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律师频道>>律师实务>>律师说法>>
王天举:律师生涯 我的幸运之旅
发布时间:2019-08-07 16:10 星期三
来源:《中国律师》


作者:王天举(右),天津张盈律师事务所

泰戈尔说:我们生来就是旅行者。而我的人生行程中有一段是跋涉于律师之旅。

从1982年底加入律师队伍至今,我已经走过整整三十七个年头了。

很想盘点一下这段经历,却又不知该以什么为轴。三十七年似乎有些漫长,当我再回望被时间串起的一个个故事时,才发现有些已经因久远而模糊了。但这三十七年又似乎就在倏忽之间,一个经历过“文革”、经历过上山下乡、经历过考学回城的青年,踏进天津市法律顾问处的那一幕,好像就发生在昨天。

时空交错,头绪有些杂繁。还是说说自己对律师生涯的感悟吧,那样还能“概括”一些。

从一时涌上心头的生动、感人语汇中,我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挑出了“幸运”这个词儿。想想,这个词不仅是主观感受,也应该是一种客观、朴实的现实。

和泰戈尔描绘的那种被“天帝强迫”、被“厄运攥着头发”不同,我的律师之旅是我自己的选择,而且始终被“幸运之光”照耀着。

我是幸运的。我真正认识“律师”时,她已经从暗夜中醒来,而其背景亦是曙色初露了。当我叩开天津市法律顾问处的大门,一步踏进法律殿堂时,它虽然还不那么辉煌,但已经开始有了一些庄严气象。那时节,即使“无法无天”者依然故我,但他们也得打着“法律”的旗号“小心从事”,而不敢公然践踏法律了。从这个时候开始,我便选择了律师这条职业道路。那时的我虽然知道此后的路并不平坦,但我一定会坚持走下去。因为我相信,即使依然寒意料峭,但无论如何我都幸运地赶上了“法治”的春天。

幸运,就是让我带着这样的信心,站到了出发点上。

我是幸运的。一个虽然坚定着规则的信念、但却对法律一无所知的青年学子,竟然成了一个律师,还成了一个略有所成的律师,在今天怕是不可想象的吧。这一切不是幸运眷顾了我么?恩师赵光裕先生手把手带了我三年半,还有武宝锐先生、董师凯先生、刘怀亮先生、韩玉钧先生……一大批曾“被右派”、被关押、被下放过的法律界先贤,改革开放后不仅焕发了自己的法律青春,更是带着对未来的寄托,倾心倾力地扶助、提携着我们这一批“门外汉”,填补了“律师行业”的时代空白,扛起那个时代法制建设的大旗。

幸运,就是让我在这样杰出导师的帮助和教导下,沿着法律之路出发了。

我是幸运的。无论是在天津市法律顾问处(第一律师事务所),还是在天津张盈律师事务所,优秀的团队、优秀的伙伴都是幸运之源。不论是在我彷徨困惑之时伸出的援手,还是在我自鸣得意之时发出的提醒,无论是我懈怠疏懒之时挥出的鞭策,还是疲惫辛乏之时给与的力量,都展现着团队、伙伴无时无处不在帮助着我、激励着我、推动着我。

2.jpg

幸运,就是团队和伙伴让我坚定信念,无论前途如何坎坷,也要一路向前。

我是幸运的。原本荒芜的法学教育,就在我踏上律师之旅的那个时刻开始“忽如一夜春风来”。那时节,曾有长辈要帮我改行,去从事更有“前景”的行当,原因很简单:你不是法律“科班”出身。我也自嘲过,我们这批从事律师工作的“门外汉”,不过是“野菜”,是度过法制建设初创时期的“粮食”替代品。但学历的“原生态”和做一名律师、甚至是一名好律师有必然的冲突么?大诗人高适说得好:“莫以山田薄,今春又不耕”。人呐,最可怕的是自怨自艾,得过且过,不思进取。而今,这么“繁荣”的法学教育,这么丰富的教材,还愁改变不了“贫苦出身”么?幸运的是,我不仅明白了这个道理,更暗暗地从心里升腾起一股子“豪气”:非得学出个样儿来!一定干出个样儿来!直到有一天,我把这心里话释放了出来。全国人大常委会的一位领导在听取我们天津几位律师工作汇报后,发现了一个“问题”:你们中间好几位律师工作很出色,但都不是“科班”啊。我立刻“抢答”:恰恰是因为我们没“科班”,所以我们就更“刻苦”。学习起来如饥似渴,实践起来废寝忘食,也许,那也叫另一种“贪婪”吧。领导深深点头:深刻,很有道理。华罗庚说:“自学,不怕起点低,就怕不到底!”

幸运,就是让我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不足,更加努力地弥补不足,使我在前行中不会掉队。

我是幸运的。改革开放带来新的市场、新的领域、新的事务、新的业态,让律师充分施展才华的天地更为广阔。新,意味着事业的进步,意味着前景的光明,但也意味着跋涉的艰辛与困难。早年,我曾这么回答记者“什么是律师”的提问:“律师,是在自己的艰难中解决他人困难的职业;困难解决得足够多了,艰难也就消退了”。一路走来,我不仅经历了数不清的业务上的艰辛,更经历了数不清的社会上的偏见。但我有一个很原始的信念:艰难困苦,是长本事提精神最好的锻炼。我清楚,成功总在山的那一边,必须踏平艰难险阻之后,才能看见她的身影。于是,我们不畏艰难,一路探索前行,没有后退过半步。

幸运,就是功夫不负有心人。我们的付出结出了累累硕果,更获得社会的普遍信任,律师队伍前进的步伐更加稳健,更加迅速。

我是幸运的。律师制事业改革发展的大潮,让正值壮年的我能够扬帆启航。1994年,我和志同道合的伙伴共同创建了一个以“尊法、敬业、诚信、高效”为目标的合伙制律师事务所。如今,这家事务所不仅赢得了客户的赞誉和信任,也多次获得司法部、天津市司法局的表彰,两次荣获“全国优秀律师事务所”称号,我们的党建工作也走在全市律师事务所的前列。可以说,二十多年的奔波虽然辛苦,但实现了我虽然有些保守,却依然坚持的“规范建所、建规范所”的理想。

幸运,我们张盈律师事务所在成立二十五周年之际,胜利(我在今年律师事务所的年终总结大会上,特意用了“胜利”一词)完成了新老管理团队交接,我和律师事务所在事业的旅途上再一次提速。

我是幸运的,各级组织、社会、客户给了我很多荣誉;我是幸运的,能够多年在全国律协、地方律协服务,用自己的诚心回报组织对我的培养教育,也赢得了律师同仁们的信任与尊重;我是幸运的,多年来用心带出的一批批优秀学生如今都已经成才成业,成为天津律师行业的中坚力量,他们在法治建设的征途上呼啸着超越了我,引领着今天、创造着未来。

也许有些唐突,但我还是想跟年轻的青骢骏骥们说上一句话:除非幸运之神太爱您了,否则她不会光顾成天悠哉游哉、吹牛放气儿的家伙,她喜欢的是有本事的人们,而本事是资产,但不能继承,得自己去创造。富兰克林说得好:“勤奋,是幸运之母”。

我讲了旅途中这么多明媚,但大家都明白,阴影是光鲜的孪生。今天,我们律师事业的环境、条件还有一些问题,实现梦想的过程中也还有诸多不如意。恰恰如此,才需要我们坚持不懈,砥励前行。只要我们坚信: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坚持,才能前进;前进,才有未来。

请允许我用泰戈尔的一句诗作为本文结尾:

只管走过去,

不必逗留着采了花朵来保存,

因为一路上,

花朵会继续开放着……


责任编辑:suminglong
0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