为大理市劳动模范。

在我执业期间,经历了《刑事诉讼法》、《民事诉讼法》的各三次重要修改和《行政诉讼法》的二次大修,见证了国家司法体系制度的重大变革,真真实实地参与了各个时期各项诉讼制度的改革,而律师作为法律职业共同体的重要组成部分,工作范围和模式也相应地发生了显著变化,尤其政府对法律服务的需求已成为律界的主流业务之一。我作为大理州政府及大理市政府的首届法律顾问,至今经历了四任州长和五任市长,每届政府都给予了律师足够的信任和支持。早期的政府法律顾问服务范围偏狭,随着时代的发展和不断的积累经验,如今各级政府的法治意识和对法律顾问重要性的认识已经逐渐成熟,作为政府律师的独立性和主导性日渐凸显。法律顾问在保持理性思考的同时,最重要的是能努力为政府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和途径。

自从事律师职业以来,不时会遇到有人问:“最近生意好吗?”我一概果断地回答:“没有生意,我只做律师业务。”社会上一些人对律师有误解,认为律师和普通商人无异,就是有钱人而已。其实律师首先是一个普通的人,同样具有人性的各种优点和缺点。虽然国外有的笑话中将律师调侃为唯利是图的人,但凡是世界知名的律所、律师和一些经典案例,无不将良知和公义作为案件办理的基石,这也是律师立足之本。“你戴着荆棘的王冠而来,你握着正义的宝剑而来。律师,神圣之门又是地狱之门,但你视一切险阻诱惑为无物。”“如果说神父的王冠是靠着上帝的光环编成的,教师的王冠是由智慧的明珠编成的,医生的王冠是由生命的玫瑰编成的话,那么律师的王冠是由荆棘编成的。”显而易见,律师事业,事关社会公平正义和法治权威的底线维护,律师在执业过程中不仅要有足够的同情心和对弱者给予必要的法律帮助,更多的是要有为了维护善行和社会公平正义而勇于付出的正气。

古希腊法学家说过,法律是公正与善良的艺术。良法善治,律师也是为之而努力的法律人,一个优秀的法律人必然具备慎思明辨的严谨作风,执业者需要一颗善良和正直的心。在每年大理州实习律师集中培训会上,我都强调一点,无论在什么时代,不能仅仅将律师当作是一种挣钱的职业,它是一项让人敬畏的事业。我们也需要金钱去实现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但我们永远不能迷失方向丢失人性。我们拥有法治的梦想和勇于实践的信心,在各项变革中或许会经历阵痛,但我们依然会坚守职业的理性和良知,不随波逐流,沉浮于世。

当年我从嘈杂的烟厂车间走出来去参加律师资格考试,并没有更多的远大理想,只是不想放弃自己所学的法律专业。执业初期,我也曾困惑迷茫,绝大部分大学同学都分配在相对安稳的机关单位工作,而我却不知道前方会遇到什么。执业5年左右,大概在2000年初,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结识了大理本土的一个公益组织“爱心小站”,于是我组织当时所在律所的律师参与了鹤庆县小马厂村(偏远山区)贫困小学生的走访活动。看着一个个被冻得发红的稚嫩的小脸,我认为自己该做些力所能及的事。迄今为止近20年,我在“爱心小站”长期资助过贫困学生10人,并担任志愿者义工。一个曾经想辍学的鹤庆农村女孩,在我的书信鼓励和6年的支持下,2017年顺利考上了云南师范大学一本专业,入学前她带了点家乡自种的小花生专程来看望我,见到了从未谋面的“恩人”,她的感恩之心就是爱的传承最好方式。

 

律师是我的职业和事业,除了捐资助学,我受邀义务为学校、机关、企事业单位授课数百场,2017年被州委州政府授予“六五”普法先进个人。或许就因为我热衷公益活动和善于谏言的性格,自2007年起至今,我连续担任过两届大理市政协委员,连续担任了三届大理州政协委员,现担任大理州政协常委、大理市人大代表(法制和监察专委),履职期间共书写提案和建议69件,其中重点提案6件。我所创办的法阳律师事务所也多次荣获司法部及各级表彰,这些都是我步入律师行业时根本没想过的殊荣。律师从事的法律服务面向各阶层群体具有社会广泛性,承担着为公平正义去抗争的社会责任,承担着对弱势群体给予帮助的社会责任。纵观中国律师行业的发展历程,律师从不起眼的角落里走了出来,在法治的阳光下走向了广阔的舞台,成为国家法治建设不可或缺的力量。对于崇尚契约精神的律师行业,对社会公益服务责任的承担也如影随形,向暖而生的价值取向也将成为业界的共识。

当年执业初期,律师和律所的数量不多,业务种类较为单纯、工作压力不大,作为律师拥有相对自由的工作生活方式,有时候工作和生活的界限也不是很明晰,比较容易获得幸福感、成就感。而近年来不时会听到国内律师同行英年早逝的消息,为不辜负客户的重托,即使有丰厚的业务收入及获得各种荣誉也不能给律师们带来很强的幸福感。据有关分析,当前律师行业的幸福指数并不高,无规律地出差加班,持续工作压力导致的失眠、抑郁,没有足够的运动时间和空间,加之后顾之忧和家庭责任,如今不少中老年律师仍孜孜不倦地疲命奔跑于别人的案情中。近年来随着律师行业发展形势的变化,律协的职能定位愈加明晰,各级律协都在尽力打造律师之家,关爱律师和维护律师权益已逐步成为工作的常态,期待有一天,律协能把律师会员像石榴籽一样紧紧地团结在一起。

律师制度恢复重建40年,我从业经历了25年,同期经历了数不清的纷争和人生百态,丰富了理性睿智的判断力,所得荣誉均感恩于律师职业。如今我国律师队伍越来越强大,律师的作用和社会地位日新月异,而我们不变的是对律师职业的情感和对律师事业的情怀。传承初心培养年轻人,亦是我们这一代律师不可推卸的责任。不少年轻律师对前景比较忧心,其实只要能通过努力体现出自己的实力和能力,业务和收入自然会稳定增长。

岁月不居,天道酬勤。前段时间遇到一位好久不见的朋友,他说:“洱海变蓝了,你的头发变白了”。我顿时一愣,恍然明白,就因为对律师职业爱得太深沉,不知不觉已付出了人生韶华,这应该就是当今中国律师最真实和最有价值的写照。


责任编辑:suminglong
0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