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
  • |
  • |
  • |
服务
  • |
  • |
  • |
  • |
互动
  • |
  • |
  • |
  • |
我国反垄断民事诉讼:困境与克服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中国律师网发布时间:2014-05-30 12:08:05

        [作者] 孙建宇 郭志远  黄山市供电公司  安徽大学法学院

        2012年5月,最高人民法院出台了《关于审理因垄断行为引发的民事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解释》),以司法解释的形式对我国反垄断法中关于民事诉讼规定的缺失问题进行了一定程度的弥补。在理论和实践部门为之欢欣鼓舞的同时,应深刻认识到,我国反垄断民事诉讼仍面临一些困境,有必要对其展开深入研究,以进一步完善我国反垄断立法。

        一、反垄断民事诉讼之受案范围

        从《解释》对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因垄断民事纠纷可以提起诉讼的制度规定来看,我国反垄断民事诉讼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反垄断诉讼,原因在于该制度的受案范围存在一个困境:对垄断行为本身不可以提起民事诉讼。从法理上看,判断一个国家的反垄断民事诉讼制度,是否为真正意义上反垄断民事诉讼的重要标准是,当事人可以向法院提起的反垄断的诉讼对象和具体请求是什么,也就是说,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是否可以对垄断行为本身提起诉讼,是否可以请求法院撤销某一垄断行为,而不仅仅限于针对因垄断所导致的民事损失要求赔偿。而要解决这个问题,首先要解决垄断的概念问题,因为对垄断的定义,不仅直接关系到判断垄断行为成立的标准,而且还直接关系到当事人能够向司法机关提出的反垄断具体请求有哪些。何谓垄断,我国反垄断法并没有对其加以定义,只是对经济垄断和行政垄断行为的表现进行了概括性规定和列举。如,经济垄断表现为:经营者达成垄断协议;经营者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具有或者可能具有排除、限制竞争效果的经营者集中。该法还规定,经营者实施垄断行为,给他人造成损失的,依法承担民事责任。但其并没有对该种反垄断诉讼如何提起等问题加以规定,导致实践中因垄断行为受到损害的当事人难以提起垄断诉讼,或者即使提起诉讼,也难以获得胜诉。

        为弥补立法上的缺陷,《解释》对可以提起诉讼的垄断民事案件范围作了进一步规定,对因垄断行为受到损失以及因合同内容、行业协会的章程等违反《反垄断法》而发生争议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向人民法院提起的民事诉讼,法院应当受理。表面上看,《解释》似乎对《反垄断法》中未尽的反垄断诉讼问题进行了完善,但从规定本身和逻辑角度分析,我国立法和《解释》所规定的所谓的“反垄断民事诉讼”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反垄断诉讼。理由在于:第一,垄断和因垄断行为所导致的损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从发生的先后顺序看,先有垄断行为,后才有损失的发生。而我国《反垄断法》和《解释》均将提起“反垄断”民事诉讼的前提性条件确定为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因垄断行为,导致了损失的客观发生。这意味着作为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只有在其利益受到垄断行为侵害、有损失发生情形时,为弥补自己的损失,才可以提起救济,而不能对垄断行为本身提起诉讼。第二,我国“反垄断民事诉讼”并不具有特殊性。从我国反垄断立法和《解释》看,反垄断民事诉讼的提起要件是,经营者实施垄断行为,给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造成了损失。这一规定与我国对侵权损害赔偿诉讼的一般性规定并无二异,退一万步来说,即使立法上没有对此加以明确规定,在法治社会条件下,当事人对自己的合法利益受到侵害,也有通过诉讼要求赔偿的权利。对此,为从根本上达到对垄断行为进行遏制和惩罚,建议将我国反垄断民事诉讼受案范围进行扩大,确定不仅因垄断行为导致民事损失可以提起赔偿诉讼,而且对已经形成的垄断和潜在的垄断行为本身可提起请求撤销之诉。

        二、反垄断民事诉讼之证明

        截至2011年年底,全国共受理垄断民事纠纷61件。从审结的案件来看,原告胜诉的较少,这与原告取证难有一定关系。从实践操作层面看,《解释》并未能够从根本上解决反垄断民事诉讼证明难的问题。正如最高人民法院新闻发言人指出,《解释》只是“将有助于缓解反垄断诉讼中原告取证难、证明垄断行为难的难题”,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该难题。原因在于《解释》并未解决反垄断诉讼中一些关键性的证明难题:以“因垄断行为所导致的损失”的证明为例,《解释》明确规定,因垄断行为受到损失后,直接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的,只要符合法律规定的其他受理条件,法院应当受理。但原告需要提交什么样的证据,是否能够收集到这种证据,就是很艰难的问题。如,消费者从中国移动这一通讯垄断行业购买通讯服务,当其向法院主张因中国移动对通讯的垄断行为导致其付出的通讯资费过高、额外的漫游费时,他就需要提供一些证据进行比较,以说明他的利益受到了损害。但这种比较性的证据在中国目前条件下几乎是收集不到的,结果是这个诉讼不会为法院所受理。还如,《解释》规定:“原告应当对被告在相关市场内具有支配地位和其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承担举证责任”。由于实践中,因垄断行为受到损害的往往是众多自然人,在我国没有确立集团诉讼、公益诉讼制度的条件下,因经济能力、经济、法律知识水平欠缺等多方面原因,这些作为个体的自然人证据收集能力是极其有限的,难以提供相关证据对该事实进行证明。因此,为增强当事人针对垄断民事诉讼行为的证明能力,借我国《民事诉讼法》修订之机,建议确立可提起反垄断民事诉讼的公益性独立主体,以增强反垄断当事人的诉讼能力。

        三、反垄断民事诉讼的审理

        基于我国现行法律和《解释》的规定,总体上看,反垄断民事诉讼具有如下特征:第一,公益性。反垄断诉讼的提起主体无论是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个体,还是有关机关、公益组织,最终的目的和效果都在于追求打击垄断行为,维护市场主体的合法权益和保障经济秩序的正常运行。第二,公众性。垄断行为所造成的损害主体是非特定或者说是潜在的,无论是由个人,还是群体提起的反垄断诉讼,利害关系人是众多不特定的广大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第三,专业性。垄断的形成往往基于垄断主体的市场独占性优势或权力来源,其所造成的损失等事实证据的收集和认定都很艰难,对垄断行为构成的认定涉及到经济学、统计学、法学等多学科知识,对审判人员有很高的专业要求。第四,附带性。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向人民法院提起的垄断民事纠纷案件只限于因垄断行为所导致的损失。这就意味着法院在审理过程中,要对垄断行为是否构成进行附带性审查,只有在解决了垄断行为是否成立之后,才能解决民事赔偿问题。

        在司法实践中,反垄断民事诉讼所具有的特征也正是其在审理过程中所面临的困境:首先,我国立法上并未规定集团诉讼、公益诉讼制度,而垄断行为受害人是社会上不特定的众多主体,该类诉讼在实质上具有公益的性质,立法上的不足难以满足实践中提高审判效率、节约司法资源的目标要求;第二,为解决反垄断民事审判专业性问题,《解释》规定当事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一至二名具有相应专门知识的人员出庭,就案件的专门性问题进行说明。也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委托专业机构或者专业人员就案件的专门性问题作出市场调查或者经济分析报告。从我国目前法院已受理的反垄断民事诉讼案件个数来看,《解释》所确定的管辖权法院的法官很少有审理反垄断民事诉讼案件的经历和经验。这将导致一个后果,审判法官直接依据中介机构对垄断行为的鉴定结论对案件事实作出判断,形成了以鉴定代替审判的现象,有损司法的权威性。第三,无论是直接针对垄断行为提起的诉讼,还是针对因垄断行为所导致的损失所提起的赔偿诉讼,都是在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在认为其合法权益受到侵害或者可能受到侵害的情形下提起的。而在诉讼过程中,法院首先都要“附带”,或者首先解决一个前提性的问题——垄断事实是否成立。中国经济转轨阶段的实情是,即便是一些表面上看起来属于自然垄断和经济性垄断的现象,往往也是行政力量介入或操纵的结果,经济性垄断与行政性垄断之间往往是密不可分的。这就决定了司法机关很难对垄断行为的成立进行认定,从而无法作出反垄断民事损失赔偿前提性事实成立的判决。第四,我国反垄断立法并没有将所规定的垄断行为作为诉讼对象允许当事人提起诉讼,只是规定他们可以通过间接的方式,对因垄断行为所导致的民事损失,在满足起诉的条件后,向法院提起诉讼,在诉讼过程中由法院对垄断行为是否存在进行判断。从法律适用逻辑关系来看,当垄断事实存在时,法院可作出裁决,要求垄断主体向因垄断行为受到损害的当事人进行民事赔偿。根据“不告不理原则”,在当事人没有提出对垄断行为本身诉讼的条件下,法院无法直接作出制止垄断行为的裁决。这就陷入了一个逻辑怪圈,一方面,当事人不能对垄断行为本身提起诉讼;另一方面,在垄断民事诉讼中,法院又无法对垄断行为作出惩罚性裁决,这样何谈打击垄断行为?因此,为符合反垄断民事诉讼特征需要,克服我国反垄断立法和司法解释规定之弊端,建议在立法上针对反垄断民事诉讼的审理方式、审判组织、审理范围等问题进一步完善,以摆脱实践中反垄断民事案件审理的困境,作出有效裁判,有力打击垄断行为。

(责任编辑:张元博)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视频推荐
 儿童安全座椅 ...
 电信诈骗新花 ...
 3男子轮流殴打...
 聋哑人胁迫残 ...
 新疆发布依法 ...
 山东高考取消 ...
 关注充电宝使 ...
 目击者讲述暴 ...
 习近平对乌鲁 ...
 江苏今年起率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