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律师频道>>一带一路法律服务专栏>>最新报道>>
“一带一路”,从观念向实践的蜕变!请看广东律师先行者
发布时间:2019-07-01 15:21 星期一
来源:方圆律政

 

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发出五年来,正在逐渐完成从理论总结、观念认知到迈向实践的蜕变。对于中国律师业来说,“一带一路”不仅潜藏着巨大的法律服务市场,也是律师业自身实现提升、发展的良机。一向以“改革开放先行者”自诩的广东律师业,凭借粤港澳湾区在“一带一路”沿线得天独厚的地理产业优势,企图走出一条新路来。

 image.png

广东律师的“一带一路”基因

2013年9月,中国先后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大倡议,简称为“一带一路”(the Belt and Road),得到国际社会有关国家的高度关注和积极响应。2015年3月2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外交部、商务部联合发布了《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正式确立了“一带一路”倡议作为国家顶级战略的原则与内容。

广东省律师协会会长肖胜方认为:“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是党中央主动应对全球形势深刻变化,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做出的重大决策,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在包括基础设施建设、国际贸易、跨国投资、能源资源、融资、航运等方面,离不开法律的保驾护航,也离不开律师的法律服务。”

 

广东省律师协会会长肖胜方。

这种观点在今天已经得到了广泛的认可。

然而,从提出到正式确立再到全国火热推广,“一带一路”概念深入人心就花了整整五年时间。“概念刚提出来的时候大家都觉得很遥远,现在随着大家对意义和内容的深入了解,大家又很热络。”广东省律师协会副会长陈方谈及自己的感受时如是描述,“但大家都是认知的状态,没有多少成熟的经验,坦率讲,更多的可能还是失败的经验。中央也是认识到这一点,提出要做全方位的开放促进者,要让法律服务保障‘一带一路’建设。”

最典型的动作是全国律师协会在司法部的指导下,组织大批中外律师编撰的中英文对照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法律环境国别报告》在今年6月正式出版,同时宣布成立“一带一路”跨境律师人才库。多名广东律师,例如陈健斌、韩俊等人都是这个报告的撰写者之一。

广东作为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通道,显然有着特殊的地理和经济意义。据了解,广东省在2016年6月,首个上报了《广东省参与“一带一路”的实施方案》,广东省亦是国内对外直接投资额最高的省份。“我们广东骨子里就有向外闯的基因,这是深入骨髓的精神。”陈方骄傲地说,“我们是最初走出去的那一批,拥有不可想象的空间。”

今年2月,广东省律师协会成立“一带一路”法律服务研究中心,意味着促进“一带一路”法律服务工作的全面开展。广东省律协结合国家战略设计和区位优势,提出了广东省“一带一路”法律服务建设的三个要点:突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突出粤港澳大湾区合作、突出经贸合作。

“一带一路”律师能做什么

就在9月初,陈方刚刚受了一次刺激。他接待一名来中国招商引资的英国市长,这位市长谁都没带,就带了一个律师团。市长在宣讲过程中,在介绍投资环境的同时,还有律师在讲当地法律如何保障投资。“这个模式很值得我们重视。如果广东省有关部门出访时也能带着广东律师走出去就好了!”陈方说。

全国律师界一片火热地蹭“一带一路”热度的情况下,“一带一路”律师能做什么,事实上依然是很多律师心中的问号。

广东省律师协会在《关于广东律师业服务“ 一带一路” 倡议 和“ 自贸区” 建设调研报告》(以下简称“调研报告”)中指出,在与沿线有关国家进行项目合作、产业合作的过程中,对“走出去”的企业有三个层面的法律需求。

“一带一路”企业的法律需求

首先需要提供相关国家的法律的查明,包括: 被投资国家的法律、税收、外汇管制及金融体系相关因素中涉及的外国法律查明;境外公司到中国投资同样需要查明中国相关法律规定以及国际贸易领域涉及的实地公司、实地或离岸结合公司、离岸公司的法律问题。陈方将这个过程形象地称为“排地雷”。

其次是需要律师要做好法律风险评估与管控,积极为涉外企业可能面临的投资安全风险问题制订个性化法律服务方案,有效预防海外投融资并购重组、涉外知识产权等方面的法律风险。

再次是发生纠纷后代理企业应对国际贸易仲裁诉讼等业务。多位律师在接受《方圆》记者采访时指出:国际纠纷多用仲裁解决,靠的是国际通行规则,都需要特别专业的律师服务。

在肖胜方看来,这些法律服务需求,对于“一带一路” 战略东道主国的律师业,无疑应当占尽先机。

来自三大法系,七大法源的挑战

尽管机遇摆在眼前,以务实著称的广东人,从来对自身有着清晰的认知。广东律师亦如此。用一句习惯性的说法就是:“一带一路”是机遇,也是挑战。

无论是广东省律协的调研报告,还是陈方给记者提供的长达百页的《律师如何应对“一带一路”的机遇与挑战》,存在的问题被清晰地列明。而这其中,最重要的便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复杂的法律状况给经贸带来的潜在风险。

据陈方介绍,到目前为止,“一带一路”涉及东南亚、欧洲、非洲等66个国家,其中包括发达经济体14国、发展中经济体35国和转型经济体17国,许多国家知名度不高,政局复杂,更重要的是“法律谱系繁杂,至少涉及大陆法系、伊斯兰教法和英美法系等三大法系,以及佛教法传统、苏联法传统、欧盟法圈、东盟法圈等七大法源。国家多、人口多、情况复杂、千奇百怪”。

复杂,甚至不够完善的法律法规成为对律师的严峻挑战。广东律师钟瑜就曾经处理过在马达加斯加投资矿产项目,该国法律当时在国内几乎空白,为了完成尽职调查,律师团队前往非洲驻扎了半个月才完成了项目的尽职调查。

值得庆幸的是,目前国内已经有了诸如前文提到的国别报告以及“一带一路”法律法规数据的互联网平台,但数据依然不够完善。“宏观的有了,更加具有实际可操作性的,务实有成效,能够为法律人提供这方面的指引,依然亟待补充。”陈方说。

为了打破信息上的桎梏和交流沟通上的不畅,广东省律师协会开始尝试构建一个国际化的法律服务大平台。这个平台不仅有广东律师的身影,还加强了广东律协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各国的律师协会、高校、相关部门建立交流机制,鼓励广东律所律师和沿线各个国家的律所交流,鼓励协会与协会、律所与律所、个人与个人层面的交流。陈方希望能够“由一个一个小合作体构成一个大的合作体”。

 

今年10月,广东省律师协会与新加坡律师公会签署合作协议,新加坡也是广东省律协东盟考察的一站。

确实,创新与交流,资源整合与平台建设,在广东律师响应“一带一路”倡议的过程中体现得尤为明显。例如,星辰所与西南政法大学、八方律师联盟成立了深圳市前海国合法律研究院, 研究“一带一路”相关政策、 法律冲突问题和如何为中国企业“走出去”服务,西南政法大学在该研究院设了博士后工作站。

再比如,星辰律师牵头成立的八方律师联盟, 吸引了 15 个律所参与, 搭建起业务分包的平台。 “八方律师联盟”还在香港注册了“一带一路国际律师联盟”,吸纳欧美、 东盟律师所加入,为“一带一路”国家企业服务。广东省内不少律师事务所正积极努力搭建为一带一路提供法律服务的各种形态的国际化律师合作平台,也取得了很好的合作效果。

再譬如广东涉外律师韩俊多年来孜孜不倦地希望搭建中外律师沟通交流的国际化平台。

广东涉外律师的品牌策略:立足粤港澳湾区

仅有律所和律师自身的努力显然是不够的。

在广东省律师协会看来,“一带一路”将会促进内地与港澳的法律交流合作,在法律和解决争议服务方面有很大的合作空间。立足粤港澳湾区,正是广东凭借地理区域确立了优势和基点。

 

据了解,粤港澳湾区是全球第四大湾区(其他三个分别为纽约湾区、旧金山湾区和东京湾区),尽管相对于其他三家起步较晚,但却具备综合性优势的叠加效应,汇集了金融(香港)、科技(深圳)、制造业(珠三角)等优良产业,再加上无论是空港还是海运都十分便利,后发优势明显,外向型经济特征显著。“当大量的广东企业走出去,权益保护还要靠律师这个特种兵。”陈方说。

事实上,粤港澳湾区的天然地理优势,为广东律师的国际化增添了不少动力。目前,有超过一百名的香港、澳门律师在广东执业,广东省律协与香港、澳门的律师公会、广东律所与香港律所、澳门律所也互动频繁,不少广东律师更是拥有香港律师行工作经历。陈方认为:“粤港澳经济融合当然离不开法律融合。广东企业更信任广东律师,香港澳门律师更加通晓国际规则,双方能够很好地结合,为广东企业‘一带一路’投资提供律师团的帮助,实现粤港澳湾区的利合、情合、义合,这种合作意义重大。”

人才计划:怎样实现从500到5000的跨越

有一组详细的数据,陈方不看资料就已烂熟于心。截至今年8月,广东共有34943名律师,律所2923家,其中全省的涉外律师546名,涉外律所73家,律所在境外开设分支机构的有11家。“‘一带一路’相关的都是涉外业务,涉外人才对我们粤港湾区是个大缺口,这个缺口不仅是广东特有的状况,全国目前都是这样的状况,普遍存在较大缺口,北京、上海会比其他地方好一点。”

 

广东省律师协会副会长陈方。

对人才“要求高”、行业“进入难”,不仅是广东,也是整个中国涉外法律服务行业的发展瓶颈。

业内公认,培养一名成熟的涉外律师至少需要5-8年的时间,需要较强的外语能力、熟练掌握法律技能,属于复合型人才。目前,涉外法律服务领域的主力是70后律师,加上个别已经成为领军人才的60后律师以及大批正在崛起的80后律师。“拥有国际纠纷争议解决经验、通晓国际规则特别是国际仲裁规则的人才紧缺,这让我们意识到加强对广东涉外法律服务人才的培养。”陈方如是说。

2017年初,广东省律师协会出台了《关于建立广东省涉外律师事务所和律师人才库的方案》,这个人才计划整体划分为三个层面。

涉外人才的三个层面

第一个层面是涉外律师事务所库,其中要求近五年办理过30件以上涉外案件;

第二个层面是涉外律师领军人才,要求近五年至少办理15件涉外法律事务;

第三个层面是涉外律师后备人才,要求具备以下条件之一:雅思成绩6.5分以上,托福成绩90分以上,大学英语六级,境外学习经历1年以上,小语种具有相关资质证明的。

陈方作为这个方案的设计者之一、评审组组长,解释人才库的构成原则:“包括组织能力强的领军人才、有专业能力强的骨干律师、有涉外业务发展潜力的“青苗"律师,针对不同阶段完整培养机制。计划是一年500人,看起来不起眼,坚持十年就是5000人,这5000人还能够带动更多的新鲜血液进入这个行业。”

那么,培养内容又主要是什么呢?陈方认为,首先是跨国沟通能力,要做到跨语言跨文化,要熟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文化背景;其次是专业精神,让专业气质深入每位律师的骨髓,让专业程度能够与国际律师界大咖相匹配;再有就是团队意识,很多境外投资项目动辄几亿、几十亿,单打独斗是不行的,要组建律师界的国家队;最后就是营销意识,要学会把控“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法律市场,树立起广东涉外律师的品牌认可度。

探索一条省级律师协会扩大国际影响力和国际话语权的新路子

从品牌策略到人才计划,广东省律师协会的一切努力是为了“探索一条省级律师协会扩大国际影响力和国际话语权的新路子”。

《方圆》记者在广东省律协“一带一路”法律服务中心繁多的工作计划里发现,其中涵盖组织律师参加“一带一路”出访考察、培训交流、建立合作平台、举办发展论坛等各个方面。例如他们正在组织编印《“一带一路” “自贸区”建设有关政策文件汇编》《广东律师办理涉外案例汇编》 ,并编写专项涉外法律服务指引等资料。

这条“新路子”正在渐渐成型。

“除了我们自身能力提升、搭建国际化交流平台,还要学会在这个全球化时代发出中国声音,输出中国规则,才能更好地保护中国民众的利益。”陈方的话充满了豪情壮志。

 

肖胜方觉得,广东省律协在这方面才刚刚起步一年,可以探索的空间还很大,可以做的事情还有很多。“我们广东历来是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有敢为天下先的勇气与信念,在‘一带一路’的法律服务市场上,广东律师亦如是。”


责任编辑:suminglong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