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
  • |
  • |
  • |
服务
  • |
  • |
  • |
  • |
互动
  • |
  • |
  • |
  • |
在诉讼调解中如何实现法官与律师的良性互动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中国律师网发布时间:2014-05-30 12:08:09

        刘 冰 王中明 黑龙江大学法学院 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当下,我国正处于经济发展放缓、社会管理转型和各种矛盾凸显的特定历史时期。广泛运用调解手段、构建人民调解、行政调解和司法调解相衔接的大调解体系,业已成为目前化解各种社会矛盾、实现社会管理创新、维护社会和谐稳定的重要手段和重要内容。但法院调解工作如果没有律师的合作与支持,难以奏效。实践中还存在一些问题:如一些法官不能摆正与律师之间的关系,一些律师也对调解缺乏热情,缺乏动力,不积极、不支持、不配合。因此,亟需对诉讼调解过程中法官与律师的关系进行研究和规范,以实现二者的良性互动。

        一、实现法官与律师在诉讼调解中的良性互动需要处理好的关系

        法官与律师在诉讼调解中的良性互动,是指法官与律师依据各自的职责和使命,遵循各自的作用方式,积极参与诉讼调解,相互合作,共同推动案件和解解决并取得良好效果的一种行为方式和行为关系。在诉讼调解中,要重点处理好以下三个关系:

        (一)要处理好尊重法官与彼此尊重的关系。虽然法官与律师都属于法律人,但二者在法律制度上的地位并不相同。法官在法庭上是代表国家行使审判权,体现的是法律和国家权力的尊严。法官作为法律守护神的根本使命,决定了法官在法治社会中的核心地位。律师可以不屑坐在审判台后担任法官的自然人的人品、素质,但不能轻慢法官所体现的法律象征。所以,法治从尊重法官始,良性互动也应从尊重法官始。尊重“法官”并非仅是律师的群体行为,法官也要尊重法官,只有在内心深处对具有法律图腾意义的“法官”予以尊重,才能以法官之标准、之操守、之言行来检点自己、约束自己、涵养自己,才能名实相符,真正赢得律师的尊重。一些法官动辄训斥律师,包括个别法官“打律师”,乃至于“铐律师”,不管基于何种原因,均缺乏正当权力来源。凡此种种,必将导致律师和法官关系的恶化,导致司法权威和法律人声誉的贬损或丧失。彼此尊重就是要尊重彼此的职业和执业声誉、形象,尊重彼此的人格、权利和法治地位。不尊重他人的人,也难以获得他人的尊重。尊重法官和彼此尊重既是司法权合法行使的保证,也是诉讼调解中法官与律师良性互动的重要途径。

        (二)要处理好相互合作与各自独立的关系。诉讼调解属于法官和律师共同的法律活动,法官与律师在诉讼调解中的良性互动必须建立在相互合作的基础上。如果一方不配合,特别是律师的不配合,诉讼调解就很难进行。在强调相互合作的同时,必须处理好合作与服从、合作与合谋的关系问题。法官和律师在诉讼调解中应保持各自的独立性,特别是法官还须保持必要的中立性,二者不能因为合作而放弃独立地位或中立地位,以及应有的法律良知与理性判断。

        (三)要处理好相互支持与相互监督的关系。互动必须突出双方的积极主动性,法官对律师提出的调解意愿不能漠不关心,律师对法官促成调解或委托其帮助调解的建议也不能置若罔闻,二者都要始终坚持将调解作为化解纷争、维护社会和谐的优先选择,通过法官与律师的调解热情和积极主动行为,点燃当事人自愿调解之火。良性互动,重在保证互动程序的正当性和互动效果的良好性,确保权力的依法行使。为此,法官与律师之间的相互监督必不可少。通过法官对公权力的行使和律师对私权利的维护,实现权力制衡,确保二者互动的良性进行。

        二、实现法官与律师在诉讼调解中良性互动需要重点做好的工作

        在诉讼调解中要实现法官与律师的良性互动,需要法官和律师双方在行为态度上要积极,即对待调解的态度积极主动,对调解有一种责任感,具有主观能动性;双方在行为方式上要互动,具有行动的交互性和程序正当性,而且这种互动须遵循各自执业规则,不是单纯的服从;.双方在行为方向上要共向,具有行动的一致性,共同向促成案件和解的方向努力;双方在行为后果上不仅要实现双方当事人各自利益的最大化,最终还要体现诉讼和谐、社会和谐和一般公平正义,即实现政治效果、社会效果和法律效果的统一,具有效果的统一性和道德性。同时,由于法官基于司法权的行使在诉讼调解中居于主导地位,所以法官的行为愈主动、愈积极、愈规范、愈正当、愈智慧,愈容易得到律师的回应,愈有利于二者之间的良性互动。因此,在实现良性互动的具体路径和方法上,双方特别是法官要做好三项工作或做到三个始终:

        (一)始终维护各自的法治主体地位,特别是要保障律师的执业权利。法官与律师在诉讼调解中良性互动的基本方法,就是要维护法官和律师各自的法治主体地位,特别是要保障律师在诉讼中应有的权利,提升律师在当事人心目中的地位,增强律师参与司法活动的责任感和内在动力,调动其参与诉讼调解的积极性。法官在诉讼活动中应时时处处体现出对律师职业和律师人格的充分尊重,耐心听取律师的意见和建议,不随意打断律师发言。律师也应诚信执业,尊重法院和法官,严守法庭纪律,依法主动配合法官工作,认真践行促进案结事了的社会责任,不散布损害法官或法院声誉的言论,时刻以自身的言行表现对法律的遵从,进而影响当事人一道尊重司法权威,尊重法官的意见,促进和谐司法。

        (二)始终做好释法解疑,特别是要做好与律师的主动沟通。法院诉讼调解的过程,实质上就是对当事人释法解疑和做群众工作的过程,所以,加强释法解疑是诉讼调解的主要方法。法官做群众工作,第一个环节往往是在做代理律师的工作。通过与律师的沟通交流,探讨法律问题,综合分析案件面临的各种不利风险,降低律师及当事人对诉讼的不合理预期,不断强化律师的社会责任感,引导当事人将纷争纳入调解轨道。法官应主动与律师加强交流,统一认识,达成共识,有利于律师帮助当事人预测法律风险和诉讼风险,促进诉讼调解。对于诉讼调解过程中出现的问题,二者也应及时沟通交流,共商解决对策。

        (三)始终讲求互动的方式方法,特别是要把握好与律师互动的分寸。诉讼调解是一项讲求调解技巧,甚至是调解艺术的工作。在互动过程中,法官必须要把握好相互关系,注意沟通交流的方式、方法,包括行为的尺度和用语的分寸,与律师通过正常、理性的工作关系和正当渠道,循正当程序,共同做好诉讼调解工作。

        三、实现法官与律师在诉讼调解中良性互动需要建立的保障机制

        (一)建立工作沟通交流机制

        在诉讼调解中实现法官与律师的良性互动,不但需要在法官与律师之间建立“防火墙”,也需要建立一种公开、畅通、规范、有效的沟通交流机制即架起“沟通桥”,增强彼此的尊重与了解,消除工作中的隔阂、猜忌,甚至对立,增进感情认同、理念认同、知识认同,培育共有精神,共同促进诉讼调解。

        从个案沟通层面,应建立意见及时交换和落实律师约见机制。涉及到具体案件的沟通交流和意见交换,可以随时与律师约见,但必须遵循相关的纪律要求,如法官不得私下会见律师;接待律师原则上应两人共同接待;必须在工作场所进行等等。必要时,应由合议庭集体研究或经领导批准是否需要约见律师,以及会见接谈的口径和方式方法。

        从整体工作层面,应建立组织间的定期沟通交流机制。注重发挥法院和司法厅(局)、法官协会和律师协会等主管机关和自治组织在法官与律师正当沟通方面的保障作用,设立常设机构,建立联席会议制度,召开定期或不定期的恳谈会、热点问题研讨会或突发法律事件、重大敏感案件等的情况通报会等,为法官和律师搭建正常的沟通交流平台,及时交换信息和解决执法中存在的问题,加深职业间的了解、理解和支持。此外,法院和司法行政主管机关应当加强联合调研,共同制定一些有利于法官与律师相互关系和谐发展的规范,使律师与法官相互尊重和认同的理念具体化,从相互防范走向理性沟通,从相互对立走向积极合作。

        (二)建立审判资源和信息共享机制

        法官与律师的良性互动,不仅需要行为方式上的互动,更需要二者在司法理念、法律政策、案件审理思路和类案裁判原则上的互动。所以必须加强信息互通和资源共享,使法官和律师同学法律知识,同循法律思维,同研司法政策。

        1、信息互通。双方的业务资料、刊物、信息除依规定需要保密或不必交流外,可通过适当方式及时交换。法院制定的一些关于法律适用的指导性文件,也应及时让律师了解,实现区域执法标准的统一,增强律师提供法律服务的可预测性。

        2、资源共享。法院在组织法官培训或召开专业会议时,可邀请司法行政主管机关和律师代表参加,甚至可以搞联合培训。律师在组织培训时,也可以邀请法官进行讲座,通报情况,统一认识。法院制定指导性文件或遇重大疑难案件,可根据需要通过律师协会向律师征询意见,以整合和挖掘区域法治资源合力,推进法院审判工作。

        (三)建立律师参与诉讼调解的利益激励机制和权利约束机制

        法院可以会同司法行政主管机关对积极参与诉讼调解、调解率高的律师给予适当表彰和奖励;司法行政主管机关可以将律师参与调解的情况作为执业考核指标及选先评优等的重要依据;推动律师调解收费制度的建立,鼓励律师与当事人就调解问题单独协商收费,保障律师因参与调解而不至于损失基本的经济利益,对民商事合同中约定律师代理费用由违约方承担的,应依法对合理的律师费用予以保护,从而形成对律师参与诉讼调解的利益激励机制。同时要建立对律师妨碍诉讼调解的权利约束机制和责任追究制度。法院对于在代理协议中约定排除委托人调解权利的条款应认定无效;对恶意阻碍调解进行的律师,可向司法行政主管机关发出司法建议,对其进行相应的责任追究。同时可以结合社会诚信建设,与有关部门联合建立律师信用档案,将律师的办案情况、奖惩情况等记入律师个人征信系统,向社会公开。

        (四)建立法官与律师的相互评价和监督制约机制

        1、建立法官与律师的相互评价机制。由法院和司法行政主管机关联合制定案件评价卡,对律师参与的每一起结案,均由法官和律师对相互工作情况进行评价,注明评价理由,然后由专门机构负责收集、统计,并公布评价情况。以公开评价促公正审判,促诚信服务,逐步理顺法官与律师之间的关系。

        2、法官协会与律师协会定期或不定期组织开展关于法官和律师执法、执业情况的社会调研,了解社会各界对法官、律师群体的评价和意见,包括法官和律师相互之间评价,及时研究改进工作。

        3.畅通问题反映或举报渠道,及时回复处理结果。法院和司法行政主管机关应公开监督电话和问题举报电子邮箱,保持对法官和律师执法问题反映渠道的畅通。对法官不遵守司法礼仪、不尊重律师职业和律师人格、影响或阻碍律师依法行使权利,以及对律师不遵守庭审纪律和诉讼规则、误导教唆当事人滋事缠诉、散布损害法官声誉不当言论等违法违纪行为,都应认真处理,及时回复。同时,法院与司法行政主管机关还应定期召开执法问题情况通报会,通报各自掌握的涉及法官与律师不正当交往、违法违纪、影响司法公正的情况或调查处理结果。通过各种措施,不断提升法官与律师的司法声誉和司法形象。

        此外,法院还应建立对律师参与诉讼执业权利的保障机制。尽可能创造条件和采取措施,提高律师的司法礼遇,简化对律师的安检程序,包括设立专门的律师通道、律师阅卷室、休息室和更衣室,方便律师候庭和更换律师袍,公布法官和书记员的办公电话,建立和落实公开约见制度,尽可能为律师工作提供方便,使律师得到应有的尊重。

        结语

        实现诉讼调解中法官与律师的良性互动,直接涉及到法官和律师的关系问题,以及我国相关司法制度的改革和法治进程。作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建设者,“活在当下”的法官和律师应该正视所面临的情势,在法律和相关制度规则下携手合作,共研影响相互关系和阻碍诉讼调解工作的因素,共商解决办法,服膺法律人的政治职责和历史使命,同使一股劲,同担一份责,同守一个底线,实现良性互动,推动社会矛盾纠纷化解、社会管理创新和公正廉洁执法,共促社会和谐。

(责任编辑:张元博)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视频推荐
 儿童安全座椅 ...
 电信诈骗新花 ...
 3男子轮流殴打...
 聋哑人胁迫残 ...
 新疆发布依法 ...
 山东高考取消 ...
 关注充电宝使 ...
 目击者讲述暴 ...
 习近平对乌鲁 ...
 江苏今年起率 ...
相关新闻