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律师频道>>律师文化>>名律风采>>
杨培国:走在律师文化的路上
发布时间:2019-04-19 11:02 星期五
来源:法人



image.png

从山东农村到首都北京,坐车几个小时的这段路程,杨培国走了20多年,这一路上的所思所想都在围绕着一个问题——律师行业需要一种什么样的文化


文/本刊记者王磊磊


七月酷暑,街角的一家上岛咖啡,刚刚从山东赶回北京的杨培国坐在记者对面,明天一早他还要赶回山东,和一些对成立“中国律师奖”理事会感兴趣的企业家进行洽谈,一个月的时间里,像这样的往返已经不下4次。


“目前中国律师行业中尽管设立了诸如‘全国十佳律师’、‘全国优秀律师’这样涵盖整个行业的奖项,但是,我个人感觉我们中国律师行业似乎还应该设立一个更为全面并且能够细化的奖项,譬如,设立中国律师奖。”略带浓重的乡音让人一听即知,对面坐着的是个山东汉子。今年是杨培国进京的第二年,初到北京的他已然适应了这里的生活和工作,下个月他计划举家搬进北京,这也将是他第十六次搬家,对此他自己戏称,从山东农村到首都北京,别人坐车只用几个小时的路程,自己足足走了20多年。


从农村中学讲台到全国律师论坛


2009年8月,杨培国第三次站到了“中国律师论坛”的演讲台上,这次他的演讲题目是《论<孙子兵法>是律师事务所的强所谋略》。回顾起26年前,自己挥洒青春的另一个讲台之时,已然是恍若隔世。

1984年7月,杨培国师范毕业后被分配到了山东当地的一处农村中学教语文,教书期间参加了首届中华全国律

师函授学院的学习,5年后杨培国被调到县城工作,并于1992年以所在地区第一名的成绩通过了全国律师资格考试,在县城开始了兼职律师的生活。回忆起那段生活,杨培国感触良多,“传统文化对我熏陶已久,抱着‘不为良相,便为良医’和‘政法不分家’的想法,我选择了律师职业。”


年龄越长,这样的想法也越强烈,1997年杨培国辞去了公职,来到山东滩坊开始了专职律师生涯,随着工作经历和执业水平的不断增长,7年后杨培国转战到了山东省会济南。从这一时期开始,杨培国的名字开始逐渐被大家所熟知。


2005年9月,一份署名杨培国的建议书被提交到了全国律协、全国人大、司法部和国务院。这封建议书的题目是“中国律师应该有一个自己的节日——中国律师节”,一时间这样的一封建议书引起了法律界人士,尤其是律师同行的关注并纷纷表示赞同,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会长于宁特意安排办公室给杨培国回信,对他的倡议表示了认同和赞许。


如果说“中国律师节”的提议让杨培国的名字开始吸引大家的眼球,那么接下来杨培国提出的“律师兵法论”和“古典名著中的律师学问”等观点无疑让关注杨培国的无数双眼睛为之一亮。


由于对古典文学和典籍的喜好,每逢外出,杨培国的皮包里都会装着两本书,一本是律师专业的法律书籍,另一本则是《孙子兵法》或古典文学名著,一有空闲便会掏出来翻上几页。在秉承这一习惯的同时,杨培国开始把律师专业和传统典籍结合起来进行思考。经过数年的熏陶和整理后,《律师赢谋36》一书与2006年公开出版,书中极具创意的把律师执业技巧、谋略和古典兵法《三十六计》相结合,为律师诉讼和法律事务谈判等工作方式开了一扇新的天窗。


在得到了法律界众多知名人士的认可和赞赏后,杨培国马不停蹄,三年以后一本名为《四大名著与律师赢谋》的书籍再次出版。和第一本书相比,杨培国这一次又更深层次的把律师职业发展途径、职业价值、社会地位以及律所管理等相关问题融入到了对中国四大名著的思考之中。


多年执业积累下了名声,对于律师行业的关注以及创新的视角观点,让杨培国开始逐渐成为多项律师行业活动的座上宾,也让越来越多的领导和法律人士开始关注。

2009年,经过许多年的思考和充分考察北京市的执业环境之后,在多位全国知名法律界人士的鼓励下,杨培国走上了律师职业的新

一个舞台——北京,在重新学习的过程中,杨培国开始不断和诸如江平教授、张思之律师、贺卫方教授等法学前辈、法学大家等交流请教,凭着山东汉子的真诚和努力,杨培国在又开始从这里向律师职业的更高层次昂首阔步。


漫画里的杨培国


初到北京的杨培国第一件事便是重新准备了自己的名片,除了换上北京市燕园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的职称,更别出心裁地用上了一幅漫画。这幅人物漫画是人民法院出版社总编室主任、美术总监孙宇为杨培国特别绘制的,漫画像中的脸型,发型和本人十分类似,画中的杨培国身披杨家将的战袍,背上令旗绣着一个篆体的“律”字,左手紧握长矛,矛头画作了钢笔的笔头。


第一次接到这张名片的人都会在细细地打量杨培国一番后赞不绝口,而熟悉杨培国性格的人对这副漫画的寓意之贴切更是褒赞有加,因为这其中不仅包括了山东好汉的豪爽仗义和职业律师秉公奋笔的操守,还寓意了杨培国对我国古典文化的喜爱和研究。


用杨培国自己的话说,从选择律师这条道路开始,自己便一直处于解决温饱和小康生活之间,回顾这一路,杨培国表现得更像是一个文人,从弱冠之年写的一些古体诗词到现在用于抒怀的一些散文诗,杨培国都小心翼翼地保存着,作为律师一直以来所秉承的,也是文人的“兼济”情怀和寒梅傲骨。


如果有时间去翻阅一下山东几个地级市的报纸,会在很多也许并不起眼的字里行间里找到一些关于杨培国的过去:针对两元钱的强制保险,杨培国对济南长途客运站发起了公益诉讼;在一次代理村民状告村委会成员侵占村民财产的案件中,杨培国和家人曾被多次恐吓;在免费为贫困百姓维权的案件中,杨培国险些遭遇严重车祸;在为众多村办企业、个体工商户代理诉讼的同时,免费为所有的私营业主和小企业提供法律培训;甚至还能找到早年间他为希望工程多次捐款的记录。也许是因为这些事情太微不足道了,所以在采访中,杨培国并未提及,这些记忆却实实在在地记录了一个律师从农村到首都的一路艰辛。


这样的一种文人气质,在杨培国的生活和工作中也多有体现,在早期杨培国代理一起诉讼开庭之时,当时意气风发的他在宣读完代理词后甚至还即兴作了一首诗当场朗诵,这一行为引得全场笑声一片,而法官和陪审员也对这位以诗代词的律师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回想起这样的一个往事,在谈笑之后,杨培国也做了反思,“从那时起我便开始思考,律师文

化应该是一种什么样的文化,从我个人的经历来看,我认为律师文化应该向传统文化取经,博大的中华文化应该和中国律师的文化一脉相承的。比如拿写代理词这件小事来看,律师写的东西大多是一些辨理的条条框框,那么在说理的同时,律师也应该向公众展示他们的文化,融入些文化的色彩,这就要求律师多读书,多向传统文化学习。”


也正是出于这样的想法,杨培国在从事律师工作的同时,从来不忘记在传统文化上的修行,除了大量阅读古典书籍之外,平时一有所思所想便提笔记下,兴致来了的时候也会作上几首诗。与此同时,杨培国还在山东孙子研究会、中国水浒协会,山东水浒文化研究会等学会中从事研究活动。


在这样的习惯中,杨培国渐渐地将中国古典文化和现代律师文化相结合,开创了研究律师文化的一个新领域。“中国的律师行业文化仍处在一个成长期,在这一过程中,我认为律师文化的建设要向中国传统文化靠拢,虽然两者的表述方式不同,但从根本上看它们都是根治与中国土壤而一脉相承的,譬如传统文化中讲的‘仁、义、礼、智、信’、‘智、信、仁、勇、严’等中国民族的传统精神这些都是‘律师精神’的渊源。”


杨培国的律师精神与律师文化


在首都站稳了脚跟之后,杨培国开始重新规划自己新的职业人生,在从事本职业务工作的同时,杨培国把自己的精力更多的放在了对律师文化的探究上。在首倡设立“中国律师节”之后,杨培国又把目光投向了“中国律师奖”。


“我设想的中国律师将是像诺贝尔奖一样的,应该对社会构成全方位的影响力,面向全社会的律师,细奖项譬如中国刑辩律师奖、中国公益律师奖或是中国年轻律师奖等一些奖项,向全国各地评选,从不同角度对这个律师行业做出贡献的人进行奖励。一来能形成一种风气,推动律师行业集体向上,为了行业尽心尽力的做事。二来则是增加律师行业的凝聚力,增强行业的文化建设,从而使律师行业更具社会影响力。”为了谋划成立中国律师奖的理事会,杨培国给《法人》记者算了一笔账,自己至少少接了四分之一的业务。

与此同时,杨培国准备在促成“中国律师奖”的同时,准备在今年倡议组织行业内的“律师30年有奖征文”活动,让全国各地的律师无论成就大小,地位高低纷纷参与进来,带动整个律师行业对这30年进行回忆和反思。“我认为中国律师行业的文化仍然没有建立起来,对于整体的价值观和职业观都还没有一个统

一的建设,通过征文的方式在对这三十年的回忆的同时,希望能够带动对整个行业文化的建设。”


在对律师行业文化建设的研究中,杨培国的写作欲望又一次冲动了起来,如今杨培国已经开始下两本的最后修订,一本是《好律师与法律无关》,一本是《掀起律师的盖头来》。


无论是以前的《律师赢谋36》和《四大名著与律师赢谋》,还是如今的《好律师与法律无关》和《掀起律师的盖头来》,其中都凝聚了杨培国对律师行业文化的一番思考,“一直以来,律师都是一种严肃有余,灵活不足的职业,相比与专业法律性的文章,我总是希望能够以一种文学性的,较为轻松的方式,阐述对律师职业、律师事业和律师行业的思考和探究,在通过这种方式向外界展示律师的同时,也希望以我的一点小智慧探求所谓的‘律师精神’,丰富中国的律师文化。”

在谈话过程中,杨培国曾不止一次提起“律师精神”这个词,那么什么样的一个律师在杨培国看来才是一个具备所谓“律师精神”好律师呢?不妨用杨培国正在修订的《掀起律师的盖头来》其中的部分文章的题目《律师的幽默、沉默和寂寞》、《律师的正直、正义和正道》、《律师的风险、风度和风光》等代为解释,如果想了解这一组题目的背后有着怎样的“律师精神”,不妨去阅读一下这些文章吧!

责任编辑:苏明龙
0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